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88页
编选文章
03览:047 七朵花 作者:押心
主题:七朵花
作者:押心 3:50pm 15/01/2006

唤嘉仪

唤她老师时,不喜欢她.她长的不讨好,苍白瘦小,但如初学插花时必用的小菊花,开始学时没她不行,到了另一个境界,有她无她已经不关痛痒.教学时不觉亲切,院长将我们托付于她,我们是有不甘的.她忙进忙出,顾的生意,顾不的我们,插了一盆,她来给了批语,再动手改了改,就叫我们拍照.

教学时是有威严的,到毕业时,私下再谈,她谦卑的叫人怜惜.每年的聚会,她望着我们,听听我们的理想,就是一个佩服的表情.除了插花,她别无所长,如今在安分的在花店工作,她桃李满天下,教出来的学生大部分都有了自己的花店,她还是这样,从从容容的,将生活过的如此无风无浪.


说VICKY

这女人,女人中的女人,就算叫她来法会帮忙插花,她依然打扮的花枝招展,引人注目.她算是我们的大家姐,大型场地的整个布置都得由她安排.用什么花,怎么插,说到底,美国国际花艺学院导师级的人物,自信心够,带动力强,指挥人马潇洒自如,凡事都需待她到场才能开始大动作.今只有她将插花当做艺术和复业,正业是相夫教子,三个过动儿将她弄的团团转,她依然可以抽出时间接生意插花.

而我跟她最深的交情时刻就是帮她调查丈夫的婚外恋的那一段日子.翻箱倒柜的找出种种痕迹,两个女人像狗般到处嗅狐狸味.查到另一个女人就住我附近.她一个来电.我立刻冲过去藏娇的金屋,看到一个像他丈夫的男人从车子出来,乘搭电梯上楼去.

蹑手蹑脚的靠近车,打电话给VICKY,证明了车里的物件是他的,因为这辆车子是从不曾在她面前出现过.真的是<天公疼赣人>,他竟然大意的将车子和门钥匙放在车上.

我将钥匙拿给VICKY,她和他开了一场温柔感性的谈判,说什么感谢这些日子的互相扶持,说了同意分开,说了什么分手还是好朋友,还说会给对方最真诚的祝福,到最后,他死赖不走,她为他再生了个可爱的儿子,一家子如今住在一间漂亮的独立洋房,幸福不幸福嘛,我们这群花姐妹不再过问.


想如萍

当初初会,真的惊于她艳丽的容貌,但伊连名字都这般漂泊,红颜一生注定难安乐.这么一想,想到她如今洗尽红尘,她的美丽只给一个男人,在北北的一个小岛,守住一个花苑,甘心的如此终老,大家都是一片心甘情愿的为她安心.

她的美丽本来属于另一个男人,我曾替她送礼蓝到他公司,他说:你们这样做,到底能赚多少钱?口气有些怀疑.她的男人也是俊朗潇洒,风流倜傥,本来这样是郎才女貌.但他将她看的紧,百般欺辱.她本是正室,却落的一个妾身的对待,带着一个儿子,守住一个屋子,丈夫好久才回家,家外有另一个家,这家的女人也许太年轻,以为爱情是一世人的事,到最后,吃力的摆脱男人,回到娘家,也幸好有另一个守候,本嫌他穷,但最终看到他的真心,也看到平淡从容才是福,再嫁后,她更美更艳丽,终于,这漂泊的浮萍,靠岸了…

记得那年新年前,我们都忙着包礼篮.如萍她穿着黑色长靴,短短的裙子,风情万种,从车子里吃力的抬了一大箱货,要爬上楼.隔邻的小男孩,听形容是不到二十岁吧,立刻跑前来替她提上来,入了工作室,放下货物,犹痴痴,不住相望,年少的情怀,刹那初开,禁不住的开声:姐姐你好美好美….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艳史,我们每个几乎都有为她挡风挡雨,挡掉不少感情债,还有因此被人怪.

以后以后的最近,如萍参加了一个美丽妈妈选美会,获了冠军,她的美丽,在我们圈子里,流传成神话.


念KERIN.

