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05页
编选文章
04览:346 送年--写在2008年除夕 作者:鹿回头
主题:送年--写在2008年除夕
作者:鹿回头 6:13pm 06/02/2008

回应: 恭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者: 安安 5:00pm 06/02/2008

春来早,似乎,今年什么都来得早。
大扫除,2007年12月,马不停蹄的开始了。因此,干得瞒彻底的。陈年旧物,该扔的都扔了,没有苟且、迟疑、拉拉扯扯...
过年前的周末,宴请了16位朋友,多年来的关照支持,该谢的,谢了。
上星期天,一家子的团圆饭也提前,不与人抢位子,一年一次的传统形式却是抢先完成了。邻居朋友代为操刀,忙了一整天,我只需要在席前吩咐侄儿侄女代为到朋友家,把菜肴托过来。
小年夜,弟弟宴请舅父阿姨,似乎,拜年也提前了。
妈妈的家族大,全家9个兄弟姐妹,今年剩下三个弟弟,一个妹妹。两个弟弟都在病中,一个患癌,一个轻微中风。
席上闲聊,提及两个表弟受美国银行收缩员工的政策冲击,刚刚失业。另外一个表弟隔天从美国赶回家吃团圆饭...
当然,饭桌上也说说家族有联系的名人,有前尘轶事,也有现代进行式。数来宝,数出了赵自成医生、李廉风、叶佩芬……
“贫富荣辱...”舅父们认定:“一切命中注定。”
阿姨幽默地插了一句:“什么都注定,与喝酒无关。”
妈妈80岁了,最小的舅父61。
时间在52层楼停留,在这一片刻停留。
52层楼,有距离的往下望,不远处,是风风火火建设中的赌场。
海面上,灯火点点,是等待靠岸的货轮。
船很小,船上人影,根本看不到。

之前,弟弟已经要求妈妈不好劝阻舅父斗酒。
于是,妈妈紧闭着嘴,不再以长者身份训话,大家大杯大杯的干。
似乎,大家唯一能够把握的就只是这一时刻!
家庭的聚会,诚恳温馨,欢乐中又掺杂悲怆无奈。
世界本来就是由许多小我组成的,我们可以说躲进小楼成一统。
但是,赌场的兴建,兴旺了建筑行业。美国银行伤风,新加坡员工打喷嚏。
世事流转,不由自主。

回家,正好赶上凤凰台北京大剧院的新年音乐会。昏昏沉沉中,听殷承宗的黄河钢琴协奏曲、听宋祖英…
送年的主题,在雪灾的阴影中,主持人似乎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引导观众情绪。
是该强调春节的欢乐团聚?还是筹款的成绩?还是对被困者表达关怀体恤?
感觉:主持人像火车站或者灾区人民一样,被困。
听音乐,昏昏沉沉,

昏昏沉沉的日子中,我招来一头狮子,音乐课室中,狮子披上彩衣,希望为新年舞出一点生气活力。
朋友从上海给我带来漳州水仙,谁说新加坡发不了自己的水仙,有图为证,有愿就有力,希望水仙为世界带来和平清新的空气。
音乐课室,朋友送我金鼠。我向来不喜欢老鼠,老鼠污秽不卫生,形象卑微不讨好。这次,却突然对金鼠有一个寄望...
金鼠金鼠行行好,且为人间偷来一点欢乐和喜气。




文艺论坛

鹿回头 06/02/2008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hello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