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47页
编选文章
02览:125 说神说鬼说弟弟 作者:押心
主题:说神说鬼说弟弟
作者:押心 2:38pm 22/02/2004

弟弟的背脊严重弯曲,小时候有一段时期不能走路,要妈妈背他上学。到如今,还要做长期的物理治疗,否则会影响整个内脏的位置,导致不能顺畅的呼吸,激烈的疼痛,晚上不能好好安眠,而且不能睡床垫,只能睡地板或木板。

身为电脑程序员,经济方面比旁人强多,然而不能为他带来更好的生活素质,厨房的厨柜都是各种药物。每当我有任何不舒服,他都可以拿出一瓶适合我的药物。弟弟早熟的叫人心疼,年纪小小,我们都住在外时,家中只剩他一个男儿,妈妈睡着后,他就检察家中窗户,确定了都安全上琐,才安心就寝。

怎么看他也是薄命相,我心中清清楚楚知道这个弟弟不是福厚的人。虽然都疼爱,然而无法将他命运更改。曾激烈反对他吃长斋,六兄弟姐妹里头四个不再吃荤,叫我一段时期不愿跟他们同桌共餐。

但如今也知道,就如王丹说过:信,你就跟命运走,不信,你就让命运拖你走。明白凡事有其因必有其果,放开胸怀,反而让我们僵化关系慢慢暖和。

回想前尘往事,慢慢领悟到,弟弟应该是个下凡历切的天人。才开始懂的说话,就跟母亲说常常见到神台上的神像缓缓的向前飘出,望望左,再看看右,然后才回归原位。每到一处庙宇神殿,都有一番祝福和叮咛。妹妹悄悄跟我说,有一回,在芙蓉的某个高人对后父说,你两个孩子注定要做和尚。

如今两个弟弟都吃了常斋,真不知是否要补偿他们生父造的孽。弟弟如今是佛堂里头的导师,他那灰色的长道袍,我们都有共识:姐妹俩都不碰,只为他洗烫其他衣服。

我从未真确和鬼神打过交道,但亲眼见最小的两位弟妹饱受这方面的困扰。小时候弟弟曾在海边被浪卷走,后又莫名出现海上,根据他说,失踪的一段时期,他到了一个类似龙王殿府的地方,各种稀奇古怪的人物和服装,其中一个对弟弟说:你怎么来这地方,快去快去。然后依然在海浪浮沉,却已快靠岸。这事只在家中流传,不敢四处相告。而其他的莫名其妙的遭遇,就难一一说出。知道的是,过世的故人常来相托。

在求学时期,弟妹租的房间后边就是山坟墓地,也有些怪事。某个下午,弟弟买了些点心,骑了脚车回来,一到门口就大声喊大弟的名,叫他出来拿点心。屋里头传来了嘹亮的答应声。好一阵子,还不见人出来。再喊一声,也回应了一声。但还是没人。弟弟心觉有异,推开门进去,不见人影,立刻飞奔出来当天不敢回家。

弟弟真正开悟是在妈妈重病期间,妈妈长辞后,本来他是初一十五不尝荤,但在吃斋当天,就会梦见妈妈入梦,也没言语,就是默默。后好一段时期,才放弃人间的荤食,为妈妈祈福。当他说这一段因由时,我只是轻蔑的不回应,觉得他是在找借口说服我,直到我另一个和我同阵线的妹妹也开始初一十五茹素时,从不曾梦见过妈妈的她,也出现上述现象,我才开始相信,弟弟在挣扎的过程,最痛苦的就是我的不信任。

因了悟自己的来路,弟弟的善心常和现实的恶性交战。有时难以承受的痛苦,总要我分担一些。然而在我们都不明的异常现象,他只能自己去面对。他也有矛盾,常常怀疑自己是在创造天堂的路,还是在打造地狱门的钥匙。

现在,弟弟长爱邀我共餐,一旦答应允,如获至宝,都将就我胃口,选我最爱但昂贵的素食餐馆。也曾将自己的命盘排过,都说弟弟是我牵引而来的。回想小时长姐为母,喝奶呀呀学语,颟跚学步,练字学书,都分担了妈妈的责任,前世原由,不敢追究,孤独命的弟弟,我常常矛盾的希望他先我而走,否则,不善为自己打算的他,且健康日益败坏,如何在凶险的命运中,独自奋战?



大马华人网站

押心 22/02/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心情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