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1页
编选文章
05览:111 老蔡的真言要听!(和你分享我的金钱与道德观) 作者:林珍
主题:老蔡的真言要听!(和你分享我的金钱与道德观)
作者:林珍 8:55pm 17/04/2007

回应: 应即刻设立“全国防止嗜金理事会” 作者: 蔡培强 2:33pm 17/04/2007

根据老蔡定下的条例:【“防止嗜金理事会”的成员当然不能“嗜金”,我有办法,可再参照“高薪养廉”的做法,来个“高金培德”,把理事家里的床,碗盘,马桶都换成足金打造的,让他们活在金中不知金,自然就永远不会染上“嗜金症”了,有了这样的理事,肯定能防止嗜金症感染到身居高位的人。】

老蔡,我有资格当理事吗?

偷偷告诉你,我曾经有10多年的时间天天和整百块的金块(每块1公斤26.46两)为舞,所以现在已经符合你的要求标准了,看到金条金块都麻木了,永远不会染上“嗜金症”了。

多年前,我在金店(老板做零售也兼做金条与首饰批发〕当会计主任,我的老板是一个慈祥的潮洲老者,常常用潮洲话和我讲人生大道理,我现在很喜欢讲潮洲话,也许就是被老板影响的吧!他很信任我,只有我这一个外人可以进他的金库和与他的8个家族成员共用一个办工室。后来,他开分店,派我去掌管,自己忙得无暇照顾生意,把全盘生意交给我和一个经理及其他员工负责。那时侯,金店的生意好得很,每个顾客都很会买金,马来人也很会买。我每天就负责算钱与称金(新与旧金),每天都有10多万现金进银行。
老蔡说得没有错,大概是钱算多人,金也看多了,竟然不觉得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老板每年给我4个月花红(那时侯的薪金从$400到后来的$1800)加上红包一万元,我都不觉得怎么样?老板还想买一辆新车给我用,被我拒绝了。后来我辞职读书和当义工去了,每个人都很替我可惜。再后来,我当兼职房屋经纪,哇!很好赚,曾经一天内卖两间屋子,佣金约1万两千,可是,我又离开这一行业了,因为,上司开始教导我如何欺骗买家和卖家,我看到了人性的阴暗面。

莫非我得了“厌金症”?

现在,在多个慈善机构当义工和兼职的乐龄顾问七年,薪水很低(月薪2千,但我只得1千,因为是兼职的),但做得很开心,也没有像老李所说,会丧失道德,造成贪污腐败现象。生平最讨厌贪污之人,即使丢了饭碗也要告发他。
如果和忙碌的部长相比,我最高的记录是24小时没有睡觉,凌晨四点接听医院护士来电告知93岁的单身老人去世了,要我明早去收尸。虽然做兼职工,但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是常事。

2/5/07我将再度舍弃乐龄顾问一职,当义工和兼职讲员及继续进修。
看官们,别以为我很富有,其实我很穷的,还负债呢,但,我依然不会跟贪污撤上关系。对我而言,道德是绝对不能以金钱来衡量的。

老蔡,说到这里,我到底有资格当你的“防止嗜金理事会”理事吗?

改天我把这些分享写给老李小李和部长们看,如何?


本文修改于: 8:59pm 17/04/2007



林珍

留言簿

林珍 17/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