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编选文章
02览:352 恰些春在柳梅边 作者:段延庆
主题:恰些春在柳梅边
作者:段延庆 4:50pm 12/05/2007

回应: 早报选读:刘培芳—再圆一回青春梦 作者: 段延庆 4:48pm 12/05/2007

恰些春在柳梅边


    起《牡丹亭》我就想起自己有一盒陈士争执导的DVD,借人无数回,可是自己一回儿也没有认真看过。老实说昆曲的唱腔太少变化,看久了很闷;请恕我很外行的讲一句,陈士争在他的版本里加入一点吴侬软语的弹评串场,都抢了昆曲的很多风头。

    实,昆曲是一个消亡很久的艺术,在明末清初的时候,昆曲已经盛极而衰。这得从南宋讲起,南宋偏安,把杭州当做汴梁,所以汉人的文化中心就从北方移到南方。元朝的时候,由于是外族的统治,所以政治中心虽在北方,而文化艺术中心仍然是留在江南,而杂剧的兴起,造就南曲的风行。南曲里面,当时昆曲是属于雅部,大概是现在所说的抒情歌曲吧,而其余像戈阳腔等都属于乱弹。

    曲到了明朝的时候,已经变成士大夫欣赏的庭院艺术,标榜了“雅”,便与“俗”脱节了。加上当时南曲名家阮大铖,在南明搅风搅雨,把南明搅完后,又迎接南下的清兵,做了汉奸,这样的人、这样的作品即使满清人都很不对胃口。

    着昆曲的没落,有一种结合南曲的昆曲、戈阳腔,北方的秦腔的剧种兴起了,那就是所谓的徽班,这种形式大受欢迎,到了乾嘉年间,四大徽班北上进京,才成为后来的京剧。所以京剧的底儿其实也还是南曲的。

    中国成立后,昆曲其实没有什么大表现,就出了一个昆丑担纲的《十五贯》比较出名,而尝试结合现代的革命戏《红霞》跟《飞夺泸定桥》都不很成功。

    就觉得很奇怪,清朝以后,京剧一枝独秀,发展到今天无论表演形式、唱腔、剧目都不计其数,如果连取代昆曲的新剧种的生存发展都还成问题,凭什么演一个老掉牙的《牡丹亭》就能让昆曲起死回生呢?况且《牡丹亭》是公认属于阅读欣赏的“案上”剧本,多过“场上”的剧本。

    先勇热爱昆曲,自然有他儿时王谢庭前的记忆,而这里一些来自闽广人士的后裔,对昆曲“如痴如醉”倒是令人费解?是不是中国“和平崛起”,这个剧曾在纽约林肯艺术中心把洋人唬得一愣一愣的,就突然受到感召?说穿了白先勇就是于丹,《牡丹亭》就等于《论语》,各国的剧场就是《百家论坛》,没来由的喜欢和欣赏,跟梅柳一点关系都没有,向钱看就是软力量。


Firefox 2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12/05/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