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5页
编选文章
06览:024 韩咏梅的“肉糜” 作者:韦春花
主题:韩咏梅的“肉糜”
作者:韦春花 1:24pm 03/02/2013

     韩咏梅的“肉糜”
    民众对于“政治领袖”失去信心,蠢蠢欲动要“重新诠释”他们给过的定义时,韩咏梅认为那都是公务员不善言词的结果,只要适当地撒些“政治润滑剂”就行了:

在务实理性的公务员和充满愤怒的民众之间,我们需要的是一些"政治”当润滑剂。政治领导人在这个关系紧张的时刻,应该跳脱那些经济学者才懂得欣赏的冷冰数字,让民众有信心地接受他们描绘的未来。公务员可以很单纯老实地描述摆在眼前的种种障碍,政治领袖则必须让民众相信这些问题是可以克服的,而不是把自己变成公务员,只是不断尝试解释白皮书中的数字。

最近国家发展部长兼行动党主席许文远就针对人口白皮书690万人口撒了些润滑剂,说那只是有关部门的“最糟预见”(worst case scenario)。其实这润滑剂不撒还好,撒了之后味道简直就像shit;直接这样说吧,如果许文远的话可以听,那么狗屎都可以当甜品了。

    皮书(white paper)这样东西不是行动党发明的,所谓白皮书是要宣布政府的重要政策,然后要求全国官员逐步地去实现那个目标,怎么有可能抛出了个“最糟预见”的报告呢?

  1. 白皮书只能抛出“最佳预见”(best case scenario),就好比韩咏梅在《梦想不能失焦》:
    我个人对白皮书勾画出来的2030年愿景倾向于审慎乐观,因为我期待住家400公尺内就有公园、步行10分钟内就有地铁站,有足够的医疗保健设施和老年护理。照顾自己和年迈的父母。有子女的人应该也希望不管到时的人口数目是多少, 孩子可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不需要因为得承担更大的社会负担而缴重税。

    采访主任韩咏梅没用大脑的地方在于过度乐观,报告书说到2030年国人的住家400公尺内就有公园,这就要看写报告的人对“公园”的定义是怎样,才会达到如此的“最佳预见”?此外,“步行10分钟内就有地铁站”,是不是包括接驳的巴士站?脑筋多转一圈,不能只用膝盖想,难道不是报人应有的素质吗?
  2. 如果政府按照“最糟预见”来规划新加坡的未来,那要花国人多少税金才够?我们知道现今企业无论在库存或生产方面都应用“刚刚够”(JIT,Just in time)策略,才会使资金的运用达到最大化,否则都是乱花钱的玩意儿。而政府定出“最佳预见”的目标后,只要一出现偏离情况,可以运用政策来压制或者促进,把它扳回正轨,这才是政治人物的雄才伟略。难道要公务员在超出“最糟”后的情况才报告上级吗?
  3. 《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延后发表,躲过了榜鹅东补选的风头浪尖,结果还是选输了,那才是行动党准确的“最糟预见”。
  4. 福建人有句俚语:“吃都不够还要曝脯?”,意思是说要把食物晒成咸鱼、菜脯,那都是现在没有饿肚子才会做的事。而饿肚子这回事,又绝不是全村人都会相同的。韩咏梅说:
    这是一个论述方式和角度的问题。翻阅了76页的《人口白皮书》,也出席了说明会,我对最后提出650万到690万人口预测背后的逻辑是清楚的。这个数目不是设定的目标,而是假设新加坡人要继续过有保障的生活、有好的工作、能安适地度过晚年等等,最后可能会达到的数字。换言之,690万的人口是“果”,不是‘‘因”。“因”,是新加坡人民希望生活越过越好的愿望。我们的公务员们也希望能通过政策制定,建设一个更好的新加坡,但因为他们是执行者,着眼点自然不在务虚地描述美好的愿景,而是务实地审视要实现愿景的主要指标。具体来说,就是要取得经济增长的基本条件,这包括土地、物质和人力资源。

    可见她对现时的许多交通、空间、拥挤的问题都没什么感觉。因为报馆丰厚的收入,使她可以在假日驾着她的SUV,载着两三千元的英国小折脚车到邻国的越野场地去驰骋。平日上下班有轿车代步,不必挤公交。买了公寓,楼下就是自家的花园、游泳池,不必跟公众去争用……当然对白皮书的关注重点:就是(傍着执政党)会不会越过越好?而没有“吃都不够还要曝脯”的情结,一般收入的国人就不同了。


    访主任韩咏梅和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她不懂得临界状态(criticality)这个概念,而MM李早在2008年已经认识到了。韩咏梅说: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新加坡人口只是250万,有个广告词还说“纽西兰的牛比新加坡人口还多”。当年我们一家三代,住在一间店屋楼上,没有人有自己的房间。现在500多万人□的新加坡,很多小孩都有自己的睡房,有些甚至有个人书房。可见人口增加,并不必然导致个人空间和生活素质的降低,重要的是政府是否有执行力落实他们的计划。过去几年因为预测失误给人民带来的不便必须尽快解决,而人民接下来要注意的是 政府对未来的承诺有没有一步步兑现。如果我们的注意力偏离长远目标,只是不断在人口数字上争论不休,我们的未来真的会变成一场噩梦。
——对她来讲新加坡这个小岛“具有无限可能”,甚至将来每平方公里住9718人也不是什么问题,向上发展完了,还可以向下发展,甚至住到海底……

    我举个例子……公交的例子太滥,就举小贩中心吧。众所周知,新加坡小贩中心自N年起就有纸巾霸位的习惯流传,甚至变成新加坡的一种特色,外国人初来甫到,还要经专人指导才会纯熟。其实这就是小贩中心无法应付人口增长的一个表征,可是部长们都在忙着数薪水袋,没人为上班族的辛酸做出反应。

    是话说回来,五六百万人口不就是上一个白皮书的内容,为什么部长可以bo chap呢?到了去年,情况实在逼得太紧了;座位不够,使到收碗盘的工作加剧,承包商不要自己的利润受损,只好跟管理部门躲猫猫,结果我们的伟大部长想出什么绝妙好计呢?喔,顾客自己归还碗盘,还上升到道德层次哩!那么请问部长,其实座位也不够,是否规定上班族都要自备折椅呢?其实有魄力、有远见的部长早就应该刻不容缓的去扩建小贩中心,让它有足够的座位。结果什么鸟也没做,这不正好证明民众怀疑部长的能力不是多余的吗?

    “我们的公务员们也希望能通过政策制定,建设一个更好的新加坡,但因为他们是执行者,着眼点自然不在务虚地描述美好的愿景,而是务实地审视要实现愿景的主要指标。”——事实摆在眼前,韩咏梅不就是活脱脱一个领高薪的废话专家吗?

本文修改于: 1:37pm 03/02/2013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03/02/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