找到标题 第92页
编选文章
04览:028 隐喻的游戏 作者:段延庆
主题:隐喻的游戏
作者:段延庆 10:57am 30/04/2007

回应: 早报选读:吴大地—也读《老鼠爱大米》 作者: 段延庆 10:56am 30/04/2007

隐喻的游戏


    家说:隐喻(Metaphor)不只是字词的游戏,更是我们的认知活动以及思维运作息息相关的角色,在我们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思维活动中无所不在。大部分的概念体系,本质上是譬喻性的,我们经由此一途建构了观察事物、思考、行动的方式。

    宗讲求“悟”,就是从“隐喻”到明白道理的过程,为了让你看到月,他必须用手指指给你看,你说他的指头根本不是月、根本不像月,或者你说他以指代月,都说明你天资鲁钝,点极都不明,是个牛皮灯笼(对不起,这里又用了隐喻)。

    《诗经·魏风·碩鼠》:

  •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
    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
    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
    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首隐喻的文学作品流传了下来,可是那些硕鼠们的名字有流传下来吗?(对不起,只有一张照片。)

    苟大地说:“我不认识彭飞,也没有读过他的文章。”老彭是《四方八面》重量级的作者,没读过他的文章,等于从来没有看过早报,不知吴苟俊刚作何感想?

    苟说:“读后的感觉是,这篇文章的内容以及所谈到的一些现象,与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扯不上关系”“就文章本身而论,《老鼠爱大米》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将来遇到彭飞的作品,一定不会错过。”——中间的根本不必写啦,因为文章需要敷陈,前后的话否定掉正文的内容,咦!这样笨的文章作法最近还常常见到;人家是借古讽今,你却听成天方夜谭(还不是隐喻!?)。

    喜欢隐喻,却偏偏爱上隐喻,真的是虚苟人生啊!


Firefox 2  


本文修改于: 11:07am 30/04/2007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30/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