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9页
编选文章
05览:334 瞎马临池 作者:殷素素
主题:瞎马临池
作者:殷素素 11:28am 17/05/2015

    瞎马临池
  
    主流言论……或者类主流言论看“余澎杉事件”,会发现几个特点:

  1. 这些人喜欢“倚老卖老”,认为初生牛犊不可能会说出什么有用的话,所以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没有闲下心去详细了解。何况那些以挑衅权威为乐,与社会主流为敌,那更不得了,简直是“家长的噩梦”。另一种则心疼有为少年“误入歧途”……
  2. 这些人喜欢自持“理性”,认为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嘴上无毛做事冲动,不顾前因后果。另一种则认为“危险思想”对喜欢上网的年轻人特别有吸引力,
  3. 这些人认为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只是一个大公务员体系,一味埋头照顾国家的运作,从不过问政治,更不会耍什么政治奥步;所以去质疑行动党、挑衅行动党,政治化XX,就会让国家空转,白白浪费公帑。
  

    “慢三拍”的吴新慧说:

  1. 高唱言论自由、高度政治消费、博取正义与同情,这是今天互联网世纪的政治作业与一再循环的生态,是谁宠了和养了这生态?
  2. 正因为如此,个人与社会的同情力量不能被愚弄,更不能因被误导,以致混淆了是非,捆绑了正义,也影响了社会的正常运作。   
  3. 如今在互联网的无界限操作下,政治消费是时潮,随时挑起的言论自由与维权等议论很容易找到各种共同体,再互相影响与里外再循环博取同情支持,是是非非也越拉扯不清,而政治化模糊了正义与事件的焦点。
  4. 年少正是这个互联网世纪的共同争取对象,而可怕也可悲的是,越来越多不法之徒和有政治野心的政客,正利用青少年的血气方刚与高昂维权与正义意识,罗列旗下来达到私心。……有心要同情和帮助年少不懂事的人,应该是更妥善开导,引导他们善用他们的智慧和动力,而不是还继续以维权及言论自由的名义,来诱导他们继续有不负责任的言行。
  5. 而任何社会的过度政治消费,凡政府人就对他喊骂喊打的结果是,没有人会愿意从政,也没有人愿当天天得面对谩骂的公务员。最终更糟的情况是,为避免无厘头地被指责,所有决策与公务都搁浅,当有那么一天,当全政府全社会都无作为时,最大受害者正是社会中下层,以及走也走不了的老弱。这样的环境,乐的是政客,是虎视眈眈的恐怖组织,“天赐良缘”为他们营造了招募“正义”之士、血气方刚青少年的天大良机。

    是这些自诩“够老、够成熟、够理性、够非政治化”的就事论事者,对于余澎杉的判刑为何粒声唔出呢?

  1. 为何法官批准控方撤销辱骂李光耀的控状,这不是最大的理由和目的吗?很多人热血沸腾,想要隆帮多几个巴掌赏小混混,为的不就是这件事吗?——“非政治化”原来还可以这样玩的!
  2. 为何让一个少年前前后后坐了18天的牢,还要强迫他接受几年的缓刑监视(这即使是“囚徒困境” Prisoner's Dilemma 也解释不了的事)。说穿了,还不是要变相延长徒刑,报纸还能板起脸孔说是“在控方放宽条件后,终于在昨晚约6时50分由父亲保释出去。”
  3. “第二项伤害他人宗教情感控状,辩方认为视频中的言语不足以伤害基督教徒的情感,也没有人站出来说他们感到受害。法官驳斥说这样的论据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视频是由一名不成熟的16岁少年所制,所以人们只在社交媒体上留言批评他,而非站出来抨击他,这点不足为奇。”——法官反驳的理由我读来也甚奇怪,就是说这件事缘起于网络,而止于网络,受伤害的网上基督徒也有充分留言反驳的机会,大家一起文斗,不就足够了吗,何需法律的介入?……还有,这只是素素个人的臆想:会不会有基督徒认为把老李和基督相提并论是侮辱了耶稣基督本人呢?

    果这些自诩“够老、够成熟、够理性、够非政治化”的就事论事者都不敢评论上述判刑有违逻辑的地方,恰好就跌入李敖所说的“另一方面,那些标榜平和的、忍耐的、动机好的、善意的、建设性的人,又常常是错误的、伪善的、不辨是非的、替坏政府护航而不自知的、助纣为虐的、违背民主与自由潮流的。”

    于“理性”,我觉得梁文道已经说得够好了,无需加油加酱:

那个时候,我们都不太满意香港主流社会天天把“理性”挂在嘴上的风气,觉得那其实是种“理性”的误用,甚至是种反理性的表现。例如掌权的建制派领袖,每逢示威游行,每逢抗议集会,都要走出来劝告大家“理性一点”;似乎政治运动一上街就是不理性。就连遇到批评和反对,他们也要说这是“不理性的谩骂”。为什么街头集会不理性?为什么不合己意的评论不理性?他们从不解释,好像大家都晓得,理性就是遵从既有的秩序,就只是一种沉默的合作而已。

    新慧行文有意无意间还把余澎杉的思维列为“危险思想”,大姐建议她去读一读将近100年前(1919年)由李大钊所写的《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 》

原来恐怖和愚暗有密切的关系,青天白日,有眼的人在深池旁边走路,是一点危险也没有的。深池和走路的行为都不含着危险的性质。若是“盲人瞎马,夜半深池”,那就是最可恐怖的事情。可见危险和恐怖,都是愚昧造出来的,都是黑暗造出来的。  

人生第一要求,就是光明和真实,什么东西什么境界都不危险。知识是引导人生到光明与真实境界的灯烛,愚暗是达到光明与真实境界的障碍,也就是人生发展的障碍。思想自由与言论自由,都是为保障人生达于光明与真实的境界而设的。无论什么思想言论,只要能够容他的真实而没有矫揉造作的尽量发露出来,都是于人生有益,绝无一点害处。



大马华人网站

殷素素 17/05/201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