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编选文章
02览:342 当官不作为,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作者:费言
主题:当官不作为,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作者:费言 11:58am 28/12/2005

回应: 向惹耶勒南先生致敬! 作者: 冬冬 10:35pm 27/12/2005


说起来,在NKF事件里面,最该死的其中一人,可说是余福金了。

作为原国家福利理事会的主席,他对NKF调查之后,觉得有问题,却“静静”地把它“送”给了许文远的卫生部,才让许大人和政府要遭此飞来横祸,颜面扫地,天真的许文远却又再以德报怨,请他出来收拾NKF惨局,所以,他觉得有点造化弄人,好像上帝在和自己开玩笑。。。

余福金到现在才出来说风凉话:“我从不捐钱给NKF。。以前收到NKF筹款信时原封不动就丢掉,也从不看NKF电视筹款节目。。。。

无论于公于私,于国于民,他绝对应该是告发杜莱的第一人选嘛?你说,这人该不该死?


手头刚好有本中国共产杂志“南风窗”,刚好有篇文章,“谁来问责官员”,专文论述高官问责的问题。

今年来,可说是中国的“矿难年”。这里,简单把杂志里提供的,中国今年的矿难死亡数字列一下:

1。辽宁阜新煤矿爆炸:死214人
2。山西朔州煤矿爆炸:死72人
3。吉林蛟河煤矿透水:死69人
4。河北承德煤矿爆炸:死50人
5。新疆阜康煤矿爆炸:死83人
6。广东兴宁煤矿透水:死123人
7。河北邢台煤矿崩塌:死32人
8。黑龙江东风煤矿爆炸:死171人
9。河南兴安寺煤矿透水:死42人
10。河北唐山煤矿爆炸:死50人

文章是希望以重大的工业灾难为问责基础,从讨论社会人民的安全责任来研究官员问责的问题。

关于官员的问责,摘录该文章重要内容如下:

《官员问责制,最早出自西方,人们在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某个国家出现了重大事故,执政党一般都有阁僚出面辞职,严重的情况,政府甚至要集体辞职,以承担责任,这就是所谓承担政治责任。》

《我们一般所说的官员问责,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即官员并非由于他直接的问题而去职,由此可见,官员问责与所谓的责任政府(responsible government)原则是密切相关的,它不仅要求政府考虑人民的利益,追求人民的福祉,而且要求政府对人民解释,说明其决策的目的、依据及结果,人民可以经由大众媒体或其他途径对政府施政提出批评,政府必须对人民反应强烈的意见作出说明,解释其接纳或不接纳人们批评的理由,政府施政的结果须接受人民的评估,以体现对人民负责的精神。》

《官员问责制有四个层面:一是道义责任,向受害者和公众负责,二是承担政治责任,向执政党和政府负责,三是承担民主责任,向选民负责,四是承担法律责任,向相关法律法规负责。》

《民选政府,权力来源于人民,民众与政府的关系是一种委托,代理的关系,人民把治理国家,维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秩序的权力委托给政府官员,即公务员。政府的权力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民众也理所当然成为问责政府的主体,如果权力的受予者没有对权力的监督权,那么,这种受予权也相等予被剥夺了。》

《问责的前提是知情,没有知情权的问责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知情权的客体,应当包括国家机构所掌握的一切关系到公民权利的利益,公民个人想了解或者应当让公民了解的各种信息。》

《只有一切于法有据,作为问责制主体的公众才能够清楚如何行使自己的权力,去监督政府官员的行为,作为问责制客体的官员,同样也能够理性地预期在什么情况下,自己到了该向乌纱帽说拜拜的时候了,而不会产生委屈的沮丧之情。》

不必被市面上谴责和惩罚控告杜莱罪行的热闹所迷惑掩饰,或者被煞有其事亡羊补牢的修修补补,头痛医头的好事和舆论给误导而转移了视线,如果我们真心真意希望从NKF事件中能发现些有实质警惕的意义,至少有几个方面是可以注意的:

(一)。国家监管机器,到底是怎么如此令人不寒而栗地瘫痪的?

“杜莱神力”是如此地神奇,不单单使我们的百万部长人才被他迷得昏昏沉沉,被催眠的百万群众,死心塌地每晚出钱出力陪他唱歌跳舞,连整个世界级水平的国家监管机构,也在他面前如此神奇地彻底瘫痪失效了。他是怎么如此幸运地被万能的主看上,被赐与了摩西的神奇神杖,只要向前方一指,万丈巨浪的红海都不敢对他阻拦,要为他开道让路?

