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9页
编选文章
02览:021 开卷考试和‘自由’ 作者:李客星
主题:开卷考试和‘自由’
作者:李客星 12:32pm 30/11/2005

     卷考试据说可以减轻学生学习的负担,可以用更多的心力去经营知识的运用,好像无形中获得某部分的‘自由’,其实仔细的推演,仍然是好的愈好、坏的愈坏的结果。

     查字典为例:最便捷的方法是会念,从注音找最方便;如果不知这个字怎么念,学习者对这个字的认识只剩一半。因为在思考、构思的过程,有一个概念是没有声音的。好啦!就从笔画、偏旁、五笔、四角号码去找,比较费劲,依然可以找到。如果连那个字的字形都模糊,就要找相关的词,经常和什么字配搭——有个危险是,即使找出来了,常常不肯定,甚至还用了别字。‘自由’摆在眼前,没有坚实的基础,行不得也哥哥。

     别人旁征博引,我们赞他博学强记。现在‘强记’不必了,我们有互联网的搜索工具,全世界任你搜。但是资讯的海洋那么大,不必‘强记’,但必须会‘强搜’;你会高级搜索的语言吗?会用‘+’、‘-’、‘or’、‘inurl’、‘intext’、‘intitle’、‘filetype’、‘link’、‘related’、‘define’吗?即便这些都学会了,你‘博学’吗?不然,你怎么知道要搜些什么来印证你的学问?

     资讯爆炸的年代,既然不能阻止全世界在国人的眼前摊开,就有必要进行‘反向操作’。它让你不敢、不能、不会借鉴别人的经验和学问;它还要让你安于所知所学;它会模拟实况,让你得到某种的满足和安慰。结果你在虚拟的世界,获得虚拟的自由。

     不开卷,有那么重要吗?

    I an Buruma在《传教士和放荡者》(‘The Missionary and the Libertine’,First Vintage,2001)批评新加坡是个保姆国家,李资政的杀手锏就是所谓的‘亚洲价值观’。他说:“The Asian Ways rests on the assumption that the government is benevolent and knows best what is good for the common weal. Those who beg to differ threaten that common good, and should be dealt with harshly.”(所谓‘亚洲方式’既是假定政府是仁慈的,且知道什么是最好。那些坚持不一致的人物严重威胁公众利益, 应该被严厉地处置。)

    ‘坚 持不一致’(‘多元’、‘离心’)和领头羊是有利益冲突的。领头羊喜欢磨合、逐渐‘完善’的方式。跟它一致,就能让你有上睹馆、看癫马的颓废自由。‘坚持不一致’的话,它可能连呼吸的自由也收回了。

     显龙总理在巴黎指出,新加坡原本就是很自由的,没有警察在街上监视人民、国人也可以自由发表言论和阅读他们感兴趣的书刊,还能够获取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这下,您该放心了吧?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30/11/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