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编选文章
03览:325 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2011.05.10 作者:李显涛
主题: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2011.05.10
作者:李显涛 11:00am 10/05/2011

 麻雀下鹅蛋  之

     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
  癸巳月 乙丑日

    不到意气风发四十余年,咱们党工吴俊刚先生的这篇《阿裕尼人“牺牲”了杨荣文之后》竟也写出酸葡萄文章,还带点儿老资政repent的恐吓火气!

    在受不了许多人(包括一些在野党人士)对杨荣文的吹捧,要求他出来选总统啦、说什么失去好部长啦(难道他没领百万年薪吗?)、哲人、绅士等等。还有的说他是为了行动党政绩概括承受挨了一枪,真的有那么伟大吗?李资政选前老是要选民都回归根本原则,一名国会代议士如果连自己的选区都摆不平,还有什么道德高坡进而委以部长这样的重任呢?

    俊刚提出 all politics is local 这一说法,虽然有点道理,但似乎是倒着说的。实龙岗居民对陈惠华处理客工宿舍的不满终于落实在选票上。这之前,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在主流媒体前,这件事不是“圆满落幕”大家还拍照留恋了吗?现在追究起来,应该是该区的议员们竟然也相信了自己和主流媒体一起炮制的假象?

    以选后的反思应该集中在:他们听到了吗?又或者他们以为自己听到了?这其中的落差要怎么缩短呢?

【壹】    显龙在5月8日凌晨三点多的选后记者会上说:“我们听到了。”这句话在政治上具有指标性的意义,因为之前执政党一直有设立所谓的民意处理组(Reach)去收集民意,该组设立网上论坛、电话短讯可说是花招百出,还有主流媒体经常自吹自擂的肩负政府与民间交流管道的“建国任务”都很失败,而且失败得一塌糊涂。李显龙要是真诚的话,应该检讨这两个管道的存在必要。因为它们不但没有扮演好应有的角色,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变成瞒上骗下的一道屏障,让执政党一直自我陶醉到最后一分钟。

【贰】    野党取得集选区零的突破之后,实在没有几人有兴趣去关心集选区制度要如何收科?然而为了行动党的持续发展,要是李显龙真的受教于全国人民对GRC的诟病,即使不做大改变,也应该好好微调集选区制度。

    前李资政还在警告新加坡不可能走Auto-pilot,可是集选区对行动党候选人来讲却好像又是auto-pilot;一个众人不喜欢且拉低支持率的陈佩玲还是进了国会,一个输不起的部长还是被选民踢走了。那么行动党还要用“保障少数族群国会议员”这块遮羞布多久呢?

【叁】    向来对执政党高官警告选民:“如果在野党中选,该区的组屋价格会直直落,还可能进一步成贫民窟。”——一直有八九分的相信,感觉也好像是如此,并且认为这是选民应付的一点代价。

    了5月6日早报言论版《反对党区的组屋售价没较便宜》才恍然大悟,这些当政者说话也有信口开河的时候。他们用自己发明的逻辑和直觉说话,跟我们平常人一样用膝盖思考。而两名准博士作者,一个在国大,一个在普林斯顿大学,接受过统计学训练,却仔细地从建屋局公布的资料研究统计出反对党区的屋价和全国其他地区的屋价根本没什么两样。

    觉得执政党接下来如果要更谦卑地为人民服务的话,应该为过去的这些无稽之谈负起言责,而不是轻轻放过。

【肆】    显龙和主流媒体应该找个适当的时间感谢新媒体。因为是新媒体的不留情面,使到小李得以在最后一分钟跟老李以及傲慢势力切割得干净。也是新媒体的一面倒,使到主流媒体从右边向中间移动时毫无困难,看起来是那么顺理成章,有些文棍甚至要认为他们向来都是客观公正的媒体人了。




大马论坛

李显涛 10/05/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