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编选文章
04览:010 千金难买下气通,多放点浊气对身体有益...... 作者:多话
主题:千金难买下气通,多放点浊气对身体有益......
作者:多话 00:05am 13/03/2006

回应: 钻牛角尖的又一个例子,谈早报林琬绯之“中国早点之台北超快感认同焦虑症” 作者: 多话 2:15pm 11/03/2006

作为新加坡华人,林小姐以个人的主观思维强加在台湾人身上而忽略了区域性的和习惯性的谈话。不管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整体,“Chinese”本来就是中国人的一个称呼,台湾作为中国的一省,台湾人如果不是“Chinese”难道会是“Malay”?就好像你问我的籍贯,我会说“我是福建人”,难道我会说成“我是福建华人”多此一举吗?

我明白林小姐是清楚如今两岸的敏感局势之下,台湾人有着很大的苦衷,尤其是台湾执政党的绿色恐怖,在政治正确之下,除非是李敖,不然有几个人敢将“中国人”挂在嘴边呢?

林小姐片面的把两岸三地乃至全球华人社会说成普遍患上“认同焦虑症”或“民族主义狂妄症”的病态心理,我就想不起我这个新加坡华人那里有病了?其实因工作的需要,我有时也得回答老外的问话,我总说∶“我是新加坡人”或者“Singaporean”老外就很满意了,肯定不会再追根究底,谁还看不出我是个“Chinese”呢?

李安并不否认自己是“Chinese”,他自己的理解是“中国人”或者是“华人”全靠个人的政治观念,“to everybody in Taiwan, Hong Kong and China, 谢谢大家的关心!”是无意,是用心,暂时也难有答案,但是将香港、台湾和中国并列,绿营当然高兴了,蓝营也无所谓,我相信李敖肯定会不高兴的。因此中国央视还肯予以转播已经是给了李安好大的面子,如果说剪了几个镜头,那可是每家电视台司空见惯的事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

人家说“龟不要笑鳖无毛”,那一个国家没有“政治正确”这码子事?如果为了中国有些媒体抨击,说新加坡《联合早报》居然把“中国人”硬拗成“华人”,“似乎为了让海外华人也能因李安得奖而沾光……”而耿耿于怀,心胸反而显得狭窄了,何况“Chinese”本来就是老外在称呼中国人的。

因此李安的“Chinese”是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也好,是华人也行,自然有两岸的人自己去解决,林小姐为何对新加坡本国严守政治正确的作风,却因何要往别人的伤口撒盐?

老外把中国人叫做“Chinese”,咱们这些已经不是中国人的海外华人为了有所区别,才有了新加坡华人,马来西亚华人。印尼华人种种不同的华人,林小姐因此而本末倒置,竟然怪起台湾人不叫做台湾华人,因此我才说她内心之中有一些隐晦不能明言的意识?台湾华人,别是台湾国华人吧?

末了,这样通篇讲解下来应该已不是断章取义了吧?此外,既然有人喜欢“放屁”这里有古人两篇“臭屁行”“屁赋”,请欣赏。

{{臭屁行}}
屁也屁也何由名?为其有味而无形。臭人臭己凶无极,触之鼻端难为情。我尝静中溯屁源,本于一气寄丹田;清者上升浊者降,积怒而出始鸣焉。君不见妇人之屁鬼如鼠,小大由之皆半吐;只缘廉耻胜于金,以故其音多叫苦。又不见壮士之屁猛若牛,惊弦脱兔势难留;山崩峡倒粪花流,十人相对九人愁。吁嗟臭屁谁作俑,祸延坐客宜三省。果能改过不号啕,也是文章教尔曹,管叫天子重英豪!若必宣泄无底止,此亦妄人也已矣。不啻若自其口出,予惟掩鼻而避耳。呜呼!不毛之地腥且膻,何事时人爱少年?请君咀嚼其肚馔,须知不值半文钱!


《屁赋》

夫流恶千古,书无名者,亦椎此臭屈而已矣!视之弗见,听之则闻,多呼少吸,有吐无吞;作本源于脏腑,仍作祟于幽门。其为气也,影不及形,尘不暇起,脱然而出,清然而止;壮一室之妖氛,泄五谷之败喂(味),沉檀失其缤纷,兰麝减其馥郁。其为声也,非金非石,非丝非竹;或裂帛而振响,或连珠而叠出,或哑哑而细语,或咄咄而疾呼;或为唏,或为咦,为呢喃,为叱咤,为禽啼兽吼,百怪之奇音。在施之者,幸智巧之有余;而受之者,笑廉耻之不足。其为物也,如兽之獍,如鸟之鸱,如黍稷之稂莠,如草木之荆棘,拟以罪而罪无可拟,施以刑而刑无可施。其为害也,惊心振耳,污商彝夏鼎之光;绣[纟需]锦服,掩其灿烂;珠宫贝阙,晦其琳琅;凡男女老幼中斯毒,莫不奔走辟易,呕吐狼藉;所谓臭人臭已,而无一不两败俱伤者也。呜呼!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乃如之人兮,亦效其陶熔;以心为水火兮,以肝为柴薪:以脾土为转运兮,以谷道为流通。酿此极不堪兮,使吾掩鼻而终莫测其始终。已矣乎!蛟窟数寻,可覆之以一练,雄关百仞,可封之以一丸;惟此孔窍,实无物之可填。虽有龙阳豪士深入不毛,然止能塞其片刻之吹嘘,而不能杜其终日之呜咽。宜其坏风俗,轻礼义,乱先王之雅乐,失君子之威仪,侮其所不当侮之人,而放于所不直放之时,又谁能禁其耸肩掇臀,倒悬而逆施哉?予小子继苏,学宗颜孟,德并朱程,接斯文于未坠,幸大道之将行:既心焉乎圣贤,自见异而必攻;援命弟子,并告家兄,削竹为挺,截木为钉,挺其既往,钉其将荫;勿避蒸熏而返旆,勿惊咆哮而休兵。自古皆有死,誓与此臭屁不共戴日月而同生!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13/03/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