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7页
编选文章
04览:081 水鸟睡觉悖论 作者:李客星
主题:水鸟睡觉悖论
作者:李客星 4:56pm 06/10/2005

回应: 早报选读:林顺华—因为没有空间? 作者: 李客星 4:55pm 06/10/2005

林顺华这个年轻记者引起我的注意,是在03年7月,当时他针对万国地铁站的开放问题,写了一篇题为《开放后多少人愿意走?》的短评。以自己姐姐一家为例,说明陆交局的400公尺的考量太合理了(200公尺更好),因为白天太热、晚上太荒凉,开放后多少人愿意走?

此外,他还认为万国周围的用车人士不该接受民意调查,因为‘除非你正考虑放弃驾车改用地铁,否则不应该参加调查,或是怂恿别人投票支持开放万国站。……若果新捷运(在压力下)最终开放万国站,以致每年的边际成本增加100万至200万元,到时新捷运因此跳高车资,受影响的人并不会是你。’

按照林爷的道理,那么记者如果驾车的话,实在也不应该写一篇这样的短评啰?因为‘驾车’这个身份会影响他对事物的判断。此外,他也推销一种企业盈利新概念:新捷运可以无视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建立地铁的所有基础设施,也不必理会整体的盈利数目,而纳税人却要确保挂牌公司(新捷运)每个环节、每个车站都要赚钱——边际成本增加100万至200万元都会直接转嫁到乘客身上——到时起车资,连上帝都帮不了你。

我之所以不厌其详地引述他两年前的话,不外是要印证他今天说(陆交局)“发言人眉头一皱,解释说当局是和市镇会合作,借用组屋布告栏来进行教育工作。‘市镇会只允许我们张贴A4型海报,如果把四种官方语言都印在同一张海报上,字体便会密密麻麻。如果分开印,每座组屋便都贴着不同语言的海报,又不妥当。’”——两者的逻辑不是很神似吗?

我称之为‘水鸟睡觉悖论’。当有人问你:为什么水鸟睡觉时要缩起一只脚?你只要告诉他:如果水鸟缩起双脚,就会掉进水里,到时就没觉好睡了。

语文运用均等在新加坡不是‘政策’问题,而是官僚体制的问题。

‘政策’一再表明四大语文平等对待,领导人也身体力行;一有‘新总’上任,马上又是三把火。可是就是不能贯彻始终,执行过程老是上有政策、‘中’有对策。所以是官僚制度出了问题,较形象的说法:应该是从‘根’烂上来,或是从‘心’黑出来。可分两方面来谈:

[一]双语政策彻底失败。政务官里没有一个是精通双语的(以下为行文方便,仅用华文为例)。当年他们或许为了奖学金的规定而刻苦用功,拿了几个A1。可是过桥抽板,当上‘官’之后,就‘戒’看、写华文了。

让我们以平常心和同理心来看,当政务官接到一个华文海报的设计工作时,那种忐忑和茫然就好像叫你去设计一个淡米尔文的海报一样,你能够理解吗?

[二]在官僚制度里,唯受英文教育的不断往上爬,因此这些管理新加坡的精英成了一个特殊的社群。政策要四大语文平等贯彻实施时,他们就会觉得强人所难,满腹委屈,感觉他们才是受害者,于是一种同志般的情谊油然而生。偶尔受到社会人士的指责,下属都会得到上司同情的眼光,大家心照不宣。

这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不容易医治是因为病因潜伏太久,以致入侵脑髓,非得锯掉脑袋不得彻底。

绕了一圈,回过头来看林爷今天的文章,就不难发现:这是一种‘计算过的冒险’,这种act cute的故作不明,只是‘打小不打大’,‘只打死老虎,不打活老虎’,早报的水准就是到此为止,林总无需再幻想了。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6/10/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