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9页
编选文章
04览:255 江山代有谗人出 作者:段延庆
主题:江山代有谗人出
作者:段延庆 1:33pm 10/08/2006

江山代有谗人出


    章星虹的文章,我不禁要叹道:嗯!江山代有谗人出。

    据老朽多年来对谗人的观察,主要有以下的一些结论:

  • 谗人这个角色脱不了鲁迅笔下“二丑”的特色,他们拿自己的笔作敲门砖,干谒的目的不外就是求官捞荣禄,时而扮清流,时而PLP,而这种游离是有其一定的规律:就是处在边沿时扮清流,进入中心时PLP。随便举几个例子:先前有个茆懿心,自加拿大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用自己的经济知识扮清流,后来进入中心就PLP;《圆切线》外带一个蔡老大,自国外留学回来,没人认识就自己出书出评论扮清流,等到进入中心就PLP;《话廊》四君子向来PLP,偶尔有事刺痛心里的边缘,也会向主子“突槌”,这本就是“二丑”的习性;刘培芳之流当年在中心PLP,出来边缘之后就扮清流,原也是意料中事……

    过,这等行径也要艺高人胆大,平衡感要好,才不会误踩地雷。外来移民议论本地华社事物,本是他们不在行的课题;搞不好华社的恩恩怨怨发生时,他们都还没有出世。可是他们仍本着大中原心态,义无反顾地挑战这个课题,可见某类新移民的善于见风使舵,因为他们早已看出本地的“政治正确”是怎么一回事?只要投其所好,其他的根本不是问题。而他们的狡黠也在于看了一两篇文章就知道端倪所在,于是在第一时间就掷出“政治正确”的货色。别的不必说,至少稿费入袋,也赚得一定的名声,在异乡讨生活,“博出位”是第一要件。

    何必要“抹黑”他们呢?因为用“文章作法”就足以解构此类文章。我把章星虹剪贴成两小段,你们大概就能捉到他的窍门,第一、对“华社”的历史不熟,就含糊其辞,以免讲多错多——“实来自20多年前的那场‘痛’”一笔带过; 第二、加入社会科学的术语,以期有某种“学术性”的存在;第三、加入许多本地用语来吸引读者的眼球,让人认为他对本地有深刻的涉入;第四、政治正确,凡非主流的声音都一概打成㈠自我封闭的困局、关闭经年的眼睛,㈡一本黄历看到底,㈢沿用至今的思维定势,㈣世事早已南辕北辙,㈤动机论,㈥拒绝承认今天的美丽,㈥缺乏建设性见识,还不时善意提醒华社,现在是廿一世纪了,就怕你们还不知道。

  1. 笔者也从报章上、言论网的讨论中,听到来自华语社群的某些怀疑声音。这种声音,又一次凸显出本地华语社群中某些人的思维定势。究其源头,实来自20多年前的那场“痛”。 但笔者留意到,也有一些人,从此陷入一个自我封闭的困局之中,至今仍在苦苦地寻找着,期冀能够觅得一个能让自己释怀的“说法”。根据这个自我封闭的思维定势——在这个“非白即黑”的思维定势下,华语社群中的某些人习惯性地对政府和英语社群所做的一切,采取一种不信任的态度;对方一有动作,他们就会本能地来个“动机”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来者不善”。他们一提到“政府人”就摇头,也拒绝承认今天所有在积极意义上的改变。这就常给人留下一种动辄怀疑、抱怨,但缺乏建设性见识的印象。更有甚者,时至今日,还有人认为今天新加坡的“精英治国”政策,是往日英国殖民政府“以华治华、分而治之”政策的延续。若这种思维定势仍见于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的媒体人,那就更值得深思。要取得双向信任,华语社群应从过往“划等号”的思维定势中解脱出来,认可和赞赏政府设立“华社联络小组”的善意,不能“一本黄历看到底”。与此同时,一改往日做法,从过往的抱怨怀疑,转而积极建言;从认定政府“不会关心”而听之任之,转而监督政府,让政府真正把工作做到家。

  2. 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走出了阴影,继续前行,成功地赶上时代的脚步。当年在“痛”中形成的“华英”心理对峙,成为了他们沿用至今的思维定势;在思考政府与华语社群关系的时候,他们仍无法跳出这个思维定势的局限。事实上,如果我们愿意打开自我封闭的视野、睁开那关闭经年的眼睛,我们会惊讶地看到,今天的世事早已不同于过去,无论是国际上,还是自家中。今天的“精英治国”与殖民政府的“分而治之”,早已是南辕北辙的两件事,从动机到效果都已经无法再相提并论。若人们继续沿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概念来看待、分析21世纪的新加坡公民社会,那就无可避免地会达至不实的结论。笔者以为,过去的历史固然不能忘怀,但记住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开拓将来。是以,对往事的执着,不应成为我们今天前行的羁绊。我们不能为了记住过去,而拒绝承认今天的美丽。“春江水暖鸭先知”。从冬天冰冷的水里淌过来的我们,应该是最早的、也是最能感受到水暖的一群。承认水暖、赞赏水暖,是成熟华语社群应有的视野和胸襟;积极建言、监督政府,则是成熟华语社群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实说这样的言论没有追溯历史的能力,只是浑水摸鱼的打边鼓,大谈空泛、不着边际的道理,根本是隔靴搔痒兼一厢情愿;我选择类比的修辞方式就是要避免直接问候他家里的两位老人家。他说:“成熟华语社群应有的视野和胸襟;积极建言、监督政府,则是成熟华语社群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却对发出质疑的人说:“这种思维定势仍见于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的媒体人,那就更值得深思。”

    露馅的地方是他的大言不惭:“笔者看到,很多政府公务员、英文背景的朋友、马来族和印族同胞,都正在努力学说、学读、学写华文。在与我们华语社群接触的场合上,常见他们尝试着用那不甚流畅的华语,与我们交谈。反观我们说华语的同胞,又有多少人曾经下过如此功夫,去认真学习和掌握最基本的英文呢?”——那些与他交谈的人,“尝试着用那不甚流畅的华语”,很可能就是“假英校生”;假作真时真亦假,而他还深受感动……,我们的社会已经扭曲到这个地步,这就是本地人和外来移民写“华社”的差别:本地人拳拳到肉,外来移民云山雾罩。

    Firefox Flicks!



大马华人网站

段延庆 10/08/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