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00页
编选文章
04览:273 跳梁小丑搞搞震 作者:李莫愁
主题:跳梁小丑搞搞震
作者:李莫愁 3:28pm 05/02/2008

回应: 早报选读:吴俊刚—褒扬苏哈托引起的疑虑 作者: 李莫愁 3:27pm 05/02/2008

跳梁小丑搞搞震


    治人物倚老卖老说些政治不正确的话,向来都有。又或者为了好友知己,豁出去说几句体己本分的话,当他们选择这样做的时候,已经准备笑骂由人,并不需要跳梁小丑出来为他们缓颊。

    光耀跟苏哈托的交情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60年代。在1963年苏卡诺反对马来西亚联邦的扩大,发起‘马印对抗’(Konfrontasi),造成区域的不稳定。1965年3月他还派出突击队员来新加坡乌节路麦唐纳大厦放置炸弹,造成3人死亡、33人受伤的惨剧。

    两名突击队员后来被捕并判死刑。1967年苏哈托靠政变上台,当时这位新总统还派出官员来新要求赦免死刑,但是李光耀拒绝请求,在1968年10月将他们正法。 此事引起两国关系紧张。当遗体抵达耶城时,印尼人抬着尸体,在市中心举行了一次庞大的示威,群众冲进新加坡大使馆焚烧新加坡国旗,并企图殴打新加坡大使拉曼氏,拉曼跑到印尼大旅馆暂避,后来心脏病发作,返回新加坡。

    光耀和苏哈托的梁子从此结下,有好几年的时间,新加坡都不敢派专员到雅加达出任大使。后来李炯才接下这个艰巨的外交任务,经过几年的努力,到了1973年5月,苏哈托才正式邀请李光耀访问印尼。

    时李炯才大使给李光耀出了个注意,要李光耀在访问期间,一定要顺道在两名突击队员的坟上献花,据说这一举动让“周围观礼的印尼将军都非常感动,尤其是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鲁民多将军见状眼泪滚滚而下”,才重新开启两国领袖的友谊。

    年印尼既然反对马来西亚联邦,那么对这名被马来西亚踢出局的小弟弟当然会尽量拉拢之,这是不得不的策略。而新加坡那时候刚刚遭“退学”,要是“马印对抗”继续下去,经济上也必死无疑。后来也由于苏哈托的排华政策,许多印尼华人选择新加坡为避风港,造成充沛的资金流入新加坡,至今“剪不断、理还乱”,这些我想都是资政心中有数并且感恩图报的。

    然,都是强人政治,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因素也是有的。他说:“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对30年来同我非常密切合作的朋友没得到应有的尊敬,感到悲哀。”——怕得也许是自己也不得“好死”吧?

    是,吴俊刚说什么来着?他说:“我的看法是,李资政基本上是从新加坡的立场来评价苏哈托,并肯定苏哈托的种种贡献。此外,他是从大处和高处着眼,推崇苏哈托对新加坡和亚细安发展的贡献,实不过誉。他也不是在替苏哈托诿过,而是就印尼本身的情况谈论苏哈托对印尼的功过,重点在于不能因为苏哈托的一些污点而抹煞他的功绩。”

    光耀在印尼对着一大堆媒体说:“(他要)提醒人们不应抹杀他(苏哈托)执政32年,对印尼的经济发展与国家建设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而是应该肯定他的功绩,并给予他应有的荣耀和尊敬。”——按照吴俊刚的意思,李资政应该略带外交口吻地说:“苏哈托先生结束‘马印对抗’为区域带来稳定;催促亚细安的诞生,为东南亚带来了繁荣,我们新加坡人永远都感激他。”而不应该是上面那种指导教训的语气。

    俊刚也明白历史上的苏哈托有功有过,文章内提到侵占东帝汶,却不敢提1965年9月30日(930事件)印尼共产党发动政变失败后,华人成为代罪羔羊,被贴上亲共的标签。除了当时发生的大屠杀事件外。多年之后,在苏哈托总统领导之下,对华人的歧视条例有增无减。

    然是有功有过,李资政只提及功的部分,评论难免偏颇,怎么能够以偏概全呢?吴俊刚赞说“他是从大处和高处着眼”,多高呢?——武吉智马山那么高?

    俊刚和李光耀都是从功利主义的观点出发,认为苏哈托为当时200万新加坡人带来好处,所以他就是一个好人。这样的说法其实也矛了自己的盾,因为功利主义是以多数人的快乐以依归,那么区区200万新加坡人的幸福,怎么跟东帝汶的人民、一千多万的印尼华裔,还有因为贪污腐败而受害的2亿人印尼比较呢?这样的功利主义,即使祖师爷边沁看了,大概都要大摇其头了!


  

李莫愁You keep thinking about the impossibilities of living in the City of Possibilities



大马华人网站

李莫愁 05/02/2008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