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4览:156 蒂凡那:《序·捕捉一个鞑靼人》(六) 作者:李客星
主题:蒂凡那:《序·捕捉一个鞑靼人》(六)
作者:李客星 1:23pm 08/01/2006

回应: 蒂凡那:《序·捕捉一个鞑靼人》(五) 作者: 李客星 5:00pm 31/12/2005

由此,李氏动用即便是尊贵的孔子也不敢苟同的手段,把新加坡转变成一个儒家式的驯服和雌伏于权威的理想城市。使人人自危,不敢越雷池半步。但警钟已在半夜响起,许多可以在国际上往来的新加坡人已纷纷弃‘新加坡奇迹’而去,为了更自由的氛围、更好的前程,大量地离开。

毁灭之路是越走越艰难。下坡路是越来越残酷。我们只要看看过去三、四年来,立法制定的压迫法令就可见一斑。

国会成了‘政治布雷区’,就如杜进才博士,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主席,在1987年的痛心观察一样。反对党领袖J.B.惹耶勒南就是被政治地雷轰出局,并且还让他不得在5年内参选。萧添寿当然也是时运不济的一个。

国会特选委员会,披着西敏寺内敛、协商的神圣外衣,干的却是刑事法庭的勾当,总理化身成蛮横的刑事律师,把惊吓过度的证人送上证人栏长时间拷问。萧添寿的遭遇就是一桩。萧是当时律师公会的主席,监管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但是,连续的立法,就为了拉萧添寿下马,同时不让律师公会过问政府的立法过程,甚至不得在拍板前评论。这个新理论说,政治只合由政治家来管,不是专业团体;即使他们作为一介平民都有权过问的政事,反倒给专业牵绊了。

严苛的法律也用来对付那些对新加坡没有好话的记者和媒体。亚洲华尔街日报和远东经济评论就因‘评议内政’而被限制发行量。他们说这些媒体对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皆‘不公平’,仿佛这个原则国际媒体该奉为金科玉津似的。

李氏忘了,当年他的英国前任不是被外国媒体打倒的。英殖民者是被不安分的人口和不肯妥协的政治人物,如难以侍候的李光耀和蒂凡那等拉下台的。他也忘了自己当年享有‘坚定反殖自由战士’的国际名声,还要多谢国际媒体大篇幅报道他的个人和政党。

当然,李光耀的故事说不完。目前我的任务是勾勒出萧添寿这本新书的要点。我希望达到最低的要求,因为还有许多拘留者也面对同萧添寿一样的悲惨命运。

举例来说,谢太宝就是一个。他在1966年10月29日被捕,在1989年5月16日被放逐圣淘沙。《伦敦星期日电报》的克里斯朵夫·乐务说得好:

“放逐圣淘沙是个恶魔的算计,放他在一个快乐的度假岛上,还有谁会认真看待这个良心犯?”

随着自己的出狱,谢太宝害怕:人们不值他被长期拘留的原因也会跟着烟消云散。

但是尼森·曼德拉是被南非总统无条件释放的——甚至,无条件到自由地去动摇种族隔离政策的根基。谢太宝什么都做不了,为何要对他抱持这种仇视的心理呢?

我记得有一次李光耀在心情极度愉快的情况下,引述丘吉尔的金玉良言:

“战争时依靠信心。失败时依靠蔑视。胜利时惟有宽大。”

李和他的奋斗同志,在殖民地岁月就是依靠信心打败英国佬和坏蛋的。所以李从不知道失败。到目前为止他只垂涎胜利,他的邪恶心态已经显露无余。在学术上的表现,丘吉尔当然不可以和李氏在剑桥的双第一和特优相比。不过李氏和人性的伟大也相差了几百万光年。

作为一个善于操弄的政治巧匠,最后将无可避免地把大家带上政治不归路。

李氏的最佳辩护就是经济成就。但是恰恰是经济方面的大失败将影响世代新加坡人和东南亚地区。吟游诗人早已留下诗句:

“人们把邪恶留下,
善良却被锁在他们的骨头里。”

最后,他最不可原谅的错误就是背弃人民行动党的创办宗旨:建立一个平等、多元、民主的社会,消除种族和宗教多数和少数之分。在新加坡将没有多数或少数,只有新加坡人。这是李氏把自己推上权力之路所依靠的政治热忱。今天,他倒过来,不但没有推翻誓言要对抗的殖民主义、地方自治主义和共产主义,还把新加坡弄得乌烟瘴气。对党内同志来说是背信弃义,当然,这里不是个声讨的园地,有机会的话,我将在自己的书里大加鞭挞。

李天生有副好头脑和雄辩的口才。但是不可知的上苍却没有赋予他成就伟大的智慧。撇开小小的经济成绩,他让新加坡错过许多人文的光辉成就和政治奇迹,不能成为东南亚的样板。

现在,我们不禁要问,到底经济成就和粗暴的政治模式如何大被同眠?一边梦见电子天堂的早点到来,一边则在政治梦魇中被仇家追杀。最后势必在同张床上,相拥而死。(全文完)


- C.V. 蒂凡那, 1994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8/01/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