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00页
编选文章
02览:324 许文远的矛盾,牛角尖里的爬行 作者:多话
主题:许文远的矛盾,牛角尖里的爬行
作者:多话 5:45pm 07/01/2008

消费税制度的施行,当局说是为了确保每个公民都能够公平的担负起国家的义务和责任。你消费、才征税。无论贫富,只要你的消费的款额越大,所付给国家的税务也就越多。当然,你如果不消费,那么就不必缴交税务。表面上看来,好像是确是如此。然而,在效果上看来,消费税却不折不扣是个劫贫济富的政策。这也不需要什么统计数字来证明。如果我们粗浅的分析一下,就以国民都不曾改变购物习惯来做个比较,那么,我们就轻易的得出了2个要素。

1. 贫穷的人民本来就不必缴税,现在却必须在每一次的油盐柴米酱醋茶中付出额外的税款,是所得一样,开支却增加了。
2. 富有者虽然一样的必须付出消费税,然而却已经先从所得税务减低里得到实质的好处。在一正一负之间,可能是有赚有亏。而且,就算是在亏的情况之下,消费税的付出超过减低所得税时的好处时,在总收入与支出来说,所付出的消费税,已经减轻了许多负担。

消费税既然是劫贫济富的一种手段,那么让我们回头来看看近日甚嚣尘上的‘住院支付能力调查政策’。卫生部长许文远认为,政府有必要实施住院支付能力调查,建立一个公平的制度。并且保证说他将公平地实施住院支付能力调查政策,照顾到各个收入阶层的支付能力。他说:“我们不能做的,是让那些可以负担私人医院或A级病房费用的住在C级病房,继续享有很高的医疗津贴。”

据报道,目前政府提供C级病房高达80%的住院津贴,B2级病房65%。许文远强调,支付能力调查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全国收入底层50%的国人。他说:“收入较高的20%-40%有得选择。C级病房的服务好,他们可以选择住进去省钱;如果不好,他们随时可以住A级病房或到私人医院。但是收入最低50%的并没有选择。他们不可能说因为C级病房服务差,要转去住伊丽莎白医院,他们负担不起。”

为了减轻人们对这套新制度的焦虑,许文远吁请公众不要对这套仍在拟议中的制度做出不必要的猜测。他保证:“要是无法拟定一套公平的制度,我们将不会推行这项计划。这是我对新加坡人做出的保证。”

怎样才是公平的做法?公平的定义是谁说了算?为什么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消费付出7%的税务的同时,却必须面对不同医药费用的后果?公平,在消费税的说法,是穷人也必须和和富人一样付出7%税务;然而,在病房费用上,富人却又必须付出比穷人更高的代价?

这样看起来,几乎就等于劫富济贫,是罗宾汉式的好汉行径了。其实不然,真正的富有者,在这一轮的政策中,总是置身事外。原因就在于如果不是属于不受津贴的A级病房的贵客,他们就必然是私人医院的贵宾。那么,许文远既然口口声声,实施住院支付能力调查政策是为了收入最低50%、负担不起伊丽莎白医院的病人而施,这时,既然不是富人、也不是穷人,那么谁又将在新政策中蒙受损失呢?

答案就在这里,许文远说:“…所以收入属于最高20%、30%甚至40%的新加坡人必须有心理准备,日后住院可能要付出比现在更高的费用。”100%的住院病人,扣除了50%之后,在许文远的心目中,只有10%是无条件的、心甘情愿的住进A级病房不寻求津贴的人。很显然的,政府的住院支付能力调查政策,针对的对象是中上阶级的人民的腰包,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其实,做为国家的卫生部长的许文远,却拥有私人医院总裁的思维,我们很难明白他这一本账簿的算法。大部份老百姓的心声,并不十分在乎医院的星级住宿,他们更注重的是医生的医术和道德。生病还要计较享受的富者,自然有私人医院为他们提供超级的优质服务,政府医院在这方面本来就不应该与民竞争,而是更应该做到平民化。总的来说,政府医院实在不必分等级,应该是以民为本,提供给人民一个公平合理的环境,一体化的服务水准,不分彼此的病房待遇。这样一来,就能够做到节俭成本,然后把好处转嫁、回馈给人民才是。

至于那些富贵的人民和海外的病人,就譬如许文远说的:“可以去住伊丽莎白医”,本来嘛,有了钱,就有好多选择。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多话 07/01/2008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