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7页
编选文章
04览:284 风险和谎言 作者:李客星
主题:风险和谎言
作者:李客星 7:59pm 08/10/2005

回应: 早报选读:罗戈夫—好莱坞最红的坏蛋 作者: 李客星 7:55pm 08/10/2005

罗戈夫的文章有惊人的洞见,推荐大家一读。

可惜,题目翻得太差劲:Hollywood's Favorite Villains 应该译成‘好莱坞最爱的歹角’比较切题。

我很佩服好莱坞的一些导演、影星和流行歌手,他们除了本身的专业之外,对环球政治的观察,并不逊色于众多的政治家和经济学者。

纪登斯在《失控的世界》(run away world)里说,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人类社会在做的,就是在应付‘风险’。‘风险’还分‘外部风险’(external risk)和‘人造的风险’(manufactured risk)两种。外部风险指传统或自然的不变性和固定性所带来的风险,这些人类都有多年的经验去应对。而目前最棘手的是‘人造风险’,如爱滋病、禽流感、沙斯、骨痛溢血热、飓风、台风、海啸等‘自然灾害’,其实都不‘自然’,是人类破坏生态系统所带来的恶果。还有就是恐怖主义活动。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呢?可是众说纷纭的。

好莱坞把矛头指向‘跨国企业’,我觉得是正确的。致命处就好比儿童指出皇帝没有穿衣。今天的许多政治谎言,就是为了保护这些‘跨国企业’,不就反证了他们的‘原罪’吗?

罗戈夫在谈及‘国家征税能力打折扣’时说:“很不幸,(今天)任何一个资本税负过重的国家,只会把资本驱赶到税负较轻的地区。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国家政府对潜在的流动性生产要素征税的能力已大打折扣。使全球性大公司赚得盆满钵满的机制也同样阻止政府从这种攫取中分更大的一杯羹。”——读时灵光一闪,我突然理解为何IR竞标的日期一延再延;其实面对赌场大亨的予取予求,政府手中谈判的筹码不多,只好不断退让、修改游戏规则。

罗戈夫在文章结尾时说:“果真如此,那么好莱坞对跨国公司卡通式的描绘可能在某一天会赢得主流民意,并造成政治巨变,从而撕毁当今的社会契约。那对于得利者和穷人都没有好处。政府 ——以及大公司们——必须寻求更好的方式,通过更好的教育,更广泛的金融市场和其他渠道提供平等机会。否则全球化的故事情节就可能会按电影剧本发展了。”——完全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希望维持现状,也恰好是另一种的风险应对态度。

每个政府背后都有一个或多个财阀在左右政策。它在维护本身利益,或者面对风险时,就会变得言不由衷。明明是跨国企业肆意掠夺,造成贫富不均,继而引发恐怖主义。他们偏要说‘回归传统的回教才是极端主义的解药,因此我们需要的是恪守宗教习俗、条规和价值观的虔诚传统回教徒,因为他们不会受到极端主义的影响。为此,温和的回教徒不应当被视为不够虔诚的回教徒。’;明明是追随‘母公司’的决定,觊觎伊拉克的石油,却说为了世界和平,消除大型毁灭性武器;明明是害怕恐怖袭击,却要告诉人们:学习伦敦、峇厘岛的榜样,管他多少粒炸弹爆炸,隔天最好照旧上班上学,股市不要跌,让他们位照坐、钱照拿才是上策。

务实者的逻辑很简单:既然恐怖袭击是个不可避免的事实,那么就把伤亡局限在民间好了,不要延烧到他们操控的大局,最好还让他们坐收民众向心之利。

在这种政客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很多的风险管理就变得花言巧语。他们不惜造谣、甜言蜜语、诱拐民意,以减低‘风险’的损害和转移谴责的对象。下面这段纪登斯的话,希望你能细细品尝,或许对看破当下的迷雾有所帮助,他说:“荒谬的是,散布谣言对于减少我们面临的风险可能是必须的。然而,如果这种谣言真的减少了风险,那么,它就真的成了谣言。”——我从来没以这个角度看周六的《话廊》,原来还有这样的奥妙!正是经一事长一智。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8/10/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