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8页
编选文章
03览:166 自由与无常 作者:李客星
主题:自由与无常
作者:李客星 1:47pm 05/11/2005

    ‘自由’是什么?是个大哉问,我无法回答。不过,我们常听人家说:“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不要这个自由。”——可见‘自由’应该是一种原初的状态,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被交换掉了。至于值不值得交换?是个观点的问题:“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样的价值观早被批为‘不务实’。

    梭的《社会契约论》阐明人们把某种程度的自由交给民意代表以换取安定的秩序。

    人们自愿交出‘自由’,不争取‘自由’,视‘自由’为粪土,就需要灌输特定的价值观。或者旁敲侧击,告诉你什么才是‘对’的(公正、平衡和真实)。当我们在报上读到小布什政府出丑闻(最近的‘特工门’事件)、陈水扁政府的高捷弊案时,我们是庆幸这里没事发生,还是奇怪这里为何没事发生?

    :如吴俊刚所说:“从政治的角度来说,新加坡的媒体人在某种程度上也说得上是幸运的,因为,这里的政治基本上是廉洁清明的,没有台湾高雄捷运之类的弊案,也就不必像TVBS那样,因为要为民众讨回社会公义,经常爆料和穷追猛打,以致也经常要同当权者干上。”

    无常:如果说人性是共通的,为何这里的人一丝人性也没有?难道我已经死去,来到天堂?



    教三法印:指世界万有都是生灭变化无常的。宇宙间一切现象,都是此生彼生、此灭彼灭的相互依存关系,没有永恒的实体的存在。所以任何现象都是无常的,表现为刹那刹那生灭的。佛典中常提到的有:

  1. 刹那无常。谓一切有为法,刹那之间,有生、住、异、灭的变化;
  2. 相续无常。谓一切有为法在一期相续之上有生、住、异、灭之四相。

有时又将无常分为:

  1. 众生无常。谓人生都是无常的,终归要变化以至于消灭的;
  2. 世界无常。谓世界上一切现象都是无常的,无时无刻不在流动变迁中,最后归于消灭;
  3. 诸念无常。谓人们的思维概念都是瞬息万变的,所谓“念念生灭”。

    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芻狗’,从无尽时空的观点来看,‘不仁’才是‘常’、‘无常’才是‘不易’的。所谓‘仁政’不过是缘起缘灭,是短时期人民与政府的地利人和,不可能是常态。今天西方的观点,不就是慢慢地向东方靠拢吗?他们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他们强调对话、多元角度,说明事物都是向其对立面转化的;既然是七嘴八舌,各说各话,冲突、混乱在所难免。揪出弊案,揭发贪墨有理可循,怎么可以说我们不要这样的‘反面例子’呢?因为我们怕‘颠覆’现状、常态、秩序、既定观点……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傻瓜’。

    《序卦》上说,《颐》(颐养)之后是《大过》,《大过》之后是《坎》(坎坷),事物如果不按这样演变,还有天理吗?我们如果知晓自己是坐在一座睡火山上,是乐观不起来的。《否》极而《泰》来,没有弊案和滥权是表面现象,是监督的力量不在或不够造成的,深潜的危险才令人担忧。

  • 由此来看,新加坡的媒体模式,说不上是理想的,但考虑到客观的社会环境,却不失为是可行的。它们基本上能有客观盈利,又没有内部恶性的竞争,也就比较能够坚持专业的自尊,不必太过向市场的力量屈膝弯腰。

  • 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谈起自由,人们都会很起劲。如果说别人剥夺了人们的自由,杀伤力会跟强,但是对于自由的定义,偏偏又是最难以拿捏的,你认为不够的,别人也许毫不介意。更重要的是自由的限度绝不是政府能够界定的,我们只要不去违法,没有伤害到别人,要说什么,要做什么,自己就应该要有个分寸,不要老是去提什么言论界限。如果你是政府,会凭空给人民的言论自由画条界限吗?

  • 高度自律的新闻媒体对国家来说是一种无形的资产,但是它的产生不是理所当然的。因此,在建立和开创适合新加坡国情的媒体模式的过程中,媒体和政府必须从实践中摸索,从而在一些根本原则上取得共识,以避免“负责任”的心态在内化之后,变质为一种自我审查的心理。

    是企图推销‘是所有可能中最好’,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他们‘负责’的对象,是不是搞混了。佛家称之为‘无明’。他首先满足于现状,继而执著于‘颠倒’。不过《般若心经》又说:“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没有所谓‘无明’,亦没有所谓‘无明’有尽的一天。

    难道我已经死去,来到天堂?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5/11/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