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1页
编选文章
03览:206 岛国已经进入了荒谬世纪。。。。? 作者:费言
主题:岛国已经进入了荒谬世纪。。。。?
作者:费言 11:02am 19/01/2006

回应: 二丑和跛脚鸭 作者: 李客星 2:06pm 18/01/2006

看了白士德介绍许文远在国会里讲的“教训故事”。。。真的不得不令人不寒而栗!

原文如下:

『『  卫生部长许文远在回答官委议员欧生优丽提出的关于肾脏病人治疗的连串问题时,就不断表示他自己和卫生部都在NKF基金会丑闻曝光之后,认真研究该从中吸取哪些教训。

  他承认当NKF基金会风光的时候,善款源源而来,不断有新的洗肾中心开设,卫生部都以为肾病患者已得到很好的照顾,直到NKF基金会的管理丑闻被揭发之前,他们都对洗肾中心一间接一间开设感到欣慰。

  当NKF基金会的问题一件接一件浮出水面之后,他和卫生部官员已经开始思考洗肾中心是否开得太多了?是否已经失去效益?又能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去解决肾病患者的问题?

  于是,他们都想到了挪威等发达国家治疗肾病患者的经验,意识到洗肾并不一定是最好的治疗手段,因为病人每隔几天接受半天的洗肾,是件很痛苦的事,生活素质也大受影响。要改善他们的生活素质,就应该鼓励人们捐肾,为肾病患者进行肾脏移植。

  在挪威,超过七成的肾病患者接受肾脏移植。当地医生一诊断出病人的肾脏失去功能之后,标准的作法是询问病人有哪些亲友可以捐出肾脏,而不是开始对他们进行洗肾治疗。新加坡的情况刚好相反,有73%的病人是在定期洗肾。

  据2004年的统计,挪威每百万人之中有58人接受肾脏移植,美国和西班牙也有超过50人。同个时候,新加坡只有17人,可见我们在这方面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一般肾病患者接受死者的肾脏移植之后,可以生存21年,如果是接受活人的肾脏移植,则可生存32年。是洗肾?是移植?答案显而易见,下来是如何展开广泛的民众教育活动,鼓励人们至少能向患上肾病的亲友捐出肾脏。』』

在几年前,街上就能够听到NKF很快就会“挂牌上市”的好消息。也听到一些不要被NKF赚一辈子洗肾钱的人,自己去找门路,到中国和印度去自己找肾换肾,听说大概是一两万新元。

为什么不是好消息?NKF如果成了赚大钱的挂牌公司,新加坡的肾脏病人不就可以得救了吗?

我问人家,慈善机构可以挂牌吗?他说,NKF就是NKF,人家筹不到钱,他们就有本事筹到钱,人家不可能挂牌,他们就有本事挂牌,人家也会支持他们挂牌,筹到的钱太多了,不挂牌上市怎么管得了?

我问:NKF是慈善机构,可能会赚钱吗?他说:新加坡如果有一两万个肾脏病人,如果都到NKF去洗肾,而且,洗肾是一辈子的事,也就是说,你这辈子离不开NKF了。。。。。

他一边算着:每月每人两千元,一万个就。。。。两万个就。。。。嗯,不挂牌都几难咯。。。

我这才明白,开洗肾中心原来是可以赚大钱的,因为,人们得靠洗肾中心洗一辈子的肾。

今天,看到许文远的“教训故事”,又再恍然大悟,原来,NKF搞得满城风雨是白费力气的,天天洗肾不是最好的办法??是下下策??

听许文远的说话,好像有点是第一天踏进卫生部的感觉。

为什么管理几千名医生和卫生医药专家的卫生部长,到今天(杜莱完蛋之后?)才知道肾脏病人靠洗肾不是上策好办法?其他医生从没告诉他?芭拉吉那印度佬为什么没告诉他?真该死呀!

他当了几年卫生部长,难道不知道,也没听过有许多新加坡的肾脏病人,偷偷到外国去买肾脏,换肾脏?

『『是洗肾?是移植?答案显而易见,下来是如何展开广泛的民众教育活动,鼓励人们至少能向患上肾病的亲友捐出肾脏。』』

现在看到这句话,新加坡人实在不知道应该要哭还是应该笑?


答案是显而易见,我们已经进入了令人摇头悲叹的荒谬世纪。。。。


本文修改于: 1:30pm 19/01/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9/01/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