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76页
编选文章
03览:303 上澳门,过一个噼哩啪啦的年! 作者:鹿回头
主题:上澳门,过一个噼哩啪啦的年!
作者:鹿回头 05:11am 25/02/2005

题记:
上澳门过年,不为避年。恰恰相反,是为了过一个不是形式主义的年。


(1)锦上添花,把春天扛回家!
除夕清晨,新加坡巴杀的摊贩也许已经收市了,澳门街市的人潮却方兴未艾,热闹依然。
蔬菜摊贩,一紮紮的青葱生菜芹菜萝卜,友善的招徕。
过年,为什么青葱生菜芹菜萝卜?
吃了青葱聪明,吃了生菜生财,吃了芹菜勤力,两根红萝卜,红红地鸿运当头!
这样的菜,怎么可以不买?

澳门曾经是忙碌的渔港,现在依然住着艇上人家,但是,汽油高涨,一次出海未必抵消得了船费。许多艇民,已经不大愿意出海。尽管如此,除夕市场上看到的鱼虾,为了迎春,还是活蹦蹦的乱跳,生气腾腾,喜气洋洋。

除了买菜和鱼虾,街市上每个人肩上都扛着花。
春节之前,大大小小的商号家居,摆满了花盆,花盆里头栽种了金桔与菊花。“拈花惹草”,蔚然成风。除夕当天,意犹不足的人们,锦上添花。商号老板扛的是大株的桃花,小市民扛的是插花,花束中有剑兰、玫瑰、菊花、康乃馨、芍药……
年除夕,全澳门的人总动员,把春天扛回家!

(2)赌场,遇见赌鬼还是赌神?
吃过年夜饭,是不是应该“小赌娱情”?
别骂我“山姑”,活了几十岁,我真的是第一次进赌场。
离开新加坡之前,朋友听说我即将“破戒”,个个花容失色。
我非圣贤,怎么就进不了赌场?
见我一意孤行,于是大家改变策略,苦口婆心,循循善诱。
“切记:给自己订下一个数目,一个时间。见好就收,不好也收。”
“输了,就得认输。壮士断臂,不是壮士也得断臂!”
听是听了,我关心的倒是:进赌场,我遇见的会是赌鬼还是赌神?


赌场,在澳门称为娱乐场。
葡京,是老字号,曾经垄断市场多年。葡京娱乐场,金碧辉煌,气派非凡。后起之秀有金沙、财神、法老王……声势也不遑多让。
回归中国之后, 澳门政府决心把澳门发展成为一座东方赌城,曾经叱咤风云多年的葡京,失去了垄断的地位,不得不面对其他赌场的竞争。
进场程序,比想像来得简单。一般来说,本地人21岁以上才能够入场,外地人则是18岁。不同赌场不同规矩,进赌场不一定需要出示身份证。我想,除非你有张baby face(娃娃脸),穿汗衫,不然,被挡驾的机率不高。

带我进场的朋友是老手,他爱玩角子机。但是,现代化的角子机,外貌与运作同游戏机无异,唯一的分别只是:游戏机玩了就完了,角子机却有赢钱的可能。
赌搏,主要靠的是运气?
非耶!朋友玩角子机,有自己的一套发现和逻辑。
角子机,为了吸引顾客,不可能完全不让人有中奖的机会。玩角子机,就是与机器斗智斗耐力。如果你只是投注,没有能力去预测出奖的时刻,你必输无疑。如果,你有一定的理性,再加上第六感,能够避重就轻,在低潮时期只投下小赌注,预测到中奖时机到来才投下大赌注,你胜算的机会就比较大了。
感觉上,上赌场未必就是赌徒。像我一样好奇的,不计其数。再来,就是消磨时间寻求刺激。赌场上未必充满凶煞之气,中了特别大彩,全场起立,一起为幸运儿欢呼鼓掌。
我想:赌,也是人个性上的锻炼。除了以上提及的思考判断,还考验个人的自制能力,面对挫折的能力,自我情绪的掌控等。
从这角度考虑,赌搏未必是坏事。谁应该进赌场,谁不应该?进场与否,重要的考量其实不应该是年龄,而是成熟度。进场的标准设定不在于是否带足了本,而在于除了金钱之外他是否输得起?!

(3)春常在:爆竹烟花的色香味
“爆竹一声除旧,桃李万象更新!”
澳门,300年前已经生产爆竹,这行业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没落。由于生产成本的考量,许多爆竹厂转移中国内地生产。然而,澳门节庆燃放爆竹的兴致,不减当年。
年初一,上妈阁庙上香。香客买风车转运之外,也会买爆竹,在庙前规划好的庭院燃放。燃放的爆竹,可以小儿科,意思意思。也有长及数丈的大手笔。小玩意,DIY(自己动手)!大手笔,管理员会帮忙在铁架上升旗一样把爆竹升起。燃放爆竹,是一次色香味具全的经验。震耳欲聋的声响,红花遍地的彩头,烟雾弥漫让时光恍惚,熏鼻刺激的火药味却让人感觉人生的实实在在。
古人燃放爆竹,“噼哩啪啦”声中,也许真的吓退了年兽,消了瘴气,让生命延续了下来。现代人燃放爆竹,除了缅怀传统,心理层面上说,也添了的勇气,长了的信心,壮了胆。

烟花,是爆竹的孪生兄弟。
香港维多利亚港,年初二晚上有烟花汇演。今年,烟花汇演耗费港币480万元,燃放22888枚烟花。这是官方企划的活动,半个小时的燃放,据悉吸引了40万人现场观赏。
与香港遥遥相对的澳门,也放烟花。但是,燃放的是公众。孙逸仙大马路面海的一段堤岸,tan(乙水)仔都开放给公众,除夕起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每个夜晚让大家自由购买以及燃放烟花爆竹。
晚饭之后,一家大小,扶老携幼,好友知己,结伴而来。大家在售卖区选购,然后走到燃放区。燃放区又细分为儿童燃放区,烟花燃放区以及特长爆竹燃放区。每一区都有工作人员照管,维持秩序。长长的堤岸,除了告示,还有站岗的警员,医务人员和消防人员,处处可见安排的细致用心。
的确,燃放爆竹烟花,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对于烟火,因噎废食?赶尽杀绝?还是适当的管理引导,让节庆的喜乐外化,情绪得以舒展?澳门的灵活与弹性,是不是给我们提供了参考的系数?
乌黑的天空,一朵朵如幻如梦的烟花,万紫千红,灿烂绽放。澳门烟花,当然没有维多利亚港壮观,但是贵在民间参与,这参与,充满了自发性和随意性。在烟花奔腾与飘落的瞬间,我分享了澳门的现代文明、自律、喜悦、祥和与憧憬。
缓缓的,我剥掉自己心理上过年的茧。
悠悠然,我步向新的一年……



文艺论坛

鹿回头 25/0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