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编选文章
02览:309 读书二则 作者:李客星
主题:读书二则
作者:李客星 00:16am 22/02/2006

[张爱玲]:    爱玲把‘红学’比作 Nightmare in the Red Chamber(红楼梦魇);她说红学研究可“视作长途探险,读者有兴致的话可以从头起同走一遭。我不过是用最基本的逻辑,但是一层套一层,有时候也会把人绕糊涂了。我自己是头昏为度,可以一搁一两年之久。像迷宫,像拼图游戏,又像推理侦探小说。……正是:十年一觉迷考据,赢得红楼梦魇名。”

    中有句隽语让我掩卷大笑:“近人竟有认为此书(《红楼梦》)是集体创作的。集体创作只写得出中共的剧本。”

    爱玲很聪明,她是怎样证明红楼是创作而不是自传呢?她把各种版本都看得很仔细,从脂砚斋的小字批注中,看到创作过程中的一些构想,好比说分场、分段、段落呼应等等。此外,她也从一些——用今天的语言——‘场记’的疏忽中,看出是文字的创作,而不是记述真实事件,比如说场景、人物、服装、道具不连戏等等,而且还看出是作者改变主意后而出现的小疏忽,可说心细如发。



[井上靖]:    上靖的《杨贵妃》,考据的味道很浓。他说:“玄宗皇帝宣杨玉环到骊山的温泉宫,是在开元二十八年(740)。当时,玄宗56岁(按:杨玉环22岁)。从开元二十九年起改元天宝,所以杨玉环是在世人所谓‘开元之治’太平盛世的最后一年来到玄宗皇帝身边的。

    什么力量使玄宗皇帝实现了开元之治呢?这一点谁也搞不清楚,就连玄宗自己也不太明白。自从玄宗当上了皇帝以后,人心归向,国泰民安,变化之大令人不不可思议。

    而,自从过了50岁以后,玄宗对赞颂自己的言辞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了,甚至觉得这些空洞无聊的东西令人心烦,认为这是臣子在虚张声势,不屑一顾。……只是在过了50以后,玄宗才觉察到到了自己的这种孤独的处境。在这种场合,玄宗总觉得自己内心正在强烈地呼唤着什么。那不是别的,而是残酷的杀戮,或者是对女色的沉溺。它能使玄宗忘掉一切。”——于是才不顾一切,从寿王手中抢过他年轻美貌的妻子——杨玉环。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2/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