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0页
编选文章
03览:129 星洲月旦评——2011.11.29 作者:殷素素
主题:星洲月旦评——2011.11.29
作者:殷素素 10:07am 29/11/2011

回应: [烦华说尽逐逝波]--- 李光耀:我怎么可能消灭华文? 作者: 德仁 10:00am 29/11/2011

     星洲月旦评——2011.11.29
    新加坡,只有有眼睛和一点记忆的人都知道李光耀指派吴庆瑞修改教育方针,主要就是要消灭华教,这是毋庸置疑的。时至今日,上街去看看社会万象,还有华人家庭使用华语的数据,新加坡人的华语几乎都要成国际笑话的当儿,他却说什么来着……这不是硬拗吗?

    光耀在书中多次严厉地批评南大倡议人陈六使先生:“一个以捍卫中华文化自居的英雄却把自己的孩子送去英校读书的时候,南大还有什么希望?华社领袖一方面捍卫华语华文,一方面把自己的孩子送去英校读书,孩子长大了连一句华语也不会说的做法,言行不一致,是我看不起的。”——原来南大会“失败”是因为创办人把孩子送去英校,是个伪君子!那李光耀在自己的政治事业起步的时候,把三个孩子送去华校就读收买人心,掌权之后又亲自“收拾”南大,灭了华校,那又该用什么超级的形容词来形容这样的“伪君子”呢?

    到关闭南大,李光耀说,他无法“眼睁睁看着更多学生进入南大,毕业后又苦苦找不到工作,这对我们有限的资源是不可宽恕的浪费,政府不能坐视不理。”——南大的关闭纯粹是出自李光耀对华校生的仇恨和恐惧,这样的言不由衷,何止“伪君子”三字可以形容!新加坡文献馆的一篇 《李光耀共产南洋大学》指明:在英美两大国都认为南大不足以形成威胁的情况下,“南洋大学是在1960年代才全面承受来自李光耀的重重打击,比如,诋毁大学的白里斯葛报告书,英化大学的魏雅聆报告书,以及腰斩大学的王赓武报告书。这些刻意不公正的报告书,都是为了遏制南洋大学发展的人为政治障碍。”

    去的星期天周兆呈在他的专栏写了一篇 《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说的是一些楼市的现象,不过结论却写得启人疑窦:

“反过来看,这或许是新加坡社会值得珍惜的价值,或许有人会因此评价新加坡人老实容易受骗,或许有人会批评新加坡媒体不够尖锐不去挖掘商家内幕,但换个角度看,不以最坏的恶意推测别人,甚至不以恶意推测别人,是这个社会宝贵的价值之一。欺诈式、炒作式的销售方式和手法,在社会中并不多见,即便出现几起个案,也无损整体的信心。真要是有一天,大家对于一切都持怀疑的态度,真是不知该说幸或不幸才好。”

    了今天(2011.11.29)早报封面的照片终于明白。周兆呈要告诉新加坡人的是:即使李光耀要硬拗说他没有消灭华校,作为本地惟一的一家华文报,他们也“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之,并且还全力以赴帮他完成。为什么呢?因为他也是其中的一员。

    道真的早报是以阿甘精神来看待我们社会的一切,什么都取其表面价值吗?那又不见得,你只要看看副刊的大将洪铭华,就不懈以最坏的恶意推测新传媒为己任,吸引读者群的追读。早报的言论版则以吴俊刚、翁德生、吴大地等等的文章为主,以最坏的恶意推测反对党的一言一行,杞人忧天的给大家呈现最坏、最不堪的民主前景。

    照的 《常年不懈写日记的蒋介石》,就直接指明要从蒋的文字得到真相是不可能的事,一定要经过一番的周折和对比,“换句话说,大部份时候,蒋介石写日记,心中是有‘后世读者’乃至‘后世史家’的。因而他也就不可能对日记完全诚实,会有他针对历史评断想象的选择。最大的错误、最黑暗的心思、最凶残的决定,是不会出现在他日记里的。”——人最邪恶的心性是不会出现即使是最私密的日记里的。

    光耀到了耄耋之年,以今天这样的地位,应该是要放得下,笑骂由人了。可是却要用文字去辩解自己做过的、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我只能归纳为是老人痴呆症的妄想病征。他以为只要这样一说,君子国的百姓就会“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之,而竟然还有一批狗屁倒灶的家伙共襄盛举,可说是君子国里最幸福的人了。





大马华人网站

殷素素 29/11/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