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8页
编选文章
02览:277 沉封血碑见天日-----血碑缘----追忆大礼先生 作者:德仁
主题:沉封血碑见天日-----血碑缘----追忆大礼先生
作者:德仁 00:48am 18/07/2006

回应: 文章无处哭秋风------- 挽黄大礼先生----- 德仁(后进) 作者: 德仁 3:18pm 15/07/2006

              沉封血碑见天日----血碑缘----追忆大礼先生

    据《早报〉七月十五日的讣告,黄大礼先生于七月十三日,蒙佛接引,净
业往生。

    噩讯传来,不胜悲恸。

    讣告中,列了大礼先生生前的一首诗:

    “山映斜阳淡淡风,落花飞絮各西东。
      天涯浪迹干戈后,海角栖迟老病中。
      壮志未酬悲发白,盛筵难再泣残红。
      一枕黄梁惊大梦,日暮崦嵫百威空。”

    黄大礼先生,他生前出版的专辑《黄叶之献>的背页,记载着他的生平:

    “大礼,又署大荔,荔尼,心戈,宇文貂,慕容荧,风之度,班门斧,
疆野。。。。等等。原名黄穗歧,广东惠阳人。一九四零年来新,肆业于
南洋华侨水产航海学校,因日军南侵而停学。战后(一九四五年)开始写作
。。。。。一九四七年回港养病,一九四八年返新,继续在《星洲日报〉,
《晨星〉及《星云〉诸副刊撰写诗文。。。。。五十年代中,因故辍笔。其
后自商界退休。一九八六年重新执笔,作品散见于<联合早报〉,<文艺城〉,
<茶馆〉,<根〉等副刊。。。。。”

    九十年代,大礼先生是《早报〉,<四方八面〉专栏的作者群之一。当时
他以“夕阳红”为栏名,记述了在他青少年时期(沦陷时期)的生活----求
学,求职,交友的事迹。我是他的衷心读者之一。

    大约是九五年底,大礼先生在“夕阳红”里,以“征求《血碑〉”为题,
寻找失去的珍品-----《血碑〉。

    《血碑〉是四十年代,星洲出狱抗日同志联谊会编辑,由新民主出版的
32 开的小册子。其中有一篇是大礼先生以费尼为笔名撰写的追忆散文---
“怀念箫扬”。(箫扬原名林义平,马共党员,沦陷时期受害于监狱中)

     陈寿南在四十年代以<新民主报〉的社长兼主编的身分,并以陈如旧为
笔名替《血碑〉撰写的代序----“这是一面镜子”中说道:

    “血碑的出版,是一群出狱朋友们在日本法西斯覆灭,他们恢复了自由
之后而收集起来的小册子。这里面所收的文章的作者,有的为民族解放事业
而已经支付出全部生命;而活着的,也因为残酷的刑法和长期的监禁,以及
出狱后的生活痛苦,将永远不能恢复年青人的健康。而这些人里面,年纪最
轻者,还没超过二十岁的。他们为着民族的解放,而分担了最大的灾难。他
们用自已的血,写成了浩气长存的丰碑。”

     大礼先生在“征求血碑”的文章中写道:

    “近来(95年底)看到不少提到当年英勇抗日。。。。的书本和文章,
不禁想起这本失去的珍品而发出征求。因为它是和英国人领导的 136 部队
不同的另一派人物的一小撮难忘的遗迹。如能公之于世,也许可以小补新加
坡“一段空白历史”的一缀。。。。”

                                                     待续---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德仁 18/07/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