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1页
编选文章
05览:024 星洲月旦评——2012.01.11 作者:殷素素
主题:星洲月旦评——2012.01.11
作者:殷素素 5:23pm 11/01/2012

回应: 史丹福水道怎么不流水了? 作者: 直言 00:46am 11/01/2012

     星洲月旦评——2012.01.11
精英 vs 民粹

    近只要政府稍微偏向民意,就有主流的师爷们如丧考妣,跪在大殿前哭诉:“贤主啊!千万不要跌落民粹的窠臼,呜……”

    么是民粹呢?根据维基百科:

民粹主义认为平民的利益被社会中的精英所压制或阻碍,而国家这个工具需要从这些自私自利的精英团体复原健康,用来改善全民的福祉和进步。因此民粹主义者常被误认为是运用巧妙辞令来诉诸于一般人民关切的经济、社会、及其它常见的问题。

所谓“民粹/平民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立场,归根结底是诉诸“民主”,通常反对极权的精英份子,其形式多种多样。对人民的信任最直接地导致平民主义的直接民主制诉求,它反对变质的代议制,力求让权力真正的掌握在普通公民手里。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进行民粹主义式活动的政治人物都是真正的民粹主义者,精英主义者也会误导平民主义。有些政治人物也会采行民粹主义式的政治语言,他们被批评为只是利用民粹主义式的政治语言当作组织的策略,而实际上,并无意也无心做平民的代表。甚至在二十世纪末的某些国家,民粹常被精英主义者视为是挑动族群冲突、以获取政治利益的代名词。

    见民粹主义其实是把双刃剑,好的民粹主义可以用来反对精英极权,坏的民粹主义则被政客利用来离间人民和政府之间的信任,不惜制造谎言和假象来挑拨(如台湾的政治乱象)。或者是政客为了当选,不惜开出很多政治支票,以掏空国库来讨好选民,最后是债留子孙等等。

    本地最近的部长减薪来讲,肯定是为国库省下大笔的金钱,关民粹何事?这些口说“民粹”的人,其实最不了解“民粹”。

    实这些人坚持的乃是“部长敢于实行不受欢迎的政策”,在他们眼里,尽管民间嘘声四起,部长仍然要我行我素,那才是正道!

    百万年薪来讲,像傅海燕之流的见解,其实就是把人降到和禽兽同等的地位。因为在他们眼中,人是没有自由意志的,任何人都在在受到生存条件和生理需求的左右。其实这又与他们向来要塑造的白衣白裤圣人的形象相抵触,既然是连肚脐眼这样的小缺点都没有的完人,怎么还是根据开门七件事行动的俗物呢?

【不屈服群众,巧言令色】:    如苏碧华的下台,报纸就引用“专家的话”说“苏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辞职”(那什么时候才可以辞职呢?)。我们说“负起全责下台”其实就是给新人、新思维、新方法一个机会,给纠结来个全新的估计。吴作栋当年的“集体责任制”与其说是“问责”,还不如说是对选民的“胁迫”,不是吗?在他的治理下,没有一个部长是可以单独下台一鞠躬的,他们留下来是为了“尽责”收拾烂摊子,然后move on。

    够超越自己的人,不是说完全没有,然而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点上,因为他之所以闯祸、搞砸就在于他的想法和作为,继续留下来只会用老人老办法,于事无补。这种用“负责”说词来模糊焦点的怪事屡见不鲜。

【不理真相,勇于驳斥】:    纸说:对于有公众揣测地铁系统因为乘客量不断增加、列车越来越拥挤,以致系统不胜负荷,造成列车瘫痪,吕德耀昨天驳斥了这个说法。他说:“我向国会保证,业者额外增加的服务趟次并未超出系统的安全运行参数,再来陆交局也要求业者严格遵循制造商所规定的维修机制。”

    而他自己给国会的理由是:地铁系统的过度震动可能是导致列车接二连三故障的因素,有21个供电轨抓钩脱落,导致供电轨下坠,以致列车的集电靴无法正常接电。——显然就是系统不胜负荷,过度震动所致嘛。

    样的问题也出现在环境与水源部,前几年的乌节淹水,雅国归罪于“奇哉怪异的大雨”,以致水源部工程师重大的诺言“乌节路从此不再淹水”无法兑现。到了今天维文坐镇了,还找来专家团助威,说了一大堆鸟话:“面对越来越难以预测的天气,要更准确计算哪里雨水最多、哪里可能会淹水,就要大力投资在最先进的电脑建模模拟技术。”云云——其实作为一个在本地生活几十年的地道新加坡人,我不觉得过去几年的降雨有什么“奇哉怪异”的,维文要是有诚意的话,应该公布五十年或者百年的降雨记录,让每个国民去自行解读。

    是近乎常识的东西,疏导天降大雨除了沟渠/水道之外,还要有足够的绿地,乌节路由于过度发展再加上地铁等建设,地底几乎是混凝土一大块,水利政策远落后于形势,所以沟渠才会不胜负荷,这是用膝盖想都知道的事。而所谓专家团的见解也不谋而合:“他们认为,史丹福水道(Stamford Canal)已经无法有效地防止乌节路一带发生淹水事件,并建议政府探讨在乌节路上游路段,以其他方式储存降雨,以便减轻史丹福水道的负担。”——他们闭口不谈的只是过去为何“有效”和今天因何“无效”的内在联系,这样迂回的官腔,你现在终于可以体会到了。

    报社论今日说:“更关键的是,政府明白地表示,将在未来发生类似事件时,扮演更积极主动的角色。各政府机构与业者之间的协调将会加强,尤其是改善通讯方面的工作,检讨和改善现有的紧急事故应对程序……”——不禁让我想起年前地铁车库闯入涂鸦客的事件,当时的交通部长一派轻松,说保护设施乃是地铁公司的责任云云,政府不必过问,失责则惩罚了事。反过来说,现在如果是介入太多,只顾民众的利益,会不会影响到私营股东的盈利?可见官字两个口,说黑说白都可以,幸好大公司都是执政党的,他们现在开始愿意牺牲自己的一点点盈利来回应民众的不满,其实也跟民粹无关,只是聪明人的一贯做法而已。



大马华人网站

殷素素 11/01/201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