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0页
编选文章
03览:217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作者:段延庆
主题: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作者:段延庆 7:20pm 10/03/2007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近,我对“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有了新一层的认识。

    句话八个字,共有两个重点,一个是“从心所欲”,一个是“不逾矩”。要是强调“不逾矩”,则如儒家的“内圣”修养,这种道德的行为已经内化成潜意识的一部分,心中已有一种定力,到了“人到无求品自高”的境地。

    外一种则是“从心所欲”,因为规矩是他定的,所以没有“逾矩”的问题;就好比费言所说的“令北”价值观君临天下,他就是规矩,当然要纵心尽兴啦。

    就好比杜莱和NKF,他们本是一体,所以任何人,只要杜莱认为他对NKF有贡献的,他就可以“红包”打赏,一两万小CASE。任何一家公司只要它向杜莱推荐自家的产品,得到杜先生的点头赞可,杜莱都可以先资助一笔钱让它开发该项产品,即使后来失败了也在所不惜。为什么呢?因为杜莱的NKF是世界一流的慈善团体,被哈佛商学院引为有效管理慈善机关的个案来研究,于是杜莱就成了“规矩”的自身,他又怎能超越自身呢?

    是NKF里面当年经手这些财务的人都记不起来了,哪有什么详情?杜莱说给谁就给谁,有人会怀疑过“规矩”吗?

    是在太短时期内“规矩”不断地反复,有些记忆力的人就会觉得很“困扰”;之前被他说成事情不是这样理所当然的,今天他拿个方便的理由就理所当然起来。他说国家的钱不可用乱花,可是到了大选他就可以花大钱买选票。一个小杜莱,不过是杨烈国、何晶、大大小小部长高官的倒影,他们犯了错,还能说成是高瞻远瞩、冒险犯难的精神所现。

    是只有猫狗记忆一样长的白苟士德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论者猛灌墨水,故意把很浅显的道理弄到复杂无比,左挖一点,右挑一点,把人们原本清晰的思路都给搅浑了。”——原来在“规矩”面前,有记性却也是一种原罪。

    日种种“规矩”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规矩”譬如今日生。我们最近常常听到黄永宏和许文远说“我将允许这样,我将允许那样。”好像新加坡的天下是他阿公留给他的——允许也该有个来言去语,交代政策思路上的改变,怎么可以“享受吧,何必多问呢?要不然我可要收回咯。”

    苟士德说:“任何政府如果没有这样的能耐,也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劫富济贫,二是眼看国家财政摇摇欲坠,也要死抓政权,能撑多久就撑多久,能让人民开心多久就多久,到最后最多是留个烂摊子让别人去收拾。选择第一条路的是没有勇气的懒政府,不顾国家前途;选择第二条路的却是个无赖政府,管你国家能撑多久,反正我也不会长命百岁。”——其实故意漏了第三条路:劫贫济富。

    说:“国会连续两星期的大辩论,是否已做到这点了呢?爱看热闹,也喜欢事情越辩越乱的人肯定会说没有,但是丢掉数字,也不要提那么多的大道理,光看目标,我想多数人对政府的财政及社会政策已比较能够理解。”

    GST说白了,根本就劫贫济富;增加穷人的负担来替富人减税,西谚都说:call a spade a spade,你还要硬拗,怎么“光看目标就对政府的财政及社会政策已比较能够理解”呢?

    然是老苟玩不了新把戏,他说:“如果我们有耐心,再过个五年十年,眼前的新加坡和我们的生活也许就会很不一样,能够继续朝内阁资政李光耀所说的达到第一世界较高位置的发展水平迈进。”

    然执政党李阿花在国会演出的屎尿篇,当然也是他们“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外一章了。


Firefox 2  


本文修改于: 7:22pm 10/03/2007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10/03/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