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97页
编选文章
02览:361 残缺86(四) 作者:大光
主题:残缺86(四)
作者:大光 10:30pm 20/12/2006

残缺86(四)

(7)
    我给自己不断的抽筋,好让自己可以假借抽筋而死去, 但抽筋症状无法让我死去。 我试着绝食, 但肚子太饿的时候,却敌不过妈妈递来的奶水(直到20岁的今天我还是以稀薄练奶水维生)。我让自己着凉发烧,但经过爸爸妈妈不分昼夜细心照料,感冒伤风发烧昏厥统统一一被击倒。

    我只会摇动双脚双手,后来我竟然愚蠢的在爸爸特地为我设计的睡床上,慢慢的将软绵绵的身体挪移到床沿边,然后将大腿骨往床沿边猛力的敲打,直至大腿骨断裂为止。

    爸爸妈妈很是伤心,他们是在看到我的大腿布满血丝后,才惊觉事态的严重,爱我的爸爸妈妈漏夜驱车将我送进医院治疗,我寻死的苦肉计再度失败告终,一个月后,我的腿骨被连接的端端正正的,我的计划再度失败。

    我这个害人精,为何就是死不去,还要继续留在尘世间祸害着爸爸妈妈,我是这么想的。

    爸爸带来一位新相识的脚底按摩师,她算是有宗教信仰的,她赞同激赏了爸爸妈妈为我做出的牺牲奉献。

    她除了生性热情,还是一名很肯为不幸的人服务义工,听说她曾协助一名厌食症的病患恢复了正常饮食习惯,听说她在星加坡曾经为一名软痉儿重新站立起来,爸爸妈妈因为她的出现,再次看到了希望。

    我很怕,每一次她的按摩棒触及我的小脚板时,我浑身上下犹如触电般的,奇痛无比。 我很抗拒的发出巨大的哭喊声,嘴巴虽然不会开口道出心意,但整个身体语言翻来覆去的大动作,已经明显的表示我不愿意让她作脚底按摩。

    可是对我未曾死心的爸爸妈妈, 每一次都把我身体按住,由得我喊叫由得我哭闹,那种又痛又爱又无奈的情景,闻者无不掬下同情之泪,而我,从此只要听到这名按摩师的声音或闻到她的名字,脸部都会扭曲着写满极度不安、极度恐慌畏惧的表情。

  (8)

    当时我还未做缝补兔唇的手术, 其实我心想爸爸妈妈再爱我,也不会舍得花钱为我这个怪胎做手术,而且这也已经不重要。

    但是,这位热情如火的脚底按摩师, 一直鼓励着爸爸妈妈携带我去缝唇,她说这样子至少可以叫我看起来雅观些,而且嘴唇缝补好了之后,也不容易伤风感冒。

    爸爸真把我带去吉隆坡一间著名的专科医院,将我的兔唇缝纫好,我在医院昏睡了近10个小时,妈妈也在医院陪伴我超过10个小时,我真的感激爸爸妈妈对我所有的付出,我小小钝蠢的心灵偷偷怀疑,爸爸妈妈还能有多少能耐,为我付出?

    从此我的外观顿时姣好起来,婆婆说缝了唇的小轩轩像极公公,而姐姐也欢天喜地地说,我弟弟终于还原回姣好的原貌。但是,我总觉得他们很阿Q,只是缝好唇罢了,哪里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依然是躺在床上过日子,喝着奶汁、挥动双手、摇动一双被亲友们戏称的天残脚、只会傻笑、不会说出一句话,所有一切的沟通,都只是半瞎了的眼波交流和脸部表情的喜、怒、哀与乐。当然,爸爸妈妈轻抚把玩着我那苍白瘦弱的双手,也是我最开心的互动。

    日子飞逝月转星移, 爸爸妈妈为了我还是不断的寻寻觅觅,而且日子也算有功,爸爸妈妈的悲戚转缓,而在宗教的不断蒙习薰修下,爸爸妈妈有了皈依佛教的打算,但是在皈依前,仍旧契而不舍的四处探寻有关我的点点滴滴。

    爸爸妈妈又千里迢迢的乘坐着巴士,将我带去一间叫做弥陀佛院的地方,寻求一名弥陀佛附身的乩童的协助,企图探索事情真相和询问将来的动向。

    这个弥陀院的弥陀乩童倒也有几分料子的,她没有摇摇晃晃的扶乩扶鸾, 一开口便说:

    大喜啊大喜! 天机啊不可泄漏。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这种禅话,也真够惹人讨厌,什么过去现在未来,过去我看不到,未来又遥不可及,就是现在爸爸妈妈陪着我受苦,则是真真确确的事实。

    不过我知道这位乩童当时曾经给了爸爸一捆7色线,并吩咐爸爸将它往我手上捆绑,待到七七四十九日后,一把剪断,毫不留情,我模糊的听到乩童说,有缘的,从此他依着你,无缘的, 就此一剪而别过。

    但是七七四十九日后,爸爸很不舍得和我剪断这份父子情,所以我还是活生生的依在爸爸身旁。

(待续)

大马华人网站


大光 12/1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