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9页
编选文章
02览:341 不要为了几个街灯就哭父哭母啦。。。。 作者:费言
主题:不要为了几个街灯就哭父哭母啦。。。。
作者:费言 11:39am 08/08/2006

回应: 街灯--行动党在波东巴西的精采演出 作者: 冬冬 8:55pm 07/08/2006


司徒宇斌是什么东西?他怎么有权力向土地局申请土地,在波东巴西区建造街灯呢?

土地局的人本来应该告诉他,这是阿詹做的事,这是波东巴西市镇会才有权力做的事,不关你的事,要等你坐正位子才好来找我,不要让我难做。。。。。

不过,土地局里面的那些人才,竟然好象没有读过“新加坡市镇会管理法令”,竟然随便给了“阿狗阿猫”三年的合约?无疑的,司徒先生好心做了一件好事,不过,却让所有关联的当事人,几乎都不得不暂时好象患上精神分裂症?(也包括尊敬的林文兴大人)


土地局里面,没有读好“新加坡市镇会管理法令”的那些家伙,比我这巴刹佬还不如,当然得叫他们滚蛋和我去学种蕃薯啦!

洪茂诚议员的面子很好,在相同课题上,他争取到在陆交局的土地上建造类似詹时中现在建议的走道,而兴建和维持的费用全由陆交局负责。

人民行动党主席兼国家的林文兴部长,也有“某种地方或问题可能分裂”的症状。既然洪茂诚议员在相同建设项目上的兴建和维持费用,都由陆交局来负责,那么,波东巴西区的詹时中,同样作为选区人民的国会议员,怎么突然就变成“应该找詹时中自己来解决”了?

林文兴部长可能真的没读过新加坡宪法里面,关于“国会选举法”中赋予国会议员的权力,还有“市镇理事会法令”规定的建设和管理权限,要不然他这么说,岂不是患了什么语言分裂症?或者,是陆交局里面有人患了精神分裂症,同样是国家宪法规定的市镇会里的一位执行主席,对洪茂诚是一张脸,对詹时中又是另一张脸?

在冬叔看来,早报也感染了“双重人格分裂症”。这么大的事,连部长都插上一脚了,早报上却一个字都看不见,由晚上的黄色小报去吹。(我因为不让黄色小报赚钱,所以只看早报,到今天上了网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件的事)弄得林任君这位世纪报人,发誓过要以“专业精神、公正持平和以国家社会利益为先”的伟大理想,顿时成了谎言和垃圾,真是冤枉噢!

说到底,其他人都是无辜的,要怪,就怪土地局里面那些不懂事的家伙,他们有眼无珠,贸贸然就违法跳过市镇会管理法令,随随便便就批准“阿狗阿猫”去申请土地来建造街灯,弄到今天,大家都变成了猪八戒,里里外外都不是人。

在新加坡这种人们的人格和精神随时可能分裂的国家,我们应该同情上下大小官员很多时候的难做。以人格分裂为解释理由,恐怕很快会让人民对他们彻底失去信心,这对国民团结和国家发展不利,所以,以精神分裂这种无辜的生理医药状态为理由,人们还可能勉强比较愿意原谅他们。

不过,如果精神真的有问题,就得早点去看医生,早日改变人们的印象。如果拉时间长了,人们会误会以为这里是由一群精神病人在治国,那时,不是所有人和我一样,都吓得要移民跑出国去种蕃薯?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8/08/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