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0页
编选文章
03览:219 声调的艺术 作者:阿沙曼
主题:声调的艺术
作者:阿沙曼 2:55pm 09/11/2011

言谈唱歌是内心反应的艺术,多数人都懂得,因为这是思维的直接表达。惟若说声音也是一种艺术,则是难以令人理解的。倘若声音令人的听觉舒适,甚至是动听而引起喜怒哀乐的共鸣,岂非也达致人生艺术的效果吗?就像陈年往事一样,破灭了理想的梦,已经被湮没了的历史,总叫人以低沉的声调,感叹世间的造化无常。

提及声调,令人想起前尘往事的那一幕。

是那个年代的一个清晨,刚吃完早餐欲往集中营内的课室上马来文课,突获狱卒通知收拾衣物必需品。这一通知,顿时惊动了同一座营内许多人。大家心里有数,这位仁兄定是幸蒙特别照顾,往那令人生畏的鬼门关“暗房”深造去了。大夥簇拥着目送至铁铁丝网的大门前。这时有人高喊:“老X,坚持就是胜利”。过些日子,离开那地狱,算是得以重见天日,也随即意外见着当时高喊激昂口号的人。他没解释,其实也无需解释,从他的的神色中,可令人懂得其时不过是以声调来着的艺术,若让人从不同的角度来“鉴赏”,肯定更多的是不耻与詛咒。

后来类似这样的人,就看得更多,听得更多。虽然如此的声调,变得平淡令人习以为常,与不为所动。不过仍会从此有所体会,此即用来迷惑人家的戏,总得要表演的。做得愈是逼真,人家即相信你,而结果喊得愈是大声,愈是慷慨激昂的俨然从容就义那样,实则是溜得愈快,又是另一回事。

如此的声调,也许是人性矛盾的一面吧,有时是不足为奇的。就像许多人走夜路经坟场,得吹口哨或哼起无名的歌来壮胆一样。夜愈深,路愈黑,愈是阴风迎面,吹得愈是响亮,或哼得大声。而在人前却又是直说大话,什么惯走夜路的人是天不怕地不怕,阴深夜路何惧之有?其实他知道,心里愈是恐惧,还得做着若无其事。

雷声大雨点小,如此的雷声也是屡见不鲜的声调。雷声象征着令人非得正视与非听不可的声势。愈是要人好看,即愈是吓唬人家不可。要吓唬人,莫过于雷声了。至于雷声过后,是否会下阵雨,可是另回事,只要它能吓得人家脸青唇白即可。有人说好说歹都是非听不可的声调,莫要敬酒不吃而吃罚酒。不识时务的人总是荆棘满途的,这又何苦呢?惟许多时候,如此的声调,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平添的笑料罢了。

至于那些一派正经声色俱厉要铲除什么政治,又什么痛恨贪污的声调,听听就算,看看也无妨,但却认真不得。人的心理往往如此,愈是作贼心虚,就得愈是理直气壮;愈是声名狼藉,愈是显得正人君子。心虚与气壮,贼人与君子,有时是难以分辨的,尤其是个行家,说他是成功而伟大演员吧,倘不如此表演一番,又如何在观众中维持崇高的艺术形象呢!就像有些人携巨款在外国闯了祸,还说是用来买东西一样。听听看看之余,也不妨做个会心的微笑。说暗笑,那是很失礼貌教养的。这样的笑法,虽然没有一丝声音,总是属于无声的声调,还是艺术,只是心虚的人不大喜欢。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阿沙曼 09/11/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