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37页
编选文章
02览:222 又是烟雨朦朦时 作者:蔡培强
主题:又是烟雨朦朦时
作者:蔡培强 3:05pm 13/12/2003

    新加坡虽无四季之分,却有干旱和潮湿二季,年底这个时候雨水特多,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雨天记忆,我最记得的是我那辆破罗里,平日好好的,但在雨天我最需要用到的时候就开不动,最后驾到三巴旺的胶林丢弃,用了2000元买破烂,最后五分都不值,都因为当时年轻,每个人都要有一段成长过程,总要先吃点亏,还完学费,就不会再吃亏,但很多人成为老蛇后,就会转而让别人吃亏,要能又老蛇又不吃人,比较少。

    那天赶去黄金戏院看潮州戏,由于雨很大,短短一段路也无法走到,只好搭德士,来到德士站,空无一人,自然就排在前面,等了好久,却不见德士来,这时来了个年轻人,手拿手机,气色匆匆,问我们要去那里,答曰“黄金看戏”,此君竟然说不重要,要我们让他排在前面,“那里可以?我们约了人看戏,不可以迟到”,还好此君嘴边没毛,德士公司又不是他老子开的,否则不要说是排在前面,只要摇个电话,附近的德士就得把乘客踢下车淋雨,专程来载他这只白马了。

    好不容易才来了辆德士,那年轻人要求让他一起上车,先送我们去黄金然后再去他的目的地,这样的游戏规则就是由他付钱,我们免费坐车,还不坏,就顺他了,在车上我还在盘算该补他多少,不要让他吃亏,来到黄金门口,塞车了,那年轻人又急起来,要求我们下车跑去,以便节省时间,我说“那里可以,我们搭德士就是不要淋雨”!德士佬却很耐心等候,把我们送到门口,我掏出五块钱还给德士佬,吩咐他重新开动收费器,根据条例,顾客还钱了收费器就得重新计费,这样做是益了那德士佬,他又可收到启程费和附加费了。

    后面的故事我无从知道,我只觉得这样的年轻人一点都不可爱,我最近因为在制作CD,翻录了30年前一首叫“一身汗水心欢畅”的歌,歌中唱道:“芽龙东,小甘榜,有群年轻的好工友,土里生来泥里滚,从小深爱着小甘榜,工地上,干粗活,能挑能钉真能干,对工友,如兄弟,面对压力头不低,星期天,不上工,拉来工友兄弟们,骑屋梁,走屋顶,补了一家又一家,为乡亲,修屋顶,一身汗水心欢畅,为乡亲,不怕苦,真是甘榜的好青年,真是甘榜的好青年!”姑且不论当时的现实是否如此,但这却是人们普遍认为的好青年应该有的气质。

    那我们现在可爱的人在那里呢?呵呵!今晚的戏院里就有可爱的人,陶融儒乐社已经成立了72周年,比国家还大,今晚他们又上演好戏“王妃告状”,戏票,免费,演员,业余,会员,出钱出力,都只因为对潮剧有一份爱,社长的话这么说:“新加坡的潮籍人士不算少,但是要如何让这个剧种能继续吸引更多拥护者,特别是吸引年轻的演艺人员和年轻观众,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不是我泼冷水,是不可能的任务,而不是什么艰巨的挑战,省点吧,有生之年多宠宠自己和宠宠心爱的人,后面的事,不看也罢。



创意网站

留言簿

蔡培强 13/12/200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