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12页
编选文章
03览:019 那江口 - 拉让 作者:阿沙曼
主题:那江口 - 拉让
作者:阿沙曼 09:39am 19/03/2010

不知何时海与椰林,总叫人喜欢或眷恋,尤其是那条蜿蜒川流了数百里的江口 - 拉让。遥望碧绿的南中国海,与岸边茂密青葱的椰林,即会令人暂忘许多的烦恼,而胸怀舒畅开朗。

那江口曾经留下往日生活的脚印,也曾对着大海与椰林,细述天真的理想与伟大抱负的地方。那是一个令人难于忘怀的故乡。因此,多少年来尽管是曾经乘坐那艘已在这条水道来往了几十年的陈旧货轮,或是已较往日岁月缩短了时空差距的豪华快艇,进出那江口时,总禁不住要从狭小的船舱窗口向外探望,寻找那美丽的令人陶醉的椰林,看看往日板厂的那个码头仍在否…….。

记得是在那一年,父亲开始在那里落脚开间裁缝店的。人家都称它拉让,它即非小镇,也不是海边的渔村。大家只知道那地方有个外国人设置的偌大板厂,而这称为CTC的板厂,倒是远近驰名许多人都知道的。它有许多来自各地与各族的工人。周围也建有许多的宿舍。板厂前即是向江口海面伸长的盐木码头,不少载木舯舡,就停靠在码头的两旁,或退潮时即搁浅在沙滩上。板厂的后面,有条两旁尽是不知名野草的小路。通往远处的人,都是利用这条小路的。这就是甘榜拉让罢,惟总叫人难于形容它。

父亲的裁缝店,先是离这间板厂不远椰林底下的高脚马来屋,租个地方,后来始搬迁至板厂办事处一间咖啡店的隔邻。就在这里,听当地人的许多传说。他们说这里与夜间望得到脆弱灯塔亮光的山都望,原是毗连着的土地,只是久远古老年代哀怨爱情故事,说是海枯石烂情坚不渝的一对情侣,终被南中国海无情残酷地远隔一方。于是山都望痴痴地望着拉让江口,而当时不知名的这块土地,却常年孤寂地望着朦胧的海的这一边,倾听南中国海的哀鸣。这是古老的神话,惟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现在被人谱成旋律优美的歌谣,在唱着与流传着。

此外,也在这里见过无知的板厂工人,放工后因未洗净双手,进食后中毒毙的意外。

板厂的四周地上尽是木屑。此外即是椰林处处。

记得那年中学会考完毕,即在翌日的大清早赶搭像老牛拉车而又节奏慢拍的摩多木船,从诗巫前往拉让。清早六点启航,至傍晚六点抵达。足足航行了一整天,到得那板厂的码头,还得等待海潮上涨才能靠岸。

那些日子是令人难忘的。白天在码头,看碧绿的海水,翻滚着无数银白色的浪花,远方天水共一色的水平线与倾听海水拍打沙滩的潮声。其时脑里尽是美好的理想,而开始燃烧着的理想的火焰,它曾令人凝视着南中国海的远方。那是看海的日子。

不久会考的成绩公布了,上榜了的名字令人兴奋得彻夜难眠。因故土的浓厚情结,父亲指着海的远方,说最好北归。惟没有,最终的抉择是留下继续升学。而懂得了生命的意义,即懂得了生长在这里,热爱这块属于众生的土地。也幸运没有向海的北方“回归”,否则也像许多人一样,理想与热诚,只得来人生沧桑的痛苦与遗撼。

两年后裁缝生意难挨,父亲也离开了那江口。从此也未踏上这块土地,重访这对我有过深厚感情的故乡。转瞬间即是数十年。南中国海仍旧是那么的碧绿,沙滩仍旧那么的洁白,望入眼帘的椰林却是更加茂密美丽,惟那家板厂,那间马来大婶的高脚屋,与那条甘榜的小路呢?……..

听说现在那里变了样,学校建起来了。它的后端可通往以前是落后贫穷的渔村,惟现在却是水电具备,还有洋灰跑道的勿拉威;将来可接往刻在开发与发展的丹绒马尼。它不再是落后的村落,而是开始叫人注意起它来了。说不定有一天,来来往往的货轮与冲浪直前的繁忙快艇,将见证它成为人们流连忘返的旅游胜地。

那江口的浩瀚大海与美丽的椰林,是令人眷恋的地方。因此,真希望有一天重新踏上这块土地,看一看久别了的故乡。

                                                                                          



大马华人网站

阿沙曼 19/03/201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