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87页
编选文章
02览:234 残缺86(六) 作者:大光
主题:残缺86(六)
作者:大光 2:57pm 15/01/2007


残缺86(六)
    感恩,他们没有遗弃我

(10)
     1993年的3月23日是我自出娘胎以来最痛苦的一日,那是双胞胎弟弟出世的喜悦日子,举家在医院守候着,而我则孤零零的留守在冷冷清清的家,怀着满心的敌意饿着满腔的妒嫉等待着全村的喜悦。

    可爱的弟弟终于平平安安的回到家里,我们一家四口从此变成一家六口了,肯定的是从此爸爸以后的生活负担必定加重,而明显的爸爸妈妈对我的爱,也一定会被瓜分。我一直重复着我的担心,也一直执著着我的忧虑。

    久旱逢甘露,这个家也太久没有喜讯事了,如今因为双胞胎弟弟们的诞生,家里头再度热闹起来, 爸爸妈妈的朋友们都围绕着可爱的双胞胎弟弟,口中的话题也尽是离不开他们,我相信双胞胎弟弟所捎来的所有喜悦,已经掩盖过6年来我为家里所带来的痛苦酸楚,他们真的好像忘记了我这怪胎的存在。

    我很受伤,也很妒嫉,为何小宝宝弟弟们可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则在6年后的今天,还是闻不到多余的有心人,所应该捎来的嘘寒问暖?我已经够可怜的,为何人们总是锦上添花而忘记了雪中送炭?

    打从弟弟们出世后,爸爸妈妈就开始忙个不亦乐乎,可是,我则不顾一切故意地加入了战围,弟弟们哭,我也哭,弟弟们不哭,我还是哭,但是爸爸妈妈好像没有察觉个中玄机,他们只顾生活的忙乱而无暇也无法细心理会照料我,他们在当下的眼中除了照顾两名小弟弟,其实也真的忘记了我依然渴望着、期待着他们暖暖的拥抱和一抹温柔眼光的注视。

    我开始胡闹,真的很胡闹,我自己也不懂,居然是怪胎,居然是无智慧戆头戆脑的残缺呆子,还会闹情绪,天天睁开眼睛不睡觉,天天用那双仅剩下一层薄薄的嫩肉,和皙白的肌肤下所包裹着的天残大脚,死命的、猛力的敲打着坚实牢固的床板,不断制造噪音发出巨响,不让弟弟和爸爸妈妈安枕无忧。

    脆弱瘦小的骨头再度出现断裂迹象,吹弹即破嫩嫩白皙皙的皮下层布满着骸人的血丝痕迹,这次看来比上一次断脚的情形更显得严重, 记得上一次断的地方是在大腿骨,今番是断在盘骨上。可别小看我这呆头怪抬,原来要发起狠来时也当真够厉害,竟然可以用上这种方法,来获取忙得昏头转向的爸爸妈妈之注意和关怀。

    疲惫的爸爸妈妈眼见事态不妙,无奈的拖着劳累不堪的身子再度将我送进医院,这次我只在医院留医两天,爸爸妈妈便选择办手续自动出院,原因是爸爸妈妈把我留在家里疗养和照顾的同时,他们还可以拼死拼活的兼顾两名新生弟弟、以及照顾上了小四的姐姐之日常起居。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先天性的敏感度,我真确的感觉到爸爸妈妈对我的爱明显少了许多,他们是不是想放弃我, 我还没弄懂,因为弟弟们的降临着实也搞到他们无暇眷顾我。

    某一个晚上,我清清楚楚的听到爸爸妈妈之间如斯的耳语:

    “是不是该让他解脱呢?也好让大家的日子过的好些?”

    这句话真的像是对我的当头棒喝,这不是叫我去死的意思吗? 这时的我和以往的我早已有着很大的不同,以前听到可以死去,我会很高兴很兴奋很雀跃,如今偷听到爸爸妈妈的对话、知道他们有心放弃我,我心中的怒火顿时倍增,我恨意难挡、我几近陷入歇斯底里状况………。

(待续)



大马华人网站

大光 15/01/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