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83页
编选文章
02览:371 过门不入….. 作者:多话
主题:过门不入…..
作者:多话 2:30pm 22/10/2006

过门不入…..

现代人被打耳光的情况已经不多了。为人父母不舍得打孩子的耳光,老师不敢打学生的耳光,成年人互打耳光的镜头也似乎是电影电视的才能看到的情节。新加坡的建国历史,有一个独特的耳光被记载下来,就是李光耀被日本小兵侮辱的那一记。老实说,在提到李资政被打耳光的时候,我的思维总随着自己对认知的上下而改变。从尊敬资政而以为这是比美于胯下之耻的能耐,却因追喊骗子的那一刻才晓得这是个人一个肤浅的错误。才晓得什么叫做秀才遇见兵的尴尬,才晓得枪杆子出政权的真实,才晓得国民服役是如此重要……然而也有一点我必须说出来的,我绝对没有一丁点儿对资政的轻视。一个新加坡天字第一号的人物,把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年轻时的糗事说出来,虽然有他在政治上的考量,也知道这事儿只有加分的结果,我还是愿意佩服他的勇气,虽然也知道如果资政早40年说出来,新加坡肯定是不一样的结局。

被人打过几次耳光?我已失去了记忆,应该不是很多。不能够记忆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不是不是被教训就是罪有应得。不过有一句耳光却是终生忘不了的,那是在小学二三年级时,教育部派人到各个学校检验小学生抽烟的情况,一个忘八的医务人员叫我张开小口,检验我那满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告诉你,那时的我倒不知道自己的牙是黄色的,一来不知道有牙刷牙膏这种东东,所以直到在被检查的那一天之前,从来没刷过牙齿的经验。二来也没有照镜子的习惯。三来小时候和医生无缘,更不知道牙医是什么东西。在印象中,有记忆和医生接触,还得拜国民服役的恩赐。真奇怪现在的小孩子那么多病痛,如果在从前那种没油没米的日子(起火用的干柴枯叶倒是没问题),那就行不得也哥哥。

闲话少说,那个白胖的中年男子,一首一根小手电筒,一手一支小木棒,用小木棒叉开我的嘴巴,用手电筒一照一看,用很不肖的口气说:“一天抽几支香烟?”老实说,香烟我倒是知道的,不仅香烟,连鸦片我也知道。爸爸没本事抽香烟,他抽的是纸卷的廉价红烟丝。那时候乡下人抽烟的原因不外总是为了驱蚊。阿公[祖父]就不是了,他抽鸦片,为的是治他的疝气。鸦片的味道很香,和阿公睡在一起很舒服。记得有一次跟着堂哥的屁股后帮阿公去买鸦片,把鸦片放在我手上的竟然是学校里的一个华文老师,这个印象一生也很难磨灭…哦,又说到哪儿去了?

那中年白胖子诬赖我抽烟,我当然回答说我没有抽烟了,我本来就没有抽烟嘛。想不到他老大的一巴掌就抽过来。老实说,痛不痛现在也没有印象了,记得当时只是笨笨的愣在那儿,怀着百思不解的眼神和心思看着那个白胖子。嘿,告诉你,我没有哭,我可不是温室里脆弱的嫩草。白胖子再威吓了我几次,要我承认抽烟,我就是说没有,后来另一个比较瘦的男人就叫我回课室。

回到家里,我把在学校被打巴掌和原因告诉妈妈。她很生气,隔天立刻陪同我到学校见校长,向校长责问这事怎么一回事。妈妈理直气壮的对校长说:“我们穷人家孩子,连零用钱都成问题了,怎会有钱买香烟抽呢?”现在想到这回事,我不竟为妈妈难过。像她这样勇敢聪明的女人,可惜生在错误的时代。我妈妈是个文盲,从来没上过学。妈妈,我亲爱的妈妈,我爱你。

哟,我是怎么呢?尽提这些打耳光的琐事。其实我的本义不是想探讨个人被打耳光的滋味,我是很想知道如果国家被国家打耳光了,又应该有一番什么反应?泰国军人首相素拉育上任后,先后访问了寮国、柬埔寨和马来西亚,印尼是他访问东南亚的第四站,已在昨天傍晚飞返泰国。素拉育于马印之间飞来飞去,在小红点就是过门不入, 眼看新泰将来的关系的变素,结局还真是不好说。现在,对新泰的来往最紧张的,肯定是我们外交部的人员。虽然当局已经声明了新泰关系不因达信的下台有所改变,不过这样子的场面话也是说给自己人听。如今素拉育一记外交上重重的耳光,不知道会不会让我国驻扎在泰国的外交使节,心里满不是味儿,暗地里咀咒,淡马锡留下来的一个烫手的山芋?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多话 22/10/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