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12页
编选文章
02览:039 《山中纪实之七》割 胶 作者:黄庭
主题:《山中纪实之七》割 胶
作者:黄庭 10:46pm 17/03/2010

    凌晨三点整,当多数人尚在梦乡,我已亮起土油灯,开始一天的割胶
生涯。出门前照例吃盘冷饭掺咸鱼,然后喝杯热咖啡。迎着阵阵冷风,步
入胶林,浓雾在橡叶面凝聚成粒粒水珠,滑落到地面的落叶,发出清脆的
滴答声,伴著唧唧虫鸣,偶尔传来几声夜鸟的咕咕啼叫;置身此起彼伏的
“天籁”声中,浑然忘却了路上的寂寥。

    翻越陡斜的山坡,忽明忽暗的头灯,映照著散布四处的枯叶枯枝,泛
出淡绿色磷光,为黑暗的荒野添加几分诡异。山风偶而轻轻地拂面而过,
吹得头上的土油灯光闪闪烁烁,随着送来阵阵寒意,似乎在调侃我这异乡
人,为何放弃都市繁华,甘愿栖身在深山野林中,这种日子,究竟要待到
几时呢?

    轻推锋利的胶刀,游过树皮发出清脆的悉悉声。望著乳白色的胶汁从
新的“割口”沁出,沿著“胶路”流向竹制的胶杯,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味,
心中涌现一丝成就感。一棵又一棵,一行过一行,气吁吁地穿越胶林,忘
了汗水湿透衣衫,一心只要赶早把胶割完。割胶是种赶时间的工作,因为
待到太阳出来,胶汁的流量就会减少,所以要和时间赛跑。

    在胶林里,往往有许多小意外或惊异,被山蛭黏著或踏中火蚁群是平
常事,有时大蛇受到惊吓而从身旁窜过,哗啦啦直向山脚闯去,或是山猪
从身旁冲过。最倒霉一次就是惊动树上的蜂窝,它们直向我的头灯冲来,
脸上被嗤中十头八下,赶紧窜逃并熄灭头灯以避过蜂群的袭击。天亮一看,
脸又肿又麻木,这种种滋味,只有割胶人才能体会个中辛酸。

    天刚破晓,已上到山头。此时四周雾气缭绕,回望蒙胧的山脚下,隐
约传来哗啦啦的河水撞击声,伴著一阵阵伊班人乘早船去田笆的击桨声和
笑语声;此刻的山林不再寂寞,因为增添了几许人气。随著天色大白,才
惊觉头上的群山重叠,高耸入云,荫郁隐现。吸一口清新润湿的空气,引
来许多遐想,对周围的秀丽山色多眷顾几眼,不禁高声唱着“把青春献给
祖国”,心中激动了好一阵。无奈生活的鞭子隐然晃动,催促快点下山,
准备第二轮的工作,赶时间收集胶汁和制作胶片。

    待到将一片片乳白的湿胶片挂在晒干上,已经过了响午,整整劳作了
十个钟头。草草吃过中饭,到河里洗一轮澡,然后将酸疼的身体摊在竹床
上,午睡片刻以补充透支的体力,这是最享受的时刻。偶尔回想:青春在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节奏中磨耗,这就是所谓“战斗”吗?而理想中的
“乌托邦”又在何方?

本文修改于: 10:48pm 17/03/2010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黄庭 17/03/201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