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87页
编选文章
02览:388 花 作者:呆呆虫
主题:花
作者:呆呆虫 9:36pm 07/12/2005

    很爱花.
    不论是田边娇小的蒲公英,还是庭前含香的百合,抑或是路旁怒放的迎春,塘里淡雅的清荷.
    是花就是灵物.
    她们的花瓣是伸向大自然的芊芊玉手.沾露带雨,鲜嫩欲滴......
    她们的香气或浓或淡,流动在空气中,让人流连,沉醉......
    曾经有位少年拿着一支淡黄的月季来到我窗前问:"美吗?"
    我说:"美是美,但是如果有好多种颜色的放在一起会不会更美?"
    他一声不响的走了.
    当我正为自己的信口开河后悔时他很快又回来了,手里捧来一束月季花:红,黄,粉 ,白.....煞是好看.
    我一把拿过,放到胸前沉醉在一片花香之中。
    “我要把她们插到花瓶里,真美,真香。。。。。”
     他说:“好啊!”然后转身就走了,留给我一个汗水浸湿了的背影。我也没有喊他,只是目送他好远好远.......
     每个女人都会记得第一次送给她花的人,何况我又是爱花的女人。所以那天的每个细节我都记得。
     他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夹杂在那股熟悉的薄荷香味里。那一定是他穿行在花丛中采花时沾带的。
     他的父亲是我的政治老师,是个很爱种花的人,他家就象个小型的花园,月季,玫瑰,百合,刺梅,蝴蝶兰......好多,好多。
     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玩伴。我比他大一岁。小学时个子比他要高,是我们小伙伴的中心人物,因为我爱花所以他家经常成为我们玩耍的主乐园。
     这样我就可以借机向他父亲讨教些花的品种,习性方面的问题,偶尔还能讨要到易种好活的花儿回去种。
     升入中学他的个子一下子飞长起来,半年的功夫竟高出我半头还多,唇上还现出一抹淡灰的茸毛。
     或许因为长大了,抑或是学习任务加重的缘故,伙伴们在一起玩耍的次数越来越少,只有他时常寻些理由来找我,我学会一首新歌,考了坏成绩,有了心事也爱说给他听。
      一个夏天的午后,他来找我学一首歌《我的未来不是梦》,在我家院后的林荫道边,我教他学,后来他又让我唱了《九九艳阳天》,《花纸伞>>......一晃一个下午过去了。
      到了吃饭的时间,母亲单位的很多人拿着饭碗去食堂打饭,这条林荫道是必经之路,但是我们依然在那里谈笑风声。
      直到母亲面露愠色来喊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该吃饭了吗?”
      我才红着脸跑了回去。
      从那时起,他便很少来,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是这样匆匆的离去,我也没有喊过他回。这种短暂的相见成为我们默认的交往方式。
      中学毕业时,他报考的技校,我报考的高中。也许是要分开的缘故,在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日子里,他来的时候多了,总是傍晚的时候会在我家院外的矮墙那儿碰到他,后来只要想到他会在,跑过去他就果然就站在那里憨憨的笑,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他每次来时身上都会有股淡淡的薄荷香,我对他说过最喜欢清凉油的薄荷香气了。
      在夏夜的微风里,混合着薄荷的香气,和他聊着理想,未来和生活中有趣的事,我的心里有着一种小小的幸福。虽然每次他还是匆匆的离去,但是他的薄荷香会留在那儿,直到他的背影从我的视线消失才会散去。虽然那束花凋的很快,但是我把花瓣缝入香袋,我对他说:“你闻,香味淡淡的,一直在呢!”然后我们对视而笑。
      我是多么的想留住那份花开的美丽啊!于是把这份愿望也植入香袋,望它永恒。但是我们的故事却如同那一季花事美丽而短暂。
      他考入外省的技校走了,我升入高中学业忙了,母亲的一封信让他误会了,一切一切的阴差阳错之后,我们那心照不宣的情感还未点破,就如同夏日的那束月季花早早的凋谢了,只留下美丽而青涩的花季回忆,偶尔想起心头便如那香袋有暗香浮动......
       在我们的生命里,有很多人都曾经走过,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朵花,曾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个角落为我们开放过,正如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他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而我如今如一朵席幕蓉笔下的夏莲 ,青涩的季节已离我远去,我已亭亭,但是无缘的人呀!不是来的太早,就是太迟.....
      
    



大马华人网站

呆呆虫 07/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