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4页
编选文章
05览:211 三论何惜薇的叙事框架 作者:韦春花
主题:三论何惜薇的叙事框架
作者:韦春花 11:44am 05/01/2013

回应: [龙爪盘旋黑云忧]--- 李总理发律师信。 作者: 德仁 09:38am 05/01/2013

     三论何惜薇的叙事框架
    要报道总理恐吓要告博客诽谤,欣喜若狂之下,何惜薇的大舌头就突然好了!恭喜。

    得看过一部古装韩剧,里头那个左相说:“有权势的人是不会任人欺负的。”——没错,他们可以动用的手段可多着呢,况且他们对于“欺负”的认知也和常人不一般。因为一名“两班”(有功名和官职的读书人)或许被奴婢或者贱民瞪了一眼,他就感觉被“欺负”了。而他报复的方法就不会是瞪回他一眼那么简单,而是把他捉到官府里痛打一顿,那才消他被“任人欺负”之气。

    显龙请来文达星大律师发信给博客欧伟鹏,其实并无法顺理成章地证明他们在AIM丑闻上的无辜和清廉,至多是他觉得不能“任人欺负”的气愤而已。在美国俚语里这叫做lawyer up;根据城市词典(Urban Dictionary)的定义:

lawyer up
1. for a criminal suspect to stop an interview with police and seek representation from a lawyer
2. to threaten to sue someone

a. The interview ended abruptly when the suspect lawyered up.
b. "Laura's threatening to sue me over the marshmallow incident."
"Seriously? I never thought she would lawyer up over that."

    据第一项定义,通常是嫌疑犯觉得在执法人员的质问下,渐渐无力招架,再问下去案情可能就会水落石出,所以只好使出律师这个挡箭牌来反客为主,行使缄默权。——李的律师信好像也有这一层的意思,文达星说:“这些都是虚假和毫无根据的指责。”和嫌疑犯的律师会说的台词完全一样。

    是虽然早报的总编辑名叫新迪,却没有启迪民智的本心,好像只要大人物这么一做,就会清者自清,一切的“胡闹”就会散去似的。Lawyer up只是法律程序的一个前奏,到底谁对谁错?还得开庭审问之后才能定谳。可是在现实里,又有几个谁有这样的能耐去鸡蛋碰石头呢?这样的推敲和衡量是主流媒体很方便就省略的部分。何惜薇在文章的末段还引用“专家”的话(以增加份量)来形容总理的宽宏大量:

就近期的数起网上言论的法律事件,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汪炳华教授说,博客在进行讨论时一般比跟帖留言者理性,很多时候旨在促进广泛的讨论,政治领导人不直接把博客或网站编辑告上法庭,而以相对柔性的手法发信要求他们公开道歉,这么做可让他们继续在公开平台上进行讨论,不至于把讨论“赶入地下”, 否则未来可能造成更大的威胁。

    大汪炳华教授这么结论,等于是未审先判;他认定欧伟鹏是无的放矢,而总理或者说行动党一点瑕疵也没有,肯定是对的?何惜薇不要自己说,可谓用心良苦。

    高兴在在星期六的早报看到王昌伟的《新加坡到底有多少像AIM这样的公司》和曾昭鹏的《有理说不清》,至少有些像样的讨论。

    昌伟的遒文提到党产的问题——没错,行动党自上台就以清廉自持,没听过有攒集党产这样的事情(因为一提到党产就好像属于百年老店——国民党那样,从大陆把黄金运到台湾,然后国库通党库污秽不堪……)。这是新加坡人从未接触过的新形势,而且又好像和许多法定机构、民间自治单位、官联公司纠缠不清,影响国人的衣食住行。又适逢“新加坡全国对话会”的盛况空前,一封lawyer up的律师信就要封住所有人的嘴吗?大风吹倒了梧桐树,还不许旁人论短长?这州官也太……

    昭鹏则把这个党产丑闻定性为“有理”但说不清,“赢了争论”但失去民心:

有理说不清,这大概是此时盘踞行动党 领导层心头的滋味。在事实与印象之间、在法律规定和社会观感之间,它确实该精确掂量。否则赢了论争,却失去民心,最后也只能求仁得仁了。

    是另一个未审先判,报纸是在dumbing down(笨下去)吗 ;)

    明白曾昭鹏要说“政治智慧”这样东西。的确,搞政治需要大智慧,好的政治家要懂得扛起责任和避嫌。许多政治人物喜欢说的“绝不恋栈权势”、要裸退,表现的就是一种类似宗教的情操,毕竟你这口饭是所有国人赏你吃的。而即使不幸下台一鞠躬,也不必砍头或者鞭尸,你还是照样儿过你的日子,没有“不因家事辞王事”的这种理由。

    我说,是因为无理才会说不清。古谚有云:“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正人君子要的就是防范于未来。如果吃相难看,连避嫌都不会,理屈词穷之际,看来也只有lawyering up一途了。

    子《道德经》说得更神奇:“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这段话的翻译,各师各法。但是以我的理解:就是懂得保护自己的人,就不会懵懵然让自己去到“死地”这个位置。如果像张俰宾那样已经到了,那就不要死不要脸说自己是“有理说不清”——没这回事!真的。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05/01/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