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05页
编选文章
03览:249 民主的收买与骑劫 作者:费言
主题:民主的收买与骑劫
作者:费言 3:43pm 14/12/2008

回应: 早报选读:邵新民--泰国成了香蕉共和国 作者: 费言 3:31pm 14/12/2008


民主的收买,这个概念是和中国朋友谈出来的。

【 民主是如何被收买的 】

中国朋友对我批评他们不经过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府,感到很不服气。

他认为:你们的民主选举,其实许多都是另一种利益寻租和勾结,哪一个亚洲国家的政权,不是通过收买选票,蛊惑民心而骗来的?相对于你们收买民心,骗取政权的所谓民主选举,我们中国使用国家财政去振兴经济,救灾解困,扶贫助民,不是更显得有政治真诚和自信?毕竟这一切作为,都不是以与换取政权为目的,政权已经稳如泰山,根本不必取悦于民,不像你们这些民主选举的国家,或号称民选的政府,又有几个是干干净净上台的,又有几个能干干净净地下台?

他说的“干干净净”下台,眼前就有个阿扁总统准备在牢狱中度过余生,当然,更多貌似干净,号称民主的肥老鼠,现在还是在吃香喝辣,过得挺逍遥自在。

【 泰国的另类冬炎民主 】

邵新民是个有学问的人,但就是不愿把泰国的政治现象,归类为目前亚洲普遍的民主实践特征,普遍地发生民主被骑劫现象。他说的,达信的不可饶恕的过错是什么呢?很简单,就是骑劫民主,霸窃政权。 

〖 如果允许泰国人在一个不受操纵的选举中投票,他们很可能会再次选择一个效忠达信的人。

  泰国当前的危机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当反政府抗议者占领了曼谷主要机场时,危机才真正爆发。抗议者举着“人民民主联盟”的标语游行,但事实是,他们采取了不民主的手段,推翻了一个民选的政府。〗

邵新民上面这个说法,就是不愿去正视和质疑一国政权获得的真正公正性合理性,也就是真正货真价实的民主性。他大概认为,无论如何,只要是经过投票选出来的政府都算是合法的、民主的,而不必去管选票获得过程中的道德与公正、公平合理性,或发生过任何明显的选举包庇舞弊,这包括运用某种灰色手段,不道德而获得的选票与政权。

泰国民主运动的黄杉军,竟敢公然去“推翻一个民选的政府”,泰国军人竟然发动军事政变去推翻一个民选政权,这是民主政治里面的大逆不道。

这些人,反对达信与他的关联政权的理由,是质疑对方政权的合理合法与道德性。

就如邵新民所举的例子,达信这些年来政权势力的极度膨胀,是在泰国这种以农业农村农民为社会根基的环境,通过各种国家和党派的资源,进行毫无顾忌的变相收买人心,收买选票,同时也把持着这种压倒性的强势优势,更变本加厉垄断国家资源,操纵司法,控制军警,一手遮天,得意忘形地为所欲为,“达信的农村支持者以让他重新执政作为回报,完全不管他个人的腐败行径。”这就是当前泰国的“民主现实”。

尤有进者,根据种种迹象,达信已经得意忘形到了不把泰国皇帝放在眼里了。他为所欲为地把臣那越这种国家形象和国家安全卫星的公司卖给新加坡政府公司,公然一手遮天纵容自己的老婆孩子舞弊买地,总理夫人公然逃税,就是他这种狂妄行为发展的最高极点。(黄杉军和曼谷街头群众还给他栽赃嫁祸,直接指控他藐视皇帝,企图削弱皇权和消灭皇室。)

从达信这种种无法无天的危险行径,可以明显看见,在亚洲社会,当一个表面上是民主选举选上来的民主政权,但却可以危险地发展为一个为所欲为的可怕与令人担忧的力量。从这种种经验,人们也很简单看出,只要稍微耍点小聪明,任何政权都可以搞出这套“达信经验”,无穷长期地收买人心选票,长期垄断霸据政权,控制国家,然后让自己的朋党和家族,可以上下其手,永远安全地中饱私囊。

另一个较接近的例子。在台湾这种揭弊天王满街是,反对党实力雄厚而虎视眈眈、基本还算是有法律的社会,阿扁家族和他的大帮朋党们,还能够那么写意与肆无忌惮地篡权敛财,大事搜刮了八年之久。所有这些,我们基本可以把它归纳为:在公民意识落后的国家社会,一种民主不成熟发展阶段中、普遍的民主被骑劫现象。

