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3页
编选文章
11览:014 下课啦! 作者:韦春花
主题:下课啦!
作者:韦春花 1:08pm 13/10/2012

     下课啦!
    常认为早报编辑选稿,不是以文章为准的,主要是认熟面孔或者头衔,其他陌生来稿都不要来搅乱他们的安宁就对了。

    以这篇早报记者周文龙的《未上完的课》来讲,根本自己的狗屁都没有搞通,也可以登上版位来教训大众。

    说:

张艾美(Amy Cheong)大概也没想到,当她上星期天下午“出于烦躁,没多想就直话直说”,在个人面簿留言作出种族歧视言论时,会立即引来上万个网民回应,更导致她失去工作吧?网络潜伏的力量是可怕的。

这里头他提到的有三方面:上万网民回应→导致她失去工作→网络的力量是可怕的;难道他要说的是:因为有上万人回应张艾美的帖子,然后导致她失去工作,结论是网络的力量是可怕的?我实在看不出任何有机的联系。自己的帖子有上万人回应/点击,作为网民来讲应该是好事多过坏事(如Pys的《江南style》),导致她失去工作的是政治黑手,与网络又何关,这狗屁他是怎么连结起来的?

    又说:

……许多人更像张艾美一样,不时上网大发牢骚,表达负面情绪,甚至说出平时不会当众说的话。网络的匿名本质,也让个个网民都有如披上无敌盔甲似的,可以肆无忌惮地发表看法。反正网络言论查证无门,而且越极端言论越容易引起注意,网民口味渐渐被撑大,网络的粗言恶语渐渐成了吃惯重口味的网民的家常菜。

从“网络的匿名本质……”起,其实一点都不符合张艾美的情况。因为张艾美可能没用全名,然而Amy Cheong也算是真名,亲戚、朋友、同事都是这样认识她的。况且根据面簿的设计,她肯定也把职总列明为雇主,甚至工作上的一些重要聚会/活动,与职总头头或者政要的合照都会不时出现在这个面簿上。如果硬要给张艾美的错误安个罪名的话,就是身居高位的人,讲话特别要三思而后行。周文龙要借此来教训网民,是墙上挂门帘——门儿都没有。

    又说

纵观网民对张艾美事件的意见,大多数人都对职总立场及总理和部长等人的意见表示赞同,认同多元种族文化是新加坡的特色,也是我们社会重要的核心价值。

周文龙的“纵观”也是不准确的目测,真的吗、有影无、嘎也按尼?就你和严孟达会思考,别人都不会吗?

    又说:

张艾美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绝非第一起,也不可能是最后一起。对张艾美采取革职处分,说明了网络须有法律来制止大家的某些言论。但法律只是治标,并不是治本。一些话不能在网上说,大家可能会选择在其他场合说,或是藏在心里化解不开。久而久之,这些种族问题的“心里话”,将越堆越厚,最终堆成一座座冰山,潜伏在平静的海面底下,等着我们撞上它。

这段话前后矛盾,莫衷一是,到底是要表达什么?这位张艾美终于是逃到澳洲去了,这件事如果是发生在美国的话,我相信会有人教她告职总林瑞生的不合理开除。林瑞生的“社交媒体无私人空间”的大话实在是中门大开,人家只要证明个人面簿是私人空间就赢了。首先你职总是否在工作契约里面明文规定职员不准开面簿,又,面簿的内容都要经过职总网络科技部门的审核?如果之前认为那是私人隐私的话,后来的“社交媒体无私人空间”根本就是一句废话。张艾美可能因警方的调查而触犯刑事法,之后职总当然可以开除她,然而却不能因为她的面簿文字而开除她,那就变成巧立名目和动用私刑了(可见新加坡的政治介入有多严重,还整天讲不要“泛政治化”,哈!)。

    使我想起竹林七贤的刘伶: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现在跑进张艾美内裤的,正是职总秘书长林瑞生。

    周文龙写不了政论文章,还是把他调回副刊吧。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13/10/201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