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38页
编选文章
03览:352 论艺术创作与自我统整的人文意识 作者:皮介行
主题:论艺术创作与自我统整的人文意识
作者:皮介行 3:21pm 29/12/2003

──谨以此文献给全中国的文化人 (文摘 )          

作者: 杜若洲
皮注: 本文原刊高雄『炎黄艺术』29期,高屋建瓴,意旨遥深,实为掷地有声, 棒喝迷梦的大作。原文甚长,特予摘要刊出。

人文是一个社会及其民群生活的本体,其中理性 、知性、感性均与原创它的社会、传统、历史一致。人与自然调和为一体,文则与环境共鸣,交互作用,形成统合的『生活空间』 ------集体意识 。许多古文明, 都曾实现这种『一元宇宙观』,从而产生明确 肯定,而且完整的文化成果与人文心态 ,是人安身立命之精神依托。
这种文明的本体和谐与自我统整, 受到欧美『强势文明』的侵凌,以优势的『表面价值观』伤害了文化本质。中国的百年雕零,正是这一可悲过程的典型例子,列强文化入侵之后,毫不留情的振荡一整个民族的心灵。在政、经、文、教各方面不计后果的蓄意输入、以武断、片断、单向、肤浅的方式 伤害中华文化人文统整的心灵内涵。甚至驱亿万中国人为刍狗,自行倾轧,自相为敌。屡蹈盲目的错误,造成我族旷古的劫难,将心灵意识之核││   自信与自尊│ 完全瓦解。 文化到此,有如赤身裸体暴露在陌生而无情的环境里。困窘于内而压迫于外,复兼利诱威逼,遂使中国人如婴儿般,一味模仿,刻意认同,并希冀所谓的『成就』,乃无所痛惜其文化本体之沉沦, 反以自我文化认同为耻。
『自然演进』颇具正面价值, 但在强权文化, 权谋操纵下『一面倒』的演进,刻意而又无知的搞文化大手术,希冀『脱胎换骨』、『超英赶美』。结果是不折不扣的自我否定, 亦即否定其自我文化价值观,打倒自己的文化传统,而目眩神摇的肯定欧美或苏俄一切价值之为绝对。使中国人丧失深刻理 解力,在心理上,丧失自发性思考,及从事严密判断的热情与自信,而自限其『器识』。换言之, 实为一种文化人格分裂, 集体心智的无能。
人文的自我统整一旦解体,任何群体性的文化旨趣 就再也无法获致一致与果断,而任由矛盾、犹疑、 仿徨及自我怀疑与冲突,撕裂心识。一个原来自信乐天的民群,特别是『伟大』到唯我中心的民族, 竟而软弱至于斯境,他的『感性面』就特别发达起来,既敏感又脆弱,经不起『打击』,心怀恐惧,希图『安全』,凡事逃避,以至于歇斯底里的『失控脱序』,由苦闷而哀叹悲泣,由呓语而吶喊狂奔, 啊!百年创伤,何其徒然!
所不能求之于中国现代人的,乃是那些古人胸次里昭如日月的性灵情识,乃是其人文境界之明白、郎畅与确然。而他们之所以『坦荡磊落』如彼,自然是因为他们有幸生活在『中国之过去』,得以心安理得的做『中国人』,而不怕沦落成别的什么。 他们有『真正的』文化传统与价值判断的参考,乃在内心深处,稳植着卓然自立的气慨。『涤足万古流 ,振衣千仞岗』,正是这种有足恃而豪兴无限的写照。精神上他们不虞匮乏,反每恐坐拥先人的丰富遗产不能受用尽之,他们师法古人,蹈厉发扬先贤先圣的智慧,其如孔子之『祖述尧舜』;又如杜甫之『比契与稷』,沛然洋溢着世代交辉的光明与温暖。
总之,他们的人格,由人文精神一端视之,是完整的、建全的、有阳刚生命力与创造力。所以,才具气识之士,有志述作,即可放怀千秋,发为伟丈夫之慷慨激烈,其如屈原之行吟;又如陶潜之归赋。 而不必效骥末牛后,嗫嚅的颂扬权威;亦无须作女子柔态为媚人之状。
反观今人的『知识面目』模糊暧昧,说不出的不中不西,也分不清是膺品复制,直如但丁所描写『游魂界』里的幽灵。僵化痲痹,半生不熟的外在, 正表现了分裂心灵,游魂意识之内在。『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固不难推知其中的颠倒、虚妄、错谬、迷惘、与││一片黑暗。
当前社会充斥着,难以分析,互相矛盾,彼此怀疑,东拉西扯,无用的『文化资讯』,以此心态合此材料,可以煽情至于时哭时笑,却断乎谈不上有形有体的建树,其中显然少了一样可以『起顽立儒』的东西││形元素(Formal element), 而这不可须臾无之的『程式品』, 唯可求之于一个真正自体统整,而能为思辩与判断的良知。
实际上,我们现今所处,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资讯时代』,却是世纪末的『大杂碎』!充其量,也只能成为将来整体文化的『片断』,必须等到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之一切内容,充分发扬出来以后, 中华的新文明,才有向前展开的机运。
消极的沮丧与萎缩,盲目的挣扎与攀附,自我的轻贱与毁损,这些所在多有的文化感伤主义泡沫, 是断然无济于大的! 这些『流沙』所形成的陷阱, 吾辈文化人务须警惕,必须尽快加以收拾、清理、 送出大门, 重新开辟一个清净的文化空间,用以容纳『特色文化』中的重要元素││自我统整的人文意识,文化人格。从而艺术的创作始克活泼而积极。
最后,作者提了一个故事『有个孩子,在东方的一个黎明,出于幼稚、天真、无知与好奇, 离开他的家,搭船到一处海岸。走在荒凉无人的野地上, 这时已过饷午,他体味了离乡背井之苦。 然而,远方的憧憬仍然引诱着他继续前行,终于走进一处森林,可展现眼前的是枯枝败叶,深秋萧瑟之景。  于是,他突然觉着,这漫长的跋涉有些无谓,林中渐暗,暮色四起,连鸟儿也归家准备休息了!故事的问题是:他应该怎么办?



大马华人网站

皮介行 29/12/200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