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页
编选文章
02览:383 高行建获得诺贝尔奖 作者:过客
主题:高行建获得诺贝尔奖
作者:过客 2:01pm 18/02/2001

    高行建获得诺贝尔奖!

    当此消息传出时,华人圈子有两种不同的反应。一则欢喜若狂,认为百年来华文文学与诺奖檫身而过,如今终的赏识,无疑值得高兴。百年来明作家如巴金,鲁迅,李敖,冰岛等无法得奖遗憾终得补偿。高行建是华人之光,值得骄傲!

    但,持有相反意见的人也不少,中国官方的声明便是典型。中国外交部便认为诺奖评委会“有政治目的,志在打击中国,诺奖为政治理念服务。。。”等等。中国文学馆馆长舒乙则称:“高行建的确好,但比他好的作家多得是,高不实至名归。”受政府控制的中国报纸也纷纷低调处理此事。只把他称为法籍作家,不认高为中国人。

    当我读到这些评论时,不禁大笑。许多人都说中国官方落伍,此言不错。其以小人之腹量君子之心,以自身狭窄的眼光看待他人的做法,令人同情又生气。若我是诺奖评委会,我一定会大动肝火,与他们对骂起来。但,评委员中唯一懂华语的马悦然可不跟局外人一般见识,他只淡淡的说:“我们有我们的标准“.

    这句“我们有我们的标准“实在太有意思了。中共专制政权回应西方对其人权问题的质问,便是这句。如今马悦然使出这招,有以其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意味。专制政权与一些不入流的评论家都称:“各有各的标准,”西方人不应该干涉他人内政,也不该强加自己的标准在别人身上,以转移世人对其不光采的人权记录。按专制政权的逻辑,连民主人权这么客观的东西都各有各的标准,更何况是异常抽象主观的文学评论!!专制政权要别人尊重自己的标准,可是自己却不如此行。最妙的是,这些人常大骂西方双重标准,自己实行双重标准,真是双“双重标准“!

    还有,专权喜欢指西方干涉内政,不尊重个别国家主权。我最记得几年前,当魏京生获提名和平奖时,中共大陆强烈抗议,指委员会干涉内政。说得蕉有其事一般,却令我这个华人八大金刚摸不到头脑,提名诺奖可以干涉内政??我可是第一次听到。中国官方最爱吹中华文化如何博大精深,中华人民如何爱好和平,如何忍让。但其杀气其重的官样文章,莫须有的大帽子,与中华文化相差何只十万八千里!

    这次,专权不再指评委会干涉内政,但,他们却干涉别人的内政!评委会要把奖颁给谁是他们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中国官方来理?得奖者也不是中国公民,(高已入籍法国),中共凭什么过问?可悲呀可悲,有人连同族同胞的异己都容纳不下,把他们赶的赶,杀的杀,多少鲜血枉流天安们,多少家庭在文革中破碎,中共都还狡言其词,不给人讨论,更不用说平反。在国内或许可以霸道无理,或许可以任意以政治定文学好坏,到了国外难道也如此模样?

    一些还有恋中情结的海外华人也忙着帮腔。他们问道:“高是不是最好的?不是。那他为什么会获奖?因为委员会有反中企图,有政治色彩,给高文学奖可以达到目的。”结论:“高获奖=评委会有政治企图。”如此超级推理方法,令我大开眼界。若大家都学的话,我们社会不愁没有耸人听闻的高见出现。到时无聊歪论横生,也叫人太沉重了。

    张木钦老先生是马华文坛上一个著名的作家。其文章深入民间。60年代起,他就在南洋任职。文章枞横全国数十年,受欢迎程度有增无减。不少马华作家受其影响,也有不少人因阅读张老文章而认识南洋。前阵子张老“休息”一下。还有人写文请他复出。“江湖第一笔”美誉当之无愧。

    但星洲举办“十大好书,作家”活动时,张老非但榜上无名,连入选资格也没有!我们是否可以做以下推论:“张老是不是不够好?不是。那他为什么会榜上无名?因他曾在南洋工作。为什么星洲不让南洋记者入选?因商业上的考量。”结论:“张老落选=星洲有商业偏见。”你能否认同???

    有人会跳起来说这很荒唐。但,请自问,若能认同“高获奖=评委会有政治企图。”的推理,那为什么不能认同上述推论?须知,“最受欢迎”奖是由全马华语读者投选;诺奖却只有十八人定夺。“最受欢迎奖”只是由会懂华语的读者选出华文作家;评委会却要从各种不同语言中选出最好的。上百万人的选择会有偏差,更何况是规模更大,作品更多,评审人数更少的诺贝尔文学奖?

    至于高够不够资格获奖。这就十分主观。许多人说高不够资格得奖,因为他的作品不够巴金,鲁讯等人好。不知道“不够好”的作品是华文版,还是瑞文版的?评委会中间只有一个会华语。想大家都知道吧?没有读过瑞文版就直呼评委会有偏见,太无聊了吧?译本也是个问题。再好的作品,才情,若落入十流翻译家手中,难道还能译出原来风味?

    更有一些天才评论家,居然搬出“洋人有民族优越感,有种族偏见”以证明阴谋论。他不顾客观事实,也不顾高的实力,更不理语言上的限制,把政治阴谋转化为种族歧视,以白人有种族歧视例子证明政治阴谋。偷换概念之功一流。白人有种族歧视不等于有政治阴谋。更何况,对欧洲人来说,高无疑是知名度最高的华裔作家。有文学圈人甚至说若华人获奖,此奖非高莫属。天才以自己的无知来论断别人。真好笑。

    最妙的是,一位以反美媚中见称的作家,在其推广“阴谋论”的文章结尾说到:“没有中方的祝福,高的诺奖光环不知能顶多久。”老实说,高并不在意中方的祝福。若如此看重中共的“祝福”话,他高行建早就乖乖听话。在国内充当专权的文化打手。他可以不顾黑白真理,一味歌功颂德。何苦创作当局不喜欢的作品,搞到作品被封,有家归不得,在国外流亡的凄凉局面。对高来说,思想上,创作上,心灵上的自由,远胜专制组织的称许。这也是异议份子令人肃然起敬的原因。他们看人民安危苦难,胜于荣华富贵。他们宁愿站在无钱无势受尽凌辱欺压人民的一旁,也不愿在强权安乐窝下苟且偷生。反观一些在号称“民主自由”国的反美霸权人士,在面对美国要以武解放受欺者时,大嚷“不干涉内政”原则。面对国内种种干涉人民自由的恶法却不说一句话,反倒以似是而非的理由为恶法开脱。中共打压异己时他们就非常赞同,但美国有种族歧视时就大力评击。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统一标准!

    高先生获奖,给我许多启示,证明了盲目的民族主义是何等危险。我不是反对民族情绪,但若诉求民族情绪而不顾真理公义的话,那太危险,也太愚笨了。更重要的是,爱中国,爱民族跟维护中共即得利益是两回事。若只闻歌起舞的话,有时还会成为民族罪人。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