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9页
编选文章
01览:383 在劫难逃 作者:李客星
主题:在劫难逃
作者:李客星 7:37pm 10/11/2005

回应: 早报评论:陈冰---- 法国动乱中有深刻教训 作者: 费言 09:29am 10/11/2005

    本不想介入讨论新加坡人‘笨’的课题,看来也是在劫难逃。

    觉得‘笨’是一种心灵状态,与知识、智慧无关,它是一种‘放空、混沌’的境界,仅接受一些简单逻辑的运作。

    人说新加坡比法国好,是因为我们‘管理’种族和谐比他们好,我只能骂句‘笨’。

    庆祝奥斯威辛解放60周年的聚会上,安南说:“邪恶得势正是因为好人无所作为”,这也是为何在一个曾涌现出许多艺术家和思想家、社会文化十分发达的国度里会发生纳粹大屠杀悲剧的原因。

    样的夙命也发生在法国。法国在欧陆哲学与社会学出了那么多的前瞻性人物,结果最大的败笔竟出现在法国社会!

    笛所关心的社会学,就是研究政治权威的延续,何以不必诉诸武力?其关键就是依赖‘合法性’的存在。从‘宰制’这个观念出发,他试图找出能让被宰制者接受宰制的机制——不管是哪一类型的宰制——以及为什么被宰制者会同意被宰制,甚至和宰制者站在一起拥护现状的这个游戏。

    冰的文章则从反面告诉我们,为何有人愤而退出‘游戏’,不再理睬什么‘游戏规则’:

  • 贫穷只是动乱和恐怖产生的原因之一,更可怕的是歧视和不公平对待,执法者的态度和执政者的立场往往成为引发动乱的导火线。“仇富”其实是既得利益者自恋造出的词汇,“弃贫”才是真实的冷峻现实。

  • 比自由更重要的似乎是平等,通俗地说就是“要把人当人看”。平等有三层含义,首先是身份的平等,不管是农民还是首相,黑人还是白人,只要是公民就应当一视同仁。

  • 最后是交流的平等,不能平等的“好说”,就不会在遇到矛盾时“好商量”,也就无法更好地整合社会。极端分子和激进思想,往往在相对隔离的阶层和社区之间兴风作浪。

     ‘导火线’并不是‘动乱和恐怖产生的原因’,它只是一个契机。因此把焦点放在防御‘导火线’的出现,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把问题潜藏得更深。精英们为了建构合法性,以便垄断经济权力,进而继续拥有体制权力及知识上的权力,必须散布政治的迷思:他们就是贤与能的化身。

    了全球化,精英们出卖中下层人民的利益,却故意让那些吃了闷亏的人们显得‘笨拙’、出‘差错’、做‘傻事’;这些受害者往往无法融入主流而出现滞后作用(hysteresis),会说或做些‘不得体’的事。而那些‘有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就借机跳出来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这是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如果被边缘化的族群相信这些‘甜言蜜语’,接受所谓的‘合法性’,就会相安无事;但总有一天他们不再忍受伪善,质疑游戏规则,那么所释放出来的能量就会很惊人。

    有“交流的平等,不能平等的‘好说’,就不会在遇到矛盾时‘好商量’,也就无法更好地整合社会”——政权不动用武力,仅仅是他们还有‘合法性’这只笛可吹,并非体恤人民。和睦是一个愿意相信多久的过程,如果‘好人’都姑息养奸,最后“邪恶得势正是因为好人无所作为”造成的。无论你说的是独裁者抑或恐怖分子。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0/11/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