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85页
编选文章
02览:078 星期天平心静气 作者:段延庆
主题:星期天平心静气
作者:段延庆 5:08pm 12/11/2006

星期天平心静气


    阿姐在国会语言应用的沿革上,拖上殖民地史,把时间拉回半个世纪前,她说“一名殖民地官员则坚持,如果英国总部在多元语言的政策上妥协,他坚信这将是英国对这块土地影响的终结。亲中国的华人将占上风,而到时的问题将不是是否给予这个小岛独立的问题,而将只是小岛从英国殖民地变成中国殖民地的问题。”——从殖民者自身的利益着想,可谓不无道理。

    是和今天所谓双语并用,发言可以中途转码的决定可谓风马牛不相及。国会议员语言的选择和通译,最主要是让不同族群的代议士在探讨国家课题时,不必耍语言特技,大家都听得懂彼此,而不是一半靠猜的(太危险了,这样的玩法)。

    看李阿姐的这一段:

  • 如今物换星移,国会中非英语发言由多至少,由少至重新又多起来了。观察议事厅里坐听同僚发言的议员,即便是非英语发言时,需要戴上耳机听同声传译的也不多。总理让国会领袖允许议员发言时“转码”的决定,看上去似乎只是不拘泥的灵活处理方式,其实有更深远的战略意义。用双语发言如果受到民众、议员本身和领导层认真对待,国会里用英语以外的官方语言发言,成了一种优势,而不是劣势,那无形中将提升非英语的地位,在将它们“救活”的工程中,可以拉上一把。

    阿姐心目中的“国会议员”似乎都是华人,在英语、华语、方言、甚至少数马来单词中游离,所以觉得“需要戴上耳机听同声传译的也不多”。这番话,如果让本地的Drag queen(反串艺人)古玛听到,大概又要大喊“种族主义者”(racist)了。

    “总理让国会领袖允许议员发言时‘转码’的决定,看上去似乎只是不拘泥的灵活处理方式,其实有更深远的战略意义。……无形中将提升非英语的地位,在将它们‘救活’的工程中,可以拉上一把。”——这样的马屁李阿姐都打得下的时候,难怪新加坡国的多元文化“是形式上的维持比实质上的执行要多得多”。



    老大这个“当你不知道不知道的什么”的议题,其实在1003电台的节目里,已经被郭践红给破题啦;当时蔡说“网络上一大堆垃圾”,郭小姐应曰:“报纸上也是一大堆垃圾”,所谓:来说不知道者,正是不知道人。

    老大说:

  • 谁都可能比谁知道得多一些。如果还有人自称比别人掌握更多信息,那个人不懂什么叫作信息。
  • 要上网寻找答案的人,先要过“知不知道什么才是答案”这一关。
  • 媒体发展管理局为了解本地网络使用者的心态,……(调查发现:)平均每10人中只有5人能分辨网络信息的真伪。……另5个在调查中自称懂得分辨网络信息真伪的人,难道就真的懂得分辨?不懂,甚至不知道自己懂不懂,在网络世界有时是瞎子导盲。
  • 网络世界的未知和不可知,要是没有及时清理,就像大海底下积累的垃圾,以为看不到,迟早影响航道。要是网络恐怖分子展开破坏行动,比病毒更厉害的将是错误而多数人无法察觉的信息。
  • 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我们不晓得自己不知道的是什么),看来是很时髦也很诚实的一种态度,尤其人贵自知。然而,这也可能是很危险的一种姿势,当网络假钞漫天飞舞,只有瞎子在摸象。

    种写作方式在佛经的写作上称为既非诡词,其表达方式如下:

说X,既非X,是为X。

    “既非”就是他当下否定(immediate negation),用的是所谓的“遮诠”,告诉你什么是“不是”,那么“是”的部分让你自己去领悟。诡词(paradox)的部分,正是说者也会坠入这样的一个循环:你说了这么多,难道你知道吗?你如果知道,那么自己就是推翻自己说辞的第一个例子;如果你也不知道,那么你说来干嘛?

    玩这类把戏,是没有三两三,不能上梁山的;只要把他笔下的“网上、网络”换成报纸,就彼此彼此,龟也不必笑鳖无尾了。


    Firefox 2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12/11/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