三十多岁的女人还有二十岁的容貌,要近二十岁的儿子在旁才能将围绕着的蜜蜂苍蝇驱散.不同如萍的娇艳,带点野性,她的美是清雅,脱俗可人,追她的人,不像追如萍般的火辣辣的惊天动地,都带一些含蓄.两个美丽的女人,也许都有相互比较的心理,不太咬弦.她本是享福的小女人,丈夫生意失败后,独自撑起一头家,还要照顾他的情绪,最后的心情,寄托在小女儿身上,妈妈的爱,终结了她无依的情怀.

记得她被前老板娘诬赖偷窃而被解雇时,是刚要过年.哭红了眼,神情呆涩,我和VICKY凑了些钱就让她暂时渡过难关.后来因为子宫外孕送院开刀,也是只有我去看她.她还笑着,多困难的日子,她的笑容都还是美丽如花.

她坚强,她任命,她独立,她安分.为了家庭,放弃了最后的爱情,她的清丽不清减,最后的肯定是在某家著名的礼品公司任高职.身为一个Chief Florist,她的最后的命运,就是将心事插在一盆又一盆的花上,然后被卖出去.


描小梅

小梅刚结婚,年纪轻轻,在我们这一群已成精的女人群中,她是最单纯的.她总爱问:几时还有大型场地布置?要预我啊,让我玩.呵~年轻,什么都还是可以玩.但是我是衷心希望她能永远这样幸福的.

当我们痛述自身的伤害时,小梅静静的,让我们难以察觉她的存在,到突然发现时,都立刻静默下来,有一种不想污染她心灵的默契.然而生命那么长,世道那么难料,她的将来就看她的造化了.

雪地一片白,白中一抹淡红,小梅怯怯的,期待着她美美的人生.


永远的金小翠

这样唤她,是因为她颇得院长的宠爱.像小姐身边的丫头,像红娘般不得出厅堂.她有她的意难平,说才华不输人,说努力她也不少,但就是当不了主角.当在酒店插花时,我们两穿着低级职员制服,从地下室里爬出来吃力的搬了一大堆花花草草瓶瓶桶桶,经过特别的管道,看到其他人要闪开.在这种大酒店我们算是劳动阶级的,就如打扫的工人,得不到其他的人的尊重,永远只能低眉不能抬头.千辛万苦跌跌撞撞的来到大礼堂,用最快的速度将插好的花摆在餐桌上,场地放上几盆大花瓶,通常是我负责放海绵插上叶子,她和CHIEF FLORIST插上主花,我再佩上小花和缎带蝴蝶结,再快手快脚的到人口处布置,一把云龙柳,架成拱门,绕上薄纱,塞上青叶,上端中央梆上海绵,再插上花,花中几条马尾草徐徐下垂,意境如天堂花园般.经过多少次的配合,都到了合作无间的阶段.

在他人惊艳的眼光中匆匆离开,有时会听到赞叹的尾音,也顾不得,后来的筵席,怎么风光都和我们无关.为他人做嫁衣裳,布置了多少场婚宴,都不曾想过他朝有日是自己是的,只想快快跑到食堂挑剩下的食物.有时食物也凉了,两个人缩成一团将饭菜啃完,让久饿的胃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夜里,我们两个从地下室走出后巷,迎着冷风,相互依偎,累的说不出话来,有一种相依为命的凄凉.第二天,匆匆忙忙,躜进地下室,开始没有完结的忙碌.后来我离开了,剩下她在挣扎,好不容易爬上Chief Florist的位置,没多久,就辞职不干,现在在做保险,给了我几个电话,大家还是无法聚首.

除了我,一开始就摆明了不用插花当职业外,她是唯一离开花界的,带着几分委屈.

最后的押心

你要我怎么诉说自己的心肠?勉强一点吧!我也只能是一片叶子.在出动时,我都是负责插叶子,要说名堂,也许,就是PUSSY高手,那种小小盆的,摆在餐桌上的,宴开时就被移开,永远不是主角那种.

在这个圈子,我永远是不会出头,但也没要过.这一份友情,我记得到老.也不需要到老,现在,我都觉得在这一方面,我的回忆是很灿烂了.七朵花,凑成七色花,浮在水面,最后也是落花流水的下场……

本文修改于: 9:58pm 16/01/2006



大马华人网站

押心 15/01/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