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9页
编选文章
19览:112 没常识 作者:殷素素
主题:没常识
作者:殷素素 1:04pm 21/12/2014

     没常识
  
    “没知识也要有常识,没常识也要看电视”这句顺口溜在新加坡不适用,因为主流媒体的记者在报道有关执政党选区新闻的时候就会突然弱智(不知媒体的采访主任有何辨白?)。

    过来说,遇上在野党选区发生“事情”的时候,他们又突然灵光一闪,能够联系过去未来,不惜务虚,推理出一大套道理来;他们认为“没有人知道真相——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这错综复杂的问题背后有太多“也许”,令人怀疑背后是否有更大的问题……纸包不住火……

【武吉巴督鼠患】    几天主流媒体热衷于报道捕鼠的热闹,甚至让本该道歉的四个部门口出狂言去指责民众:

建屋局、国家环境局、农粮兽医局及裕廊市镇理事会昨天联合回复媒体询问时说,造成鼠患的主要原因是自去年底,有人随意在山坡周围喂食流浪狗,遗留的食物吸引了老鼠并刺激繁殖。联合答复中指出,防止随意喂食野狗和控制鼠患的措施推出后,老鼠繁殖的情况“得到控制”,但由于随意喂食流浪狗的根本问题仍旧存在,鼠患问题在近几个月卷土重来。当局已加强灭鼠力度,并进一步控制流浪狗。

    没一人去思考鼠患代表什么样的威胁?为什么会在这么多监管机构眼皮下发生?为何不能防患于未然,地方政府在睡觉吗?这样大规模捕鼠要花多少钱?最后由谁埋单等等问题。

    在过去的文章已经讲过,现在的官方机构都是奉行“无complaint无做工”,甚至是“少complaint还是无做工”的情况。本来是要“为人民服务”的,现在在很多选民眼中都变成区中的大bully,by-law设立一条又一条,遇到“自己人”可以无睬当没看见,遇到“对手”也可以小题大作。

    好笑是武吉巴督地铁站附近属裕廊集选区,而李智陞次长正好坐镇该区。他不是很关心全国市镇会的管理手腕吗?他对在野党选区市镇会的报告感到吃惊,那么对于自己集选区内的鼠山又吃惊到什么程度呢?

    据国外经验,地铁站附近不可以设餐饮店,理由就是会像纽约地铁那样(纽约地铁鼠患长达数十年历史 灭鼠收效甚微),有一天老鼠会进入车厢,跳到乘客的身上。而政府放任地铁公司建零售店,吸引大批快餐小食店入驻,收入据苏碧华说是比车票还多,那问责该停在哪儿呢?

    就说这么多,让有常识的读者去推理。

【李显龙】    显龙“在个人面簿网页分享他今年10月到国家图书馆参观《争取合并的斗争》展览时,拍下的两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一份有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林清祥亲笔签名的职工会文件;另一张照片则是拍下一份署名“王明”的马来亚共产党研究组织文件。李总理指出,两份文件的笔迹相同,‘王明’其实是林清祥在马共的化名,这足以证明林清祥是共产主义者,而社阵当年也受马共控制。”

    不说李显龙有没有常识或者注意到他们常说的“历史语境”,这使我想起去年的一部韩国片《辩护人》,讲的是80年代的釜山,那还是白色恐怖时期,为了巩固军人政权,军方秘密警察不惜制造一些所谓北韩间谍,把一些学生搞的读书会,通通打成是卫星组织(那些所谓“足以证明”的物证后来都被辩护律师揭露为荒腔走板)。然后严刑拷打,要这些年轻学生招认……咦,怎么这么眼熟?

    说李显龙的老爸,当年要不是和共产党走在一起,怎么他们会派一个“全权代表”方壮壁和他经常保持联系,难道这就“足以证明”李光耀是共产党吗?林清祥领导左翼运动,更有可能被共产党视为同路人,好啦,退一万步讲,即便王明就是林清祥,并且还学习马列主义什么的,那么李显龙要证明林清祥是共产党/共产主义者(林本人曾在《海峡时报》郑而重之否认过),至少要证明那份署名“王明”的读书笔记何以是“马来亚共产党研究组织文件”,而不是读书心得或者是社阵的内部文件?作为一国首长,看到两张照片就“足以证明林清祥是共产主义者,而社阵当年也受马共控制”——会不会下得太轻率了?

【李叶明】    叶明拾人牙慧的文章《换政府?你准备好了吗?》,就如一般诋毁民主的人一样,夸大民主选举的偶然性来唬人,认为会一个不小心就变天了,抢的是中间选民。

    实,作为在野党支持者的新加坡人来说,大家的体会最深。50年来,这种偶然性根本是微乎其微,有时还进一步退两步。算起来在新加坡总共才发生过五次:

  1. 1981年安顺补选,工人党惹耶勒南获选。1986年,他被控伪造工人党帐目,后获判有罪须受罚,因而依法被国会废止议员资格,并因此遭禁止律师执业。
  2. 1984年,詹时中当选波东巴西单选区。2011年新加坡大选,詹时中改循碧山—大巴窑集选区参选,但未能击败行动党候选人,而其妻罗文丽也在波东巴西被行动党候选人司徒宇斌仅以114票击败。
  3. 1991年,刘程强获选后港单选区至今。
  4. 阿裕尼集选区是在1988年成立。直到2011年为止,阿裕尼集选区的所有议员都是人民行动党的党员。2011年新加坡大选中,工人党派出参选阿裕尼的团队获胜,为新加坡史上首次由反对党夺得集选区议席。
  5. 在2013年1月的榜鹅东区补选中,工人党的李丽连以54.52%(1万6038张选票)的得票率战胜人民行动党的许宝琨(40岁的医生,43.71%的得票率,1万2856张选票),她因此成为自1968年以来第一位赢得单选区的女性反对党议员。

    均10年才一次,且是三胜二负,太不“偶然”了。33%的国人希望激进变革,然而世事却不以他们的主观认知而改变,所以这些人应该服膺于“集体无意识”的超稳定结构。

    于削尖脑袋,一心要钻入主流的李叶明来说,最能让文章见报的方法就是附和主流的现编词,最好还带点歹毒的用心,且危言耸听些,实在太没common sense了!



大马华人网站

殷素素 21/12/201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