什么叫做公民意识落后的社会?很简单,在泰国北部,泰爱泰党的人,只需要在大选前以扶贫理由,给各家农户送上3头水牛,或者,给木薯农民或稻米农民收购津贴,把木薯收购价从1.5铢提高到2.0铢,他们就会投你的票了。这些钱从那里来的呢?有些是国家的,有些是与执政党勾结的大资本家们利益交换赠送的竞选基金,有些是党内外政客以各种政府权益和大项目,从奸商政客那边“政商勾结”换来的巨额资金,是专门筹建用来收买选票的党资金库。

以这种手法手段获得的政权,有遵守国家宪法正义吗?这合乎社会道德,公平和正义吗?这样发展下去,这个政权能不一手遮天、不为所欲为,能不变成魔鬼吗?成了魔鬼的政权,什么人还能质疑他?有谁能制止他们做贪污腐败和政权舞弊的坏事呢?

对于亚洲社会,普遍缺乏公民国家社会意识,这些小贪无知的农民乡民市民,谁对他们“好”,谁给他们5000台币、500零吉或300元新币红包,或是送3条泰国小水牛,他们才不去管什么选举公平,社会公正,什么是宪法正义和政治道德,或什么国家的民主健全发展,将来的什么危机。。。今天有些现实好处,才是最实际的。

这就是亚洲社会,民主政权被普遍骑劫、控制和维续把持的基本模式现象。

尽管经常发动政变来改变国家政治体制,不是什么优良妥当的好办法,泰国社会自有其特点与可爱之处。她有个类似“三权分立”的社会平衡体制,当政权与民主被骑劫,当政府舞弊和腐败的时候,泰国皇帝能够出面制衡,必要时,可以通过默许军人出面,把恶劣骑劫政治的“伪民主政权”赶下台。这是许多“伪善政治民主”被骑劫的国家所无法享有的优越性。

这也许会让全世界的那些闭起眼睛攻击民主的教授们大为兴奋,也让天真纯情的民主粉丝们大失所望。对于那些经常高呼民主不可太认真,其实自己也在骑劫民主的伪民主、真独裁政权们,从这里面,他们又可以找出例子为自己的“假民主“背书,可以借此民主烂例来攻击和抹黑人家,继续告诉他的人民说,看吧,这就是“民主失败”的好样板,这就是“太过民主”的乱像和下场。

泰国城市中较有知识的中产阶级看见这些“假民主“的败笔,也无法忍受这种不公不义和接着衍生的公然腐败和舞弊,由达信的前政治导师詹龙少将,与达信的前生意合伙人颂提(林明达)号召的民主倒达信运动于是展开了,中间演变为军人发动政变推翻达信的民选政府,驱逐达信出国,一直演变到今天占领机场的高危机决战状态。

泰皇虽然已经80多岁了,却也还没头昏,他有许多皇室智囊团在观察一切。他不允许他的国家和人民,落在一个虽然是民主选举上来,而却日益危险变质的政权与人物手里,他判断泰国的民主已经被人骑劫了,于是,他不得已点头,同意了2006年驱逐达信的军人政变。随着人们最近看见尊贵的泰国皇后,竟然出现在一个民主运动黄杉军丧生者的葬礼上,人们也相信,对于街头黄杉军的斗争,皇室的态度是正面和支持的,这也简单能解析,当机场被示威群众占领封锁,行同恶劣暴动的严重状态下,为什么军警却还保持冷静旁观的态度。

这是泰国特殊社会产生的特殊政治状态,这的确令许多人无法理解。

泰国这种暂时的胶着决战状态,虽然是高危险的,也对社会安定和民生经济产生严重的影响,但随着一些亲达信政治势力的妥协倒戈,新政治势力将接管取代留下的政权真空,重新占领混乱的政治空间,再加上泰皇对新政权的表态支持,泰国政治局势会在另一种形势下得到平衡,社会混乱将告一段落而得以安定下来。

这应该算是一种进步吧,至少下一次,没有人会像达信或阿扁那样,敢再那么猖狂地骑劫民主,收买选票、霸据政权而为所欲为,一个国家真正的民主素质和含金量,不就会提高多一点点吗?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4/12/2008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