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1页
编选文章
02览:393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作者:风再起时
主题: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作者:风再起时 12:42pm 09/07/2002

几时,我曾躲避别离的追随,而别离跟我说我是他不渝的伴侣。别离,是悄悄醒来后
的呜咽笙箫,犹如酵素般的膨胀变形,这是自己索取的代价,还是惊梦了,不游园。

别离的笙箫,往事的呢喃,风中渐渐由淡而浓地飘散过来。。。。。。

人生不是游戏,很多过程都不能这样一笑置之。我走回回程,原来回程就是过程,没
有终结。有些事只在于过程的收获,我不问耕耘。今日我的无言,是你明日的讯息。

我这几天在看文生的‘星夜’。梵谷说:‘星星,总让我沉入幻想,就像地图上表示
城市乡镇的黑点,会引我遐思。。。’

文生的孤独与热情,决定了他崇高的艺术层楼。矿地的工人感谢他,克丽斯汀怀念他,
他的弟弟迪奥了解他。。。。。可是,最推心置腹,诚意相待的高更,误解了他。
心碎欲绝的梵谷,疯狂了,舍弃了一切,永离了金黄的阿尔,再也不能回到进步繁华
的巴黎,带着独自浓重的忧伤,来到了圣雷米疯人院,留下了旷世的‘星夜’与哀歌。

风起时,我仍忍不住把手伸进风中,伸向虚无,只为了给你一个别离的拥抱。这是我
唯一的笑颜,给你。

我现在才发现:好一个灯火阑珊处。

《向之欣欣,俯仰之间,已成陈迹。》

我要开始学习,由小我走向大我,由大我走向无我。无我,大地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拜伦说:‘亲我者叹息,仇我者微笑;然而皇天在上,我心随遇而安。’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