从卫生部的医药总监,社会发展部监管机构,国家福利理事会,贪污调查局,国家税务局,商业罪案调查局。。。。我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局需要对NKF的监管负责,这种奇迹到底是怎么如此“恐怖地”发生的?本质意义又在那里?有什么值得我们警惕的?

当下一支权力的“摩西神杖”被恩赐出去的时候,又会有什么令人咋舌的神迹出现呢?

(二)。人民的知情权是否长期被剥夺,或者被蓄意掩盖,蓄意误导?

如蔡深江说的,人们是被引导去相信了谎言。旧NKF这么显而易见的长期滥权腐败舞弊,怎么会这么长时间被掩盖?官方和媒体在这问题(真相)上扮演过什么角色?我们的传媒,在反映社会真相,揭发社会丑恶的时候,为何总是如此委屈和暧昧?如此无助而后知后觉?我们的公众舆论,民意反馈,为何在揭发弊端时,总是显得畏畏缩缩,如此软弱无力?

(三)。我们的法律是否真正能防止滥权舞弊,还有维护社会的公正与正义?还是正好其道返行?整个社会发现,当揭露事实和弊端真相的人很快就被告以诽谤罪而破产或者坐牢,告发不义者的权力毫无保障。我们的法律,到底是在惩奸除恶,维护社会公正正义,还是在掩护丑恶和黑暗?旧NKF所以能够这么明目张胆,这么长期藏污纳垢,运用的保护伞竟然是本来用以防止滥权舞弊,用以维护社会公正的法律?这怎么不叫新加坡人不寒而栗?这到底是我们的法律出现了问题和不足?还是,司法程序在执行时出了什么乱子毛病?这难道不需要及时纠正吗?

(四)。新加坡人是否懂得什么叫做“政府负责”和“官员问责”?懂得他们对政府和官员拥有监督权?他们是否对此感到麻木,继续盲目相信传媒上所不停暗示的,“我办事你放心”的神话?民间的监督,实际上从来就在交白卷?还是,在他们的心目中,还留存着“皇恩浩荡”心态?对政府起怀疑,就充满恐怖和恐惧?一听到批评政府的不是,就充满着犯罪感?这种“惶民”心态是什么造成的?怎么形成的?这样子,何年何月才能建立一个所谓成熟的公民社会?


新加坡人很幸福,没有像中国尸堆如山的问题需要对官员问责,新加坡的官员也很幸福,像NKF这样的芝麻绿豆事,估计也没什么人会“笨”到去幻想和要求什么官员认真来问责,甚至要求什么官员需要负责而辞职下台,很快地,一切又会“皆大欢喜”地OK了。的确,让我们的官员为弊端错误负责而下台或者道歉,这有点太奢侈了,也不符合社会整体和谐与协商的精神。让公众对政府的统治权威和能力起疑或失去信心,这可能是一种无形的灾难,这将让政府在处理治国的时候碍手碍脚,七嘴八舌,处处受制,无所适从,效率受损,开销很大,这可不是我们的社会负担得起的。何况,我国极端缺乏治国人才,要是人才们这个辞职那个辞职,不乱国亡国才怪呢!

从文明的问责法理上看,当官而不作为,就是对人民的犯罪。疏忽导致人民公众被伤害,被欺骗,财产精神利益受损,即使纯粹在道义责任上,他们也应该向受害者和公众负责,即使人民真的笨到不懂得要他们负责,他们也应该光明正大地出来承担责任,承认错误,坦白说清真相和事实,而不是像小偷那样,没人看见了,没人出声高喊了,就逃之夭夭。

看过了共产杂志《南风窗》的官员问责文章,这才醒悟自己常常讽刺中国弊端如牛毛的肤浅。(噢。。。他们真的很烂,哈尔滨又没水喝了,今天煤矿又死了很多人了。。。)

尽管人为灾难和社会弊端无日不断,他们却是这么真诚地准备从自己,从政治上开始,去作出必要的改正修正,尽管如此大手笔地动大手术,难免会严重误伤自己统治权威的筋骨,给自己的统治政权制造了许多困难和危机,但是,看来,他们还是在所不惜地坚决在进行自我更新,真诚认真地在为人民负责。

反观我们,整天听到的是“与时并进,精益求精”的漂亮空话,倒退了多少到底谁知道?看起来,好像连共产党都还不如。


备注:
中国,《南风窗》杂志  / 半月刊 ( 英名:FOR THE PUBLIC GOOD )
网址:www.nfcmag.com
电邮:window@nfcmag.com

本文修改于: 12:25pm 28/12/200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8/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