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6页
编选文章
09览:090 工人党错得厉害 作者:韦春花
主题:工人党错得厉害
作者:韦春花 1:26pm 14/07/2013

回应: [痴儿放手公家事]--- “不能放手的原因”。 作者: 德仁 09:16am 14/07/2013

     工人党错得厉害  
    本地,很多自由派的网民本着左派同情弱势的信念,绝少讲工人党的坏话,更不会让工人党处于尴尬的位置。最好的例子就是工人党的网页不知曾几何时就把中文版抽掉,结果很多以中文写作的博客、脸书网民也不以为忤。还有刘程强那口自我感觉良好的英语,我每次看他“我怎么那么厉害”的表情,我都想笑……

    洛538座巴刹清洗事件最终回,让我觉得工人党错了,而且错得厉害。当然,这个错误与执政党要无限上纲的“诚信”无关,而是一种更要命的本地特产:bo chap(无睬)。

【bo chap 壹】    届大选,工人党的竞选口号是“建设世界一流的国会”,可是就在巴刹清洗这件小事上,明明发生在自己的管辖区内,本来是最易调查,结果却弄个语焉不详;无法用简单、大众明了的语言还原事实真相,马上就进入对抗模式,这就显得工人党在沟通这个课题上火候不足。或许刘程强要表现他的低调,可是矫情得太超过,反而显得欲盖弥彰。问题既然都拿到国会殿堂讨论,已经上升成为全国关注的课题,没给人民一个清清楚楚的交代,把事件摊在阳光下,是为bo chap。

【bo chap 贰】    合早报在6月13日的报道:《勿洛538小贩中心商联会顾问黄国庆:绝不会故意陷害市镇会》一出,真相几乎都要大白,追查下去,几个问题都会有答案:

  1. 既然是“季度清理”,没有清洗天花板的必要,为何黄国庆要去向ATL讨一份搭鹰架的报价单呢?
  2. “季度清理”和“年度清理”二合一,环境局是怎么得出结论的?
  3. 是谁鼓动小贩们休业五天,好让市镇会去清洗未曾存在的“天花板”工程呢?甚至发电邮质问市镇会是否要他们承担搭鹰架的费用?
  4. 又是谁主动找承包商来帮小贩们做摊位遮盖(让洗天花板成为一个既定的事实),害每个摊位的小贩多花百多元呢?

    道说。勿洛538小贩中心里的小贩,竟没有一个是工人党的支持者或者同情者,要查怎么会查不出呢?这是庶务管理,说得难听一点是“垃圾总管”的问题,刘程强为何要上升到意识形态,说什么“我们的国会议员俯仰无愧于天地”(Our MPs’consciences are clear)?扯到这么远,说起来也还是bo chap。

    报何惜薇就把握好遐想的空间,温馨和感动兼具,来个打蛇随棍上:

“很好、很干净、我很满意。”小贩们说话时的愉快表情,让人差点儿忘了他们不久前因担心清洁工作不能如期进行,联名签署请愿信,希望媒体为他们陈情的焦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谢谢媒体朋友的帮忙,谢谢社会大众的关心。”一名小贩代表这样告诉我,他也不忘强调他无须为这次的清洗工程支付一分一毫。在小贩们眼中,之前要求他们为清洗高处买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谁忽悠了谁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向前看、往前走”,维持生计。……我脑中浮现的却是一张张“往事不愿再提”的小贩们的脸孔。我不禁担心,他们“向前看、往前走”的简单心愿,此时是否更难实现了;小贩中心的清洗已被定性为反映廉洁政治的事件,不由自主陷入漩涡里的小贩们,还能轻易抽身吗?

【bo chap 叁】    人党市镇会执行小贩中心或者任何地方的清洗任务,难道都是碍于规定吗?言下之意,就是AHPETC照章工作,对这些清洗工作都没有任何看法和想头,如果没有规定的话,他们就会bo chap吗?

    纸报道:刘程强强调,戴维顺当时表明,季度清洗交由环境局与小贩进行安排,第538座小贩中心关闭五天是小贩商联会与当局的决定,若环境局当初清楚向市镇会表明“季度清洗与年度清洗要一起展开”,就不会出现混淆。——由此可见工人党市镇会把bo chap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有人要刻意陷害也嗅不出,真的是武大郎敲门——废物到家了。

    国会内外的交锋中,工人党的国会议员多次强调他们只是被动地服从环境部的规定而不得不做,并认为他们像操线木偶那样循规蹈矩,否则可以去贪污调查局举报他们。

【bo chap 肆】    我的观察,当了多年国会议员的刘程强,几乎是把白衣人当学习的偶像,要做成像他们一样的政治人物,所以也产生了一定的情感。这次可能他知道查下去会令白衣人难堪,所以要“做球”给他们。可惜,白衣人毫不买账,甚至做好牺牲“过河卒子”黄国庆之流的准备(国会内两党都绝口不提黄国庆这个人)。所以说刘程强眼中只有对手,要在政治交易中让白衣人欠他一次人情,而无视全国人民。

    “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是政党恶斗的结果,不是刘程强应该推进的议程。他说:“事关小贩中心的清洗,与诚信问题无关,我想我们得从正确的角度看待它。针对这起事件,我们已做足澄清,相关文件也已公开。我相信民众可以自行判断问题关键所在,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相关文件”——有吗?我上面所提的四点,在哪份文件可以看到?

    外,工人党似乎是党魁个人意志凌驾一切的组织,党内民主荡然无存,才会让刘程强有机会出尔反尔,bo chap到底。



本文修改于: 1:31pm 14/07/2013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14/07/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