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82页
编选文章
02览:332 戏说民主… 作者:多话
主题:戏说民主…
作者:多话 6:42pm 30/09/2006

戏说民主…

每常见到那些无聊的文人墨客长篇大论的细说民主的真谛,煞有其事的将一个简单粗糙的课题或美化、或丑化、总之是文必深奥如佛经,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搞复杂化,将一个本来如水、如钞票,三岁小儿也晓得的东西,变成了一道难缠的数学难题时,都不免让我头疼,因为这么一来,我那参差不齐的大牙,又能够笑掉几次?

咱不研究民主英文名词的由来,只针对[民主]这两个汉字说话。民主民主,民主的游戏就是在某个时候由人民当家作主,比如决定由谁来领导国家或国家发生重大事故或必须改变重大的政策,那时就由全体公民投票来作出决定,在行使投票权利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每一个[个人]想着的总是自己的利益,当某种利益的支持者是大多数时,多者赢,少者输,选举的结果就会是大部分人所要的结果,因此,民主看起来是很合乎逻辑的。

但是,政策制度毕竟是死的,聪明人和政客总能够找到人性的弱点来操纵民主为自己谋私利,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丛林法则是惟一的真理,因此,有时多并不代表就占着优势,比如在非洲大草原上的嚼草动物,气势澎湃,那种一望无际的多让人感觉喘不过气,可是,几只豹子、狮子、老虎,就能够让这些嚼草动物万蹄齐奔,惊慌逃命。

各位,突然间提起动物来是因为咱对民主的见解,觉得如果以动物的习性来分类分析,我担保就算是泰居这么不喜欢动脑筋的人,肯定也能够受益匪浅,那我的功德就大了。好,闲话少说,咱们就以台湾的民主开始,慢慢赏析……

施明德的九九围城和计划中的双十天下围攻,是台湾的民主必然的后果。大家都知道台湾有泛蓝泛绿,不蓝不绿的民众群体。如果以动物性来配合的话,那么,以鸡来代表40%的泛绿,以鸭来代表40%的泛蓝,不鸡不鸭来代表20%不蓝不绿的中间选民,应该是很恰当的。平时大家都会用鸡同鸭讲来形容沟通的困难,台湾的民主也是如此,鸡有鸡的利益,鸭有鸭的利益,鸡也那么多,鸭也那么多,谁也没占优势,这时,这些不鸡不鸭的骑墙派就变成了决定胜利的造王者,2004阿扁能够胜利,就是因为两个子弹愚弄了这些不鸡不鸭的人,抱着同情和自以为是的英雄主义,靠近鸡群做鸡,那里晓得本来就不是鸡的DNA,所以只好再上街头,玩起不鸡不鸭的民主游戏。当然,在反对鸡的时候,鸭子还会落后吗?

再来,咱们就说说泰国。泰国的社会结构是70%的农人,30%的城市户口。就比如70%的牛羊和30%的狗。达信是聪明的生意人,以生意人的敏锐感觉,他老早就晓得民主游戏的窍要,就在于人民手上的那一票。那么,我们也考考自己,要赢得泰国的选举,要得到多数票,你的票源在哪里呢?不错,你说对了,如果能够掌握70%的牛羊票,岂不是包赢了吗?达信和你一样聪明,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的富有。为了得到牛羊的支持,达信大把大把的撒出青草,这时候,狗生气了,狗只在生病的时候才偶然吃起青草,为了骨头,狗出来示威游行了,然而,达信不急,掌握了70%牛羊的铁票,泰国的民主游戏,就在达信的手掌心,怎样也跑不了。当然,如果虎狼一出来,就像泰国这次的军人政变一样,枪杆子出政权,民主也就没戏。

以此类推,凡是民主的国家民主的游戏莫不如此,举凡非洲南亚和东南亚的民主国家也如是,只要看看这个国家的族群习性,那么这个国家的民主游戏的方式就约略可知。比如印尼,比如马来西亚,民主的游戏就是族群的利益,小部分的动物群体就等着边沿化,人数多就能够主宰政治利益。此外,就算是民主的代言人,西方的文明国度,也没有两样。只不过彼等总是文明久了,民主的过程经验也比较丰富,就像灵长类的猴子,开始有了人味。可惜一碰到耍猴人,又是另一场恶作剧。

说老实话,民主的国家是这样,独裁的国家不好去讲它,若要我诉说自己的国家,新加坡的民主,我却只能够摇摇头,不懂如何启齿。因为要说它民主嘛?就有好多不到位;你要说它不民主嘛,它也好像总是搞得有声有色。总之,不伦不类。不过。做为新加坡人,或许可以说大部分的新加坡人,生活却比好多国家精彩,如果需要说明,那动物园、飞禽公园或许是很好的样本。动物园里头的各种各类的动物,飞禽公园里头形形式式的鸟类,吃好住好,只要不离开动物园、飞禽公园,守住动物的本分,遵守园子里的规律,可就比那些吃不到青草的牛羊好多了。

话说回来,做为新加坡的一只动物,和周遭其他国家的动物比较,还是一件赏心乐事。因此,咱有时对新加坡是否民主并不十分计较,只要吃草的有草吃,啃骨头的有骨头好啃,那也没什么。只不过就是牛脾气有点儿死性不改,对当局在民主的课题上挂羊头卖狗肉,大大的不是滋味。总觉得既然要做婊子,又要建贞节牌坊,难道把人当成一群行尸走肉不会思想的废物吗?

我这是针对选举来说的,新加坡独一无二的集选区制度的可笑就像要建牌坊的妓女一般,欺骗世人的耳目。民主的选举,对着议员席位那块肥肉,是狼也好,是狗也行,是老虎,是花豹,是狮子,是白象,是山鸡,是凤凰,总之一对一的的对决,让动物们作一个公平的了断。当然,山鸡要去对垒老虎狮子,白白送死,那也不能够怨天尤人。狼对狗,战情惨烈,必定有得看,只不过搞了个集选区花样,说明5个对5个,6个对6个,数字上没问题,事实上就像赌博作弊,却是吃人的游戏。你看,两只老虎护着三只小鸡来招呼5只猫、狗、野狼对垒;一只雄狮护着几只狐狸对垒的还是猫和狗的群体,赢的当然是虎狮,然而狐狸和小鸡竟然是附在虎狮背上,开始青云之旅。想想看,这怎能够不叫动物生气?

所以呢?从此新加坡人有批评到别国民主的,我总是很生气,我没有说新加坡不好,不过,挂个羊头卖狗肉,要想让人瞧得起?没戏。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多话 30/